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FateZero)大膽(Archer/Waver)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FateZero衍生。
3.本篇與原作設定有所不同,Waver的英靈為Archer英雄王,還請注意。

***

Catch擒人節活動點文趴五www
這篇一樣獻給愛金閃閃愛到極致的明蘭,這篇拖超久的Orz!!!!!!!!

***
大膽
(Archer/Waver)



在Waver回到「家」時所有東西都向他離開時一樣,甚至那個在電視前面的人影也沒有動過,有時候看著某些片段發出輕蔑的笑聲,Waver穿過客廳把手裡的東西放到地上,拎出幾包洋芋片轉身,被突然出現在他後頭的人影嚇了一大跳。

「嗚啊!」

「本王的東西你帶回來了嗎?」

來者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問著他,看到他手裡的東西後也沒說一聲就直接拿了過去,然後留下Waver一個人在原地咬牙切齒,在還沒反應過來時話就說出口了:「我什麼時候說要給你了?」

「喔?」已經坐回沙發的人回頭瞥了他一眼,「我以為你早就明白全世界的東西都是本王的,雜種。」

聽到這句話的Waver腦中某條緊繃的線應聲斷裂,他努力忍住想朝什麼東西砸一拳的衝動,那痛的可是他的手。

「很好!」氣到極點他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然後用力甩上門,把自己跟那傢伙隔在不同空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運氣到底算是好還是不好,英靈這麼多偏偏他就是抽到那一個,Archer,英雄王吉爾加美什,如果只看實力的話他的確是拿到了一張很好的牌,但如果要從主從關係來看的話完全是場悲劇,置身事外、不聽命令,藐視世界,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他的奴隸還是Master,他永遠也忘不了被自己的英靈以一種不屑的眼光打量,那正是Waver所痛恨的,他決定參戰就是為了擺脫別人看待他的目光,不過三代又怎樣,他偏偏就要證明……

他無力的摀住臉,靠著門板滑坐在地。

***

聽到那個吵鬧的小子碰的一聲甩門而去時,Archer也只是抬起眉再度往後瞥了一眼就把視線轉向發光的彩色盒子,手裡拆開一包叫做什麼片的東西,等到他都把手邊所有東西都吃完之後才覺得不對勁,平常那小子只要過一陣子就會又出來大吼一通,然後氣呼呼的跟他擠位置坐,但今天完全沒有任何動靜,他隨手關掉螢幕後不解的看著緊閉的房門,一陣金光閃過後他就出現在門前,手插著口袋喊道:「喂!」

等了好一陣子都沒有回話,他皺起眉頭直接光芒一閃進到房間,才剛抬頭就看到有東西朝他飛來,他瞬間閃過之後回過頭發現是一灘不明液體,正以兇猛的姿態繼續向下腐蝕桌子,他沉默的盯著那景象一會兒後才看向發動攻擊的Waver,從第一次看到Waver弄那些瓶罐到現在,他都沒有搞懂Waver在擺弄什麼,直到剛剛他親眼目睹那不起眼的東西所造成的景象,雖然這根本不會影響到他。

赤紅色的雙眸看向低頭收拾的Waver,在他眼裡這小子弱的超乎想像,卻擁有他所見過最大膽的眼神,或許這就是他還留在Waver身邊的原因,他很期待Waver究竟拿帶給他多大的驚喜。
Archer上前走向Waver,在他因極端氣憤而無比有趣的注視下勾起嘴角,抓住他的下頷吻了上去,Waver的雙眼因驚愕而睜大,他壓下他的掙扎吻得更深,最後才放開他在他耳邊低喃,「你不是第一個違抗本王的人,不過本王喜歡你的大膽。」

Waver轉頭看向他,眼裡出現了召喚英靈那時回應他藐視的眼神,帶了點倔強、同時又像是把人瞪穿的氣勢,Archer正要開口嘲諷幾句時腹部就被搥了一拳,他分心往下看就被揪住領子吻上,青澀的技巧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換來依舊軟弱的攻擊,和含糊不清的「我還沒原諒你笨蛋笨蛋笨蛋」。

這場聖杯戰爭在他眼裡簡直是愚蠢而乏味,但是看到Waver為了它而掙扎閃耀出的光芒,多看點戲又何妨。



Fin.

原本想讓閃閃吃旺旺仙貝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