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BBC Sherlock)再會(Molly→Sherlock, HW)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BBC影集Sherlock Holmes衍生。
S203劇透注意。
***
再會
(Molly→Sherlock, HW)



偌大的空間裡安靜無聲,只有翻動紙張及書寫的細微聲響,Molly甚至能清楚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她已經習慣了待在這樣的空間內獨自工作,至少那些在冰櫃裡的屍體不會爬起來咬她,而活人總是不吝於給予傷害。

手中的資料又翻過一頁,被握得溫熱的筆順暢的滑過字句,她突然皺起眉看著報告上一個不屬於她字跡的評斷,凝神觀察時身後就傳來熟悉的聲音:「妳那裡寫錯了,我用鉛筆改的,你可以補上去。」

「Sherlock!」Molly雖然覺得自己的膽子已經不小,這種出場方式還是挺嚇人的,同時還伴隨因見到來人而心跳加速、耳根泛紅的固有症狀。

「你怎麼在……這裡可能有攝影機……」Molly有些反應不過來但絕對不是給嚇的,高聳的顴骨及令人失神的雙眸距離她僅僅數公分之遠,並且在她覺得經過了長達一年之久的時間後才退開。

Sherlock聽到她的話時露出了一貫的「你真的不知道嗎?還是只是想問問題?」的眼神,紆尊降貴的放慢他的速度解釋:「我確保它們都暫時不能運作了,畢竟看到一個死人在冰櫃旁走來走去可不是什麼正常的事。」

「喔,好吧。」Molly聳聳肩,一臉擔憂的看著Sherlock的眼下隱隱的黑眼圈,以及與犀利言詞相左的疲憊神情,「那、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不是我們,是我。」Sherlock迅速的回應,Molly張著嘴不知道該怎麼為那一瞬間的變化說點什麼,最後意識到冰冷空氣繞過口腔而產生的乾澀感才讓她尷尬的閉上嘴,垂下眼避開視線繼續自己的工作。

總是如此,她恨不得自己能夠在恰當的時機說點什麼,好讓事情不會變得無可挽回,她也能告訴自己那隱形的碎裂聲不是來自自己的心口深處,她Molly‧Hooper難道還不知道Sherlock的個性?但那一刀一刀劃下猶如手術刀精準而見血,讓她難以告訴自己並不是愛上一個看似毫無情感的男人,而這終將不會有任何回應,她就像愛上一顆星星那樣浪漫無比卻遙不可及。

I don’t count.

「Molly……」

Molly抬起頭看向Sherlock,後者微皺起眉,緩慢而不確定的開口:「嗯,剛剛……我不是那個意思,如果傷到妳的話我很抱歉,接下來的事情必須是我自己一個人去做才行。」

Molly看到Sherlock的表情就知道他並不是很了解自己為什麼要道歉,但有股力量促使他這麼做,彌補他可能造成的傷害,在過去Sherlock絕對不會這麼做的,他甚至不會考慮多餘的「情感」,理智與定律是他的世界,線索向他叫囂著背後的故事,而不會基於情感與利益而對他撒謊。

但就在大家都沒有注意到的時候Sherlock正悄悄的改變,變化細微而難以窺見,有人讓他明瞭即使他不在乎還是會有人在乎,精緻完美的推理在某些時候只會導致失控與傷痛,而現在那個讓他改變的人正被他虛假的死訊深深傷害,這份痛楚將以數倍回報在Sherlock身上。

「沒關係,這沒什麼。」Molly扯出一個笑容,「所以你接下來要做什麼?」

當Molly以為Sherlock的沉默將持續到天荒地老時他就開了口,低沉的嗓音在空曠的空間裡迴盪,「等待。」

好一陣子Molly才輕咳了一聲,打破他們之間窒息般的沉默,「Sherlock,別讓他等太久,好嗎?」

Sherlock灰色的雙眼因為這句話而有了些許動搖,他第一次迴避了Molly的目光然後又轉回來,上前一步吻了她的頰側,「謝謝妳,還有再見,Molly‧Hooper。」語畢他便踏著無聲的腳步快速離去,留下Molly愣在原地無法動彈。

一直到那個黑色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視線裡,她才發覺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Fin.

2 Comments

阿毛  

Molly!!!!!!!!!!Molly啊!!!!!!
你這樣犧牲自己成全他人的...T口T
我想抱抱!!!!把你抱得緊緊的!!!!!(你滾

2012/05/29 (Tue) 23:02 | EDIT | REPLY |   

阿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唉,Molly是不得不放手啊TAT(一起抱

2012/05/30 (Wed) 21:17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