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雨後巴.黎 (英法)

1.本篇為APH衍生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
雨後巴.黎
(英法)



位在巴.黎巷弄一角的咖啡館沒有名字,但熟客都叫它潘提,潘提的老闆潘是個古怪的人,但他做的食物能讓你慶幸此生走進這家咖啡館,幾年前潘在睡夢中安詳的走了,留下孫女羅威娜接下這間咖啡館,所幸羅威娜遺傳到她爺爺的好廚藝而非性格,但是不可否認的大家都有點懷念潘氣呼呼的大嗓門。

幾年下來潘提像是沒有經過任何變化,從過去的時光複製過來,羅威娜喜歡跟客人們寒暄,感受他們的熱情跟從不改變的溫暖,一張張笑容背後都有故事,她從小就是聽著這些故事長大,所以偶爾有一些新面孔出現在店裡時,她總會不由自主的猜測這人背後又帶著什麼故事,看過什麼樣的巴.黎。

最近羅威娜注意到一個新來的客人,半長不短的金髮自然垂在肩上,總是堆著微笑但不多話,每次送上餐點時都會帶著一種優雅的語調道謝,她唯一一次聽到他說最多話的時候是問她潘去哪兒了,羅威娜帶著訝異的回答了他,那男人的語氣像是已經認識潘好一段時間了,但他的外表又是如此年輕。

也就是那一次羅威娜才知道他的名字,法蘭西斯。

羅威娜也就只知道這些,問那些熟客也得不到結果,直到有一次外頭下著大雨,潘提的大門被毫無預警的撞開,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有些冒失的男人身上,他全身沒有一處是乾的,雨水順著髮梢滴落,個性的粗眉皺成一團,在掃視完店內後目光就定在法蘭西斯身上不動了,隨後便帶著驚人的氣勢往法蘭西斯那桌走去,停在法蘭西斯面前說了一串英文,法蘭西斯沉默了許久才用法語回了一聲「是」,後者又帶著激動語氣不滿的開口,一來一往後兩人都用英文交談,語氣漸緩,全店的人都好奇的看著他們,直到店裡的客人看到最後一幕而淹沒在自己的驚呼聲裡。

***

法蘭西斯看到亞瑟以粗魯的氣勢衝進店裡時,停下了先前攪拌咖啡的動作,他掩飾自己那一剎那的驚嚇情緒把微傾的咖啡杯扶正,不知情的人可能以為亞瑟要上前揍他,不過事實上也差不多是這樣了,全身濕透的英國人看來狼狽卻且帶著不顧一切的氣勢,站定在他面前就用一種隱忍著怒氣的語調開口:「你寧願窩在這地方也要躲我?」

「是。」

「這下可好,現在你連英文都不肯說了嗎?」亞瑟看起來離氣炸了只剩一點距離,法蘭西斯依舊用法語開口:「坐下,你只會讓自己難堪。」

「我都不知道你還怕這個,你不是最擅長轉移注意力了嗎?」

「你要黑咖啡嗎?」

「法蘭西斯!你今天最好就跟我解釋清楚,否則……」

「否則我們將會開始厭倦彼此。」

法蘭西斯這句話是用英文說的,亞瑟的表情像是被這句話痛毆了一拳,他沉默了許久才坐了下來,法蘭西斯轉身向服務生要了毛巾過來,順便叫了一杯牛奶,法蘭西斯看著亞瑟猶帶不爽的瞪著桌上的咖啡就是不看他,等到毛巾送來時才抬眼輕聲道了謝,然後不可置信的盯著那杯熱牛奶。

「我看起來這麼需要一杯牛奶來安慰嗎?法蘭媽咪?」

這句話甚至還搆不到諷刺的邊,法蘭西斯覺得到現在為止亞瑟沒有飆出一句髒話還真是稀奇,這只說明了亞瑟沒有表面上這麼氣或是覺得自己有錯而慎選措辭,不過法蘭西斯認為這件事上沒有人有錯,在經歷過漫長的時光後你可能會對事物麻木不仁或極其敏感,據亞瑟的說法是神經質發作,這事還得追溯到前幾天的會議休息間的對話,他們就像平時那樣在裡頭喝茶喝咖啡,看似風平浪靜的一幕卻是這一切的開端。


『我在想不知道能不能幫幫安東那傢伙,他看起來像是快垮了。』法蘭西斯啜著由廉價咖啡粉泡成的咖啡,不過這裡本來就沒多少選擇,聽到這句話的亞瑟從紅茶的熱氣中看向他,一臉認為法蘭西斯發瘋的表情。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也沒好到哪裡去?在幫別人以前先想想自己有幾分斤兩吧?你不先顧好自己這可是會一發不可收拾,經濟這種東西不是說變好就變好的。』

法蘭西斯聽到亞瑟的語氣就莫名火起,『你的意思是說我該見死不救?還是你認為我這沒什麼斤兩的人會拖垮你?』

『你到底有沒有聽懂……』亞瑟煩躁的放下茶杯,但法蘭西斯沒有給他繼續說下去的機會,把咖啡倒進流理台後就直接走出房間,之後他們在下半場的會議大吵了一架,當時沒有任何人敢吭一句話,大家都看出這次不是一般的打鬧或唱反調。


現在回想起來有真這麼一點莫名其妙,法蘭西斯想,他比誰都瞭解亞瑟那張嘴,越是關心就越是聽不出來還有可能變成嘲諷,但那一剎那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

「你知道,」亞瑟捏著毛巾但沒有擦,草綠色的雙眸直直的定在法蘭西斯身上,「如果我們一路吵個沒完沒了還會好一些,可是你逃開了。」

此時亞瑟臉上的表情法蘭西斯並不陌生,在亞瑟仍小,遠眺法蘭西斯離開的時候;在那場焚燒所有信仰的大火燃起,目送法蘭西斯蹣跚而去之時,不同的場景相似的結局,這些他並不陌生。

「我們會一直吵下去,就算世界末日還是可以在地上打成一團,可是我們總要有個人偶爾來點不一樣,要不然會膩的。」法蘭西斯笑了,這些天來的情緒在看到亞瑟的瞬間就顯得那麼微不足道,如果有一天他們不想再繼續吵下去,那代表的不是握手言歡而是冷淡疏離,他們依存在彼此的不可理喻裡,亞瑟一定是懂得這點才對法蘭西斯每次的避不見面感到不安,比起拒絕溝通他們更適合身體力行。

「你個混帳,法蘭西斯。」亞瑟忿忿的把毛巾丟到法蘭西斯臉上,「我痛恨你高高在上等人來道歉的模樣,如果你真的在躲我就不該把自己的位置告訴秘書。我不在意你做這些只為了要我來道歉,老實說我真正痛很的是你一聲不響的消失。」

前幾天的那場爭執毫無意義但也意義非凡,他知道亞瑟是關心自己所以才那樣說,雖然有失偏頗但其實真正打破規則的是自己,他比誰都明白那時不該轉身離開,真正該道歉的是自己。

「我該給瑟琳加薪的。」

「你知道加薪一點用處也沒有,你讓一位小姐承受我的怒氣長達數十分鐘才背叛你告知你的位置,你知道要當你的秘書……」

「亞瑟。」法蘭西斯打斷亞瑟,「我很抱歉。」

「我也是,如果……如果有下次拜託讓我還能像這樣找得到你。」亞瑟聽到他的道歉後語氣軟了下來,變得有點難為情,眼神飄忽就是不肯停在法蘭西斯身上。

「亞瑟。」法蘭西斯再喚,亞瑟的目光因為他放輕的聲線而轉回來,瞬也不瞬的注視著他,他勾勾手示意亞瑟傾身,後者聽話的照做了,法蘭西斯伸手抓住亞瑟濕漉漉的領帶把人拉向前,大方的給了一個火辣的法式熱吻,亞瑟只遲疑了一秒就回吻過來,直到亞瑟意識到他們在什麼場合時才有些倉促的離開。

「法蘭西斯,你故意的嗎?」亞瑟強作鎮定,但泛紅的耳根洩漏了真相,法蘭西斯大笑著把餐費放到桌上就逃也似的站起身快步走出店門,後頭跟著亞瑟氣極的呼喊聲,不過法蘭西斯暫時還不用擔心那些。

外頭的雨已經停了,法蘭西斯手遮在額前看著上方,勾起的笑容融化在乍現的陽光裡。



Fin.

2 Comments

阿毛  

好棒喔喔喔喔喔喔!!!!!!!!!!(激動)
阿泱!!!!!!!
你真的是...處處給人驚喜^//q//^
彆扭的亞瑟好哈啊哈啊(被斯康)葛格成熟的令人抓狂(被秒殺)
討厭啦!!!人家我也好想在場喔喔!!!這樣就可以拍照了!!!!!!

......法蘭媽咪(揍

2012/06/16 (Sat) 00:25 | EDIT | REPLY |   

阿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法蘭媽咪是故意的^qqqq^////
如果兩人不是在咖啡館就更精彩了(不

葛格超冷靜的不知道為什麼XDDDDD
反倒是亞瑟因為太不安結果就像小孩子一樣WWWWW

2012/06/16 (Sat) 14:30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