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POI)昨日 (Reese/Finch)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Person of Interest影集衍生。

老年、阿茲海默梗微虐注意
我不知道在打什麼揪命,超級老梗可是我吃(x
***

原本是想要收在短篇集The Day裡面的,
結果好像太沉重了不太符合短篇集的歡樂氣氛只好分割出來(ry
看看就好,其實我心裡面還是希望他們能攜手到最後老了還在調戲對方的,這個就當作是夢吧。

***
昨日
(Reese/Finch)



Reese轉頭看著身旁的人,Finch不知為何已然衰老,就連他自己伸出的手也無法克制的顫抖,遠方的海鷗純然歡快的歌唱,夾雜著間歇捲上沙灘的海浪聲,他的思緒緩慢運轉,像是無法理解一般輕晃腦袋,事實上他真的感到無比困惑,明明昨日他們還在城市叢林的環伺下漫步街頭,不與旁人一般汲汲營營各奔東西,他們終於放下他們以為要扛上一輩子的重擔,挨著彼此的肩膀說著早已刻劃於心的承諾不再獨行。

但這是為什麼?怎麼今日他已如此蒼老,就像是被困在不屬於自己的軀體裡。

Reese看著遠方海景無法言語,他從沒有機會看過這樣的美麗,他想自己或許已經死了,而這只是他最後殘餘的幻想,跟Finch一起走到最後直到老去。

「怎麼了?」Finch的聲音從旁傳來,熟悉的語調讓Reese重整渙散的心思,像是溺水者終於抓到浮木喘息,Finch的存在讓他毫無來由的感到安心。

「我死了嗎?」他開口問道,帶著老年獨特的綿厚嗓音以至於就連Reese自己也沒聽清,但Finch眨了眨眼毫不費力的理解他的話語,「怎麼這麼說?」

「我老了,你老了。」Reese的回答破碎難解,「這還沒有發生。」

這那一瞬間Reese幾乎看見了Finch最脆弱的姿態,但隨即又被沉默掩蓋過去,Finch拉緊了Reese身上滑落的毛毯,卻沒有打算拉緊自己的,「你覺得呢?」

「我不知道,Finch。」

Finch握住他放在腿上的手,溫暖而堅定,他看到Finch抬頭微笑,「這樣呢?我們死了嗎?John?」

Reese感受著那真實的觸感,紛雜的困惑終究抵不過Finch一聲呼喚,他回握住Finch瘦弱的指掌,跟著微笑。

「或許還沒。」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