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UL)Follow (伯恩艾伯)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網頁遊戲Unlight衍生。
噗浪互點文活動首發!
這篇獻給最愛這兩隻的頹毛

***
Follow
(伯恩艾伯)



「艾伯艾伯!」

金髮男孩臉上漾著大大的笑容,踏著急促而跳躍的腳步朝樹下閱讀的艾伯李斯特喊道,後者抬起頭推了一下因為低頭而下滑的眼鏡,原本面無表情的臉蛋在看到艾依查庫時略微鬆動,帶著無奈與其他人無緣見到的淺淺微笑,他看著艾依查庫咬著下唇眨著眼睛,嘴角盡是掩不住的笑,「艾伯,弗雷前輩要帶我們去玩水喔,要不要一起來?」

「不用了,今天我想在這裡看書。」

艾伯李斯特搖頭拒絕,艾依查庫失望的垂下肩膀,跟著坐到艾伯李斯特旁邊,「艾伯不去的話我也不去了。」

「你想去就跟著一起去,跟我沒有關係吧?」艾伯李斯特闔上書,看著艾依查庫像是賭氣一般不回話,「艾依,我一個人在這裡沒問題的,反正我也不喜歡把全身弄得濕答答的。」

「可是艾伯……」

「叫你去就去,」艾伯李斯特輕推艾依查庫,「沒有全身濕透不准回來。」

「什麼嘛,艾伯自己不喜歡還這麼說。」艾依查庫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恢復精神站起身。

「可是你喜歡啊。」艾伯李斯特笑了起來,作勢要用書打艾依查庫的小腿,後者笑著跳開,然後頭也不回的朝來時的方向離去,艾伯李斯特指腹在粗糙的書皮上摩娑,其實這裡並不算是一個適合閱讀的地方,但這裡很安靜,而且枝葉葉茂密足夠成為替他遮陽的涼爽處。

但今天這裡卻來了不少訪客,艾依查庫前腳剛走,就有另外一個較為高大的身影出現在豔陽下,全身的穿著一如既往,不過那熟悉的大衣因為天熱而脫下夾在臂間,襯衫也平整的捲起,艾伯李斯特就這麼愣住,等到伯恩哈德發現他的身影後走了過來才回過神。

「你怎麼在這裡?我以為你們都跟著弗雷走了。」伯恩哈德踏入樹蔭之下,因為陽光而短暫出現在他身上的明亮感也在瞬間消失無蹤,配上總是萬年不變的表情讓平時的壓迫感浮現,艾伯李斯特下意識的正襟危坐,搖了搖頭回應伯恩哈德:「我想在這裡……伯恩哈德前輩沒有要去嗎?」

「沒有。」伯恩哈德抬起眉,臉上的表情讓艾伯李斯特不禁覺得自己說錯話了,不過伯恩哈德接著彎下腰凝視艾伯李斯特拘謹的姿態,「我已經過了那個年紀了,不過你們小孩子就該趁機抓住夏天的最後時光好好放鬆,而不是在這裡陪老人家說話。」

艾伯李斯特又再度愣住,直到看到伯恩哈德臉上若有似無的笑容時,才意識到剛剛那句話是個玩笑而有些不知所措,伯恩哈德直起身,抬起手臂伸向艾伯李斯特,「不要急著想追上別人,進步是好事但別急著放棄玩樂的權利。」

艾伯李斯特搭上伯恩哈德的手站了起來,跟著伯恩哈德的腳步踏進陽光下,艾伯李斯特把書抱在胸前,轉頭望著伯恩哈德的側臉,雖然連隊的訓練生都有點怕這個不多話的前輩,喜歡那個開朗的弗雷特里西教官,但艾伯李斯特卻總是跟著伯恩哈德,即使他們有時根本沒說上幾句話,而且大多時間都是艾伯李斯特在發問,伯恩哈德有問必答,通常都簡短而精闢而不說多餘的話。

曾幾何時艾伯李斯特的目光已經習慣性的追著伯恩哈德的身影,他自己也不曉得。

「前輩。」

「嗯?」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追上前輩您的!」

艾伯李斯特堅定的說道,伯恩哈德一頓,側身把手放在那彷彿能承擔一切,但同時又脆弱無比的纖細臂膀上,「我可不會停下來等你,艾伯李斯特。」

「是!」艾伯李斯特大聲應道,依賴著肩上那份溫暖的重量。

***

「大小姐,辛苦了!」

精緻的人偶笑著與眾人招呼,然後拍拍身旁沉默寡言的伯恩哈德要他去休息休息,在還沒有把話說完時一個人影就快速的掠過,一把抱住明顯沒有反應過來的伯恩哈德,大小姐只來得及接住飄然掉落的軍帽就傻在原地。

「呃,伯恩,你別介意……說不定是拿回記憶的後遺症,你也知道最近艾伯才剛……」

「沒關係。」伯恩哈德出聲安撫有些慌亂的大小姐,抬手回抱黑髮青年,感受到懷中的軀體些微的震顫,鬆手便要離開,而伯恩哈德只是加重環抱的力道不讓青年離去,過了半晌才聽到艾伯李斯特細若蚊蝻的話語:「終於追上你了。」

「嗯。」伯恩哈德應道,難得的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Fin.

後話:
嗚啊不是夏天的尾巴嗎怎麼變成勵志片了(???
沒關係我只要想像帝國准將濕透的襯衫跟伯恩打打的領口就夠了

艾伯這傻孩子總要伯恩適時的提醒一下別太認真XDD明明伯恩也沒放鬆到哪裡去XDD
亡者的世界參考我家孩子們的互動(爆)沒寫出來的還有眾人驚恐的眼神還有大小姐的尖叫
其實我不常帶伯恩出門他都在家做手工藝(???)等艾伯回來(!!)所以這幕頗沒真實感(不你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