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TTSS)Watch in the Dark(Smiley、Guillam無差)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Tinker,Tailor,Soldier,Spy電影衍生,無考證,可能OOC注意
***
Watch in the Dark
Smiley、Guillam無差



Guillam在沙發上驚醒,身上不知是誰幫他披的薄毯掉落,看向一旁的鬧鐘,上頭顯示半夜一點多,他皺著眉頭揉著痠痛的肩頸,這幾天他除了圓場的工作外就是幫著Smiley查看資料,越深入調查Guillam就越是感到不安,一些他曾經以為的事物在窺見真相的碎片時漸漸崩解,難以言喻的矛盾無時無刻擱在他心底,讓原本就相當緊繃的他連在晚上休息的時候都無法真正鬆懈下來。

Guillam抬起頭看到Smiley仍在桌前翻閱資料,手邊擱著貼上紙片的老舊西洋棋,他常看到Smiley拿起其中一枚在指頭轉動,彷彿這樣就能理出思緒或是在緬懷些什麼,Smiley並不是個多話的人,在與人的對話中他比較常擔任聆聽的角色,就連問句也簡短有力,他不曾看過他驚慌或是太過激烈的情緒,靜靜的站在一旁看似安靜無害,但是那沉靜的氣質卻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Georgy,你該叫醒我的。」Guillam說,Smiley抬起頭,透過那厚重的鏡片看向他,過了幾秒才以他特有的緩慢語調開口:「你明天還得去圓場,讓你休息並不過分。」

「算了,」Guillam把薄毯放到一旁,走到Smiley身旁拿起文件,途中卻被Smiley的手壓下。
「今天就到這邊吧,我需要你有精神應付明天的行動。」Smiley對上他不悅的表情這麼說道,蒼老的聲音溫厚如棉,Guillam依言鬆了手,卻轉而把Smiley手裡的筆拿走,「你也是。」

Smiley偏首,視線在桌上的西洋棋上逡巡一圈後又回到他身上,闔起文件默許了Guillam的舉動而毫無不悅的表情,在昏黃的燈光下靜靜凝視,「你看起來有心事。」

「我沒......」Guillam正想否認,但一看到Smiley的眼神後便把話吞下,「這些天你看著這些不會感到困惑嗎?這一切就像是亂了套,我是說──」Guillam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表達他的意思,但Smiley抬起手表示理解。

「我們所查的,不只是事實而已。」Smiley拿下眼鏡揉著眉間,「是的,我仍然會困惑,但我會試著告訴自己我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有這麼容易嗎?就算最後查出內鬼是誰,這些年一起工作的交情能說放就放嗎?」

「Peter。」Smiley抓住他的手臂制止他提高的音量,「所以我說我們查的不只是事實而已。」

「Georgy。」

「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Smiley起身,厚實的手按著他的肩,「你累了,Peter。」

「抱歉。」Guillam按著半邊臉,他知道自己不過是問了一個他早已心知肚明的答案,這在Smiley面前就像個耍脾氣的小孩。

「好了,好了。」Smiley對他笑了笑,關上燈離開,Guillam出神的撫著Smiley適才輕拍的肩膀,在黑暗中閉上眼睛。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