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BBC Sherlock)Umbrella (ML)(AU)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BBC影集Sherlock Holmes衍生。
3 本篇為AU架空設定,Lestrade是Mycroft的牙醫,而Mycroft是公務員
裡頭關於牙醫的敘述都是來自個人經驗或收集各方資料,如果有誤還請見諒(艸
***
Umbrella
(ML)



那人總是如此安靜。

在Sally拿著病例走進來時,Lestrade總是忍不住朝外看向那個坐在等候處的西裝男子,Lestrade每次看到他都是這樣的裝束,西裝筆挺手拿黑色雨傘,不論晴雨,彷彿那已是他的基本配備。

對Lestrade來說不管病患穿得多正式都不是他關心的問題,他只管他們嘴裡一發作起來簡直要人命的大小毛病,但他總是忍不住觀察這個多次來報到的男子,主要是因為他那只要踏進他診間就會出現的必然畫面,男子像是要奪門而出卻被意志力約束的掙扎表情,雖然那變化細微幾乎不可見,不過這哪逃得過Lestrade的眼睛,在小孩子要放聲大哭的前一刻總是有跡可循,勸誘他們上診療椅更是他習以為常的任務,有時候大人的抗拒讓Lestrade覺得他們其實也有脆弱的一面,只是長大了就不能放肆的失聲痛哭,尤其對象又是在你牙上鑽洞的牙醫。

「請進,Mr. Holmes。」Lestrade呼喚,Mr. Holmes得以離開坐了許久的沙發椅,並輕手輕腳的走進診間,Lestrade闔起病例表,走到一旁換上新的手套,Mycroft──Lestrade記得他叫這個名字,這麼特別實在很難讓人忘記──已經在診療椅上坐定,Lestrade為他繫上圍兜後把燈拉過來,「家人都還好嗎?」

「如果你是在問我親愛的弟弟的話,他很好。」

「那就好,上次差點被他咬掉手指頭的代價也算值得了。」Lestrade從沒看過一個成年人可以展現出如孩童般的抵死抗拒,幸好最後Lestrade不必敲昏病患讓自己吃上官司。

「我為他的幼稚向你抱歉,感謝你的耐心。」上回在一旁觀看整個搏鬥過程的哥哥如是說,威脅他親愛弟弟的方式一如他平時的從容不迫,讓Lestrade不禁懷疑他是靠這個吃飯的。

「耐心是牙醫必備。」Lestrade輕笑,「準備好了?」

「是的。」Mycroft應道,低醇的嗓音鼓動耳膜,「我想是的。」

「再一次就結束了,Mr.Holmes。」Lestrade想露出鼓勵的微笑,但立即想起口罩遮去了他所有的表情,他實在不想為難這個彬彬有禮的紳士,不過他的職責卻非得如此。

「謝謝,Dr. Lestrade。」Mycroft有禮的回應,眼裡的緊張不再那麼顯而易見,取而代之的是Mycroft對Lestrade莫名的專注,那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會,這是我該做的。」Lestrade放緩了語調,在Mycroft安靜的凝視中開始著手他的工作。




這天的倫敦陰雨綿綿,Lestrade躲在屋簷處試著將菸點燃,但不時吹來帶雨的風總是讓他功虧一簣,是時候該戒掉這東西了,這年頭點菸可不太容易,Lestrade沉痛的想,放棄跟那小火苗搏鬥,轉而專注在自己被困在一方屋簷的事實,急於出門的他沒有帶傘,想當然爾一陣雨就能把他困住動彈不得,身上的風衣大半已被淋濕,繼續站在這裡等雨停可能還會感冒。

在他想著是否該淋回去的同時,雨滴擊打傘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Lestrade轉身看到Mycroft面帶微笑的撐著傘站在雨中,姿態安然彷彿他們是約在這裡碰面的朋友而非巧遇,他看過Mycroft的某些面貌,緊張、困惑、戒備抑或強撐忍痛,但他從來沒有看過此時的笑容,那是不屬於他們見面時的會有的情緒,他見過Mycroft無數次,但沒有一次不是在他熟悉的診間,放著古典樂試圖蓋過什麼令人一聽就牙酸的儀器聲響;沒有一次不是他放緩語調,希望Mycroft能為此不再悄悄握緊雙手抵抗喧囂的疼痛;沒有一次是像這樣面對面,而他終於發現Mycroft眼裡的深邃,將他映入眼底彷彿早已銘刻其中。

「Dr. Lestrade。」Mycroft垂下雙眼又復抬起,一開始Lestrade還真不習慣這樣優雅的禮遇,舊時代的氛圍恰如其分的雕飾Mycroft的形象,他彷彿生錯了時代但又沒有,他同時又毫無違和的安於此時此刻,新舊交錯成一種獨特,Lestrade從來沒看過性質迥異卻又如此完美的揉合。

「Mr. Holmes。」Lestrade把菸塞回口袋,這次他的表情沒有口罩遮掩,沒有安撫意味,僅僅就是單純而愉悅的示好,「剛下班?」

「真希望我能這麼說,不過我似乎永遠都在上班。」Mycroft露出無奈的表情,「要送你一程嗎?我剛好在等我的車,回診所是順路的。」

「我應該有禮貌的婉拒,不過這天氣實在容不得我放棄這麼美好的幫助,真是太感謝你了。」Lestrade湊近Mycroft移來的傘下,他們並肩走在水波凌亂的街道上,Lestrade看向Mycroft持著傘柄的手,一如往常的戴著黑色皮製手套,「或許我該效仿你隨身帶把傘。」

「不,你不需要。」

Mycroft迅速的回答,Lestrade疑惑的皺起眉卻也揚起嘴角,「你是說我該祈禱每次我沒帶傘的時候你都會來拯救我嗎?」

「希望如此,」Mycroft揚起嘴角,「這樣我就可以找藉口買把新傘了。」

他們同時笑了起來,在難以穿越的雨聲中只有彼此能聽見,絲毫不在意彼此的半邊肩膀都因為擠不進小小的傘面而浸濕,停在街角靜靜等待,Lestrade輕笑,「這糟糕的天氣。」

「卻不是糟糕的一天。」Mycroft輕聲說,Lestrade不用轉頭也能知道Mycroft臉上必然帶著純然的笑意,而這將不會是最後一次。

「啊,車來了。」Mycroft舉起手示意司機在此處停下,Lestrade看著那看似價值不斐的座車,不可否認的他實在很好奇這位Mr. Holmes究竟是什麼身分,他是否有資格與之往來而不受任何禮儀拘束,也或許他只是想太多,Mycroft在他身旁緊挨著他,以冠冕旁皇的理由不去顧及距離,糟糕的天氣碰巧造就了此時此景,那他寧可保持天真的無知。

「我在想,或許我們可以找個時間喝一杯?」Lestrade在司機下車替他們開車門時說道。

「我的榮幸。」

他們見過太多次,沒有一次是像這樣,他們的視線終於對上彼此心無旁騖。

如Mycroft在傘下所說的,這不會是糟糕的一天。



Fin.

2 Comments

阿毛  

這是怎樣的一個......把妹技巧^//q//^(被傘打
撐傘好幸福好幸福有時候幸福就是這樣簡單啊啊啊啊!!!!!!!!!!!!(語無倫次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阿泱!!!!!!!咿咿咿咿咿!!!!!!!!!!!!!!!!!!!!!(說話###

2012/12/04 (Tue) 01:50 | EDIT | REPLY |   

阿泱  

麥哥拿傘把探長擄獲了^qqqq^他們共撐一把雨傘耶超棒的///////

2012/12/04 (Tue) 10:47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