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Silent Hill 4)Close to death (華亨)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遊戲Silent Hill 4衍生。
噗浪互點文趴兔!!!!!獻給好愛Silent Hill的舞飛音XDD

***
Close to death
(華亨)



亨利感到一陣混亂。

燒灼的恐懼感跟鐵鏽般的血腥味在他的知覺中揮之不去,可他知道真正讓他此時雙手顫抖無法停歇的並不是這些,而是眼睜睜的看著一條性命在自己眼前終結,他不相信死後的美好世界抑或溫暖光輝,他只知道死亡是無限的冰冷與糾結,尤其是仍有留戀的人們所散發出來的絕望,在臨死前包裹著名為希望的美好糖衣,哄騙另一個世界的永遠。

亨利單手抹著臉看著依舊封鎖的房間,佈滿雙手的血色好像從沒發生過,就像作夢一樣,但他知道這永遠都不可能只是作夢。

亨利起身走到殘破的浴室,牆上的大洞是那般明顯而刺眼,亨利走到只剩不到半面的鏡面前,現在他就連洗把臉振奮精神都辦不到,他疲憊的將前額靠在鏡面上閉上眼,再度抬頭時他就被鏡子裡景象嚇得心臟漏跳一拍,一名男子無聲無息的站在他身後盯著他,他迅速的轉身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在他轉回面向鏡面時就被一個強勁的力道抱住,剛剛他看到的男子將手環在他腰間,在亨利開始掙扎時把另一隻手壓在亨利鎖骨處,小刀的光芒隱約閃爍。

「別動,我不想割傷你漂亮的脖子。」男子的吐息落在亨利的頸側,及肩的長髮在亨利的肩上柔軟散開。

「你是誰?」

亨利在問出口的同時感受到那小刀即將劃破肌膚的刺痛,男子的臉上瞬間出現了瘋狂與愛憐交錯的神情,依舊壓著亨利開口:「噹噹,問錯問題囉。」

「你是從那個洞口進來的?」腦袋有點轉不過來的亨利冒出這麼個傻氣的話,而男子的表情也告訴了亨利他也這麼覺得,只見他開心的咧開嘴笑,像是純真的孩子而非拿著小刀威脅亨利生命的人。

「不玩了,你這反應什麼都玩不起來。」男子輕笑,那模樣讓亨利感到熟悉但卻又那樣的陌生,明明是笑著卻讓人忍不住想摸著他的頭說一切都好,這感覺就像……

在亨利還沒有理出一個頭緒時就被男子的動作給拉回注意力,原本壓在他頸間的小刀慢慢下移,喚醒了亨利的危機意識,但他不敢大力掙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襯衫扣子被一顆顆挑開,動作輕柔的有種神經質的優雅。

「你要做什麼?」亨利問。

男子的笑聲透過胸腔震動擴散到亨利背部,男子將手壓在他胸膛,被他按壓的地方出現一股燒灼的疼痛,亨利忍不住又開始掙扎,從殘破的鏡面中可以看到男子專注的表情及垂下的視線,在亨利以為自己會昏過去的時候那股燒灼感就消失了。

男子在他耳邊像是在說悄悄話一般輕聲開口:「我要你記得我。」

亨利從疼痛中下意識的喚道:「華特?」

一陣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亨利這時才看清楚他胸前被劃下了模糊的血字,尚未辨明就被另一種劇痛拉走注意力,亨利眼睜睜的看著小刀沒入他的胸口,就在他心臟的所在之處,但他卻沒有馬上斷氣,男子轉過他的身子,在他的唇上落下深深一吻,死亡的恐懼讓這一吻冰冷而甜膩,「你是我的。」

亨利透過逐漸模糊的視線看到男子悲傷的表情,那一刻他覺得他會在這樣濃烈的情緒中停止呼吸。



「嗚!」

亨利從床上彈坐起來,還沒有從那過於逼真的瀕死經驗中緩過來,他撫著自己的胸口心有餘悸。

又是夢了嗎?他問自己,但這一切從來就沒有答案,他想起剛剛下意識喚出的名字,他不知怎的把他在異世界看到的小男孩跟那男子混在一起,或許是那同樣相似的寂寞,明明一個是那樣的純潔無瑕,另一個則是殘忍瘋狂。

華特、華特……


『你有看到我的媽咪嗎?』
『抱歉……我陪你去找好嗎?你叫什麼名字?』


「華特‧蘇利文。」亨利喃喃念出記憶中的名字,轉頭看向依舊漆黑的洞口,或許一切的解答就在那裡。

他起身走向洞口,在進去前瞥向一旁的牆面,憑空出現的血字讓他停在原地,他伸出手輕撫過那夢中出現在他胸膛的模糊字句,像是怕弄碎什麼般的輕輕複誦。

「Find me。」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