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sk長期點文活動(已結束)

1.BBC SH 兄弟中心無配對 拼圖
2.BBC SH Mycroft/Lestrade 領結
3.Inception Eames/Arthur Night at the Museum
4.BBC SH Missing Sherlock/John

可以點BBC SH嗎? 突然很好奇如果Holmes兄弟在客廳地板一起拼拼圖會是什麼樣子呢,是不關於配對的那種,只是單純想看兄弟相處,當然H/W和M/L也不介意www
其實一看到拼圖的時候我腦中閃過的是幼年版的還是長大版的,因為房間爆炸程度不同(x
祝食用愉快XD

***
當Mycroft走進221B的時候便看到滿地散落的拼圖,以驚人的數目佔據客廳地板,而世界上唯一的諮詢偵探則是趴伏在旁,對細小的拼圖做精準的移位,即使眼睛一瞬也沒有往Mycroft這裡瞧上一眼,Sherlock還是用毫無起伏的語氣開口:「世界要毀滅了嗎?Mycroft,你竟然能通過John那關爬上樓來,那可是號稱最嚴密的防線呢。」

「John是個忠實的伙伴與室友,但如果有一天他失去理智往你身上撥牛奶都不稀奇,可惜的是他不會,所以他還在這裡。」Mycroft回道,剛剛在樓下看到身心俱疲的前軍醫坐在Mrs. Hudson的桌前,用他覺得最有精神的聲音傳達Sherlock蹦蹦跳跳了一整個晚上,導致他現在開始胡言亂語都已經成為腦中的內建設定。

「荒謬,他才不會浪費那些牛奶,那可是……你在做什麼?!」Sherlock不以為然的語調在Mycroft替他拼上一塊拼圖的時候驟然拔高,原本只是好奇而蹲下的Mycroft,在看到Sherlock的反應過後放棄站起身的念頭再拼上一塊,不知道是不是Holmes家本能的挑釁基因作祟,Mycroft有時候覺得沒有任何算計的反擊其實還挺不錯的,偶爾他也想換換口味。

「把你的手拿開!那是關鍵證據,這攸關一個人定罪與否!」Sherlock在他繼續拼圖的時候大叫,活是被搶了洋娃娃的女孩,「拿開你該死的手!」

「媽媽說不能罵髒話。」Mycroft抬手往Sherlock的頭搧下去,「這圖上的線索很小,你覺得在那人被蘇格蘭場定罪前拼的完?我可是聽到處境不太妙,證據多著呢。」

「你今天時間很多嗎?Mycroft,我可不想聽到哪個國家被炸了。」Sherlock淺灰色的眼珠瞪著他的大哥,而Mycroft在許多犯人扛不住而群起哀嚎的恐怖眼神下再拼一塊。

「我這段時間本來就是空著的,Sherlock,這是你的時間,你說誰會先找到線索?」

「你給我去──」Sherlock的話在Mycroft抬起手時緊急煞車,「你覺得你的體重能蹲這麼久嗎?Mycroft?」

「我好像看到一點東西了。」Mycroft說,然後看到他的小弟忍下向他丟拼圖的衝動,咬著下唇轉回去拼圖,Mycroft見狀勾起嘴角,脫下外套加入Sherlock的行列。

***

當John踏上最後一級階梯,提著袋子走向客廳時,便看到Holmes兩兄弟對著拼圖比畫,令他意外的是連Mycroft都捲起袖子,跟Sherlock跪在地板上對著接近完成的大幅拼圖爭論不休,Mycroft一反平時高高在上的模樣,而平時懶的跟Mycroft多說幾句話的Sherlock則是滔滔不絕,完全忘記自己有多討厭Mycroft,John抬起眉,想了一陣子後決定轉身下樓,還特地避過會發出聲音的那級階梯,走下樓與Mrs. Hudson分享下午茶,決定不打擾兄弟倆難得和樂的相處時光。

***
John完全沒想到自己上來的時候早就踏過那級階梯發出聲音了(爆


當然要點ML了啊XDDDDDDDDDDDDDDDDD 想看麥哥自己打領結,探長看呆了的小短文(?)
打領帶也很萌ㄚ(x

***
當Lestrade發現自己不自覺的盯著Mycroft時就覺得不太妙,Mycroft纖長的手指正不疾不徐的打著領結,因調整角度而輕拉領口的動作透出隱隱的性感,Lestrade一直覺得Mycroft花在整理儀容上的時間這麼多是有原因的,那就像是一種儀式,將自身包覆端正外表,所有神態在完成的那一刻近乎完美,其下心思幾轉再也無人可見。

他看過無數遍Mycroft穿衣的畫面,即使是耳鬢廝磨過後突然被一道命令喚回,在匆忙間也維持著這樣的步調,照理來說他早就已經習慣了,但卻在此時此刻對這樣的動作恍神過久,以至於被Mycroft發現,Mycroft臉上的笑容讓Lestrade忍不住別過頭,想是要緩和自己過快的心跳。

「下次你有需要打領結的話我可以幫你一把,探長。」

「我會這個,我不需要別人幫忙。」Lestrade回頭,發現Mycroft不知道什麼時候湊近他,他瞬間屏住呼吸,感受Mycroft的指尖隔著襯衫領口若有似無的撫觸。

「不,我是說……我會親自幫你打上領結。」Mycroft在他頰側啄吻,語氣輕柔而曖昧,Lestrade呼出一口氣,換來Mycroft愉悅的笑聲,Lestrade抬起眉,「你忘了我根本沒什麼場合這麼穿嗎?」

「別傻了,Greg,」Mycroft低沉的嗓音在耳邊迴盪,「我這麼做是為了幫你脫掉的。」

***
聽說系統會砍問題是不是WWWW


那我想點個關於博物館or水族館的故事,角色不限
Inception Eames/Arthur
博物館驚魂夜Night at the Museum背景,祝食用愉快XD

***
Eames從來沒有想過工作的第一個晚上會這麼驚心動魄,被化石追著丟骨頭、差點被獅子吃掉、被該死的猴子戲弄,他終於知道前任警衛意味深長的表情究竟是什麼意思,他疾奔過光滑的地板,急轉彎時發出刺耳的磨擦聲,後頭跟著的是不斷發出怒吼的匈奴大帝,他起步準備衝過另外一個長廊時,突然被一隻手抓住拉到一旁,煞車不及的他幾乎是倒在那人的身上,他勉強站定後抬起頭,看到一名男子往外看著,匈奴人同時呼嘯而過,沒有發現他們的目標已經消失無蹤,男子一身筆挺而合身的米色軍裝,軍帽的帽沿陰影半遮男子的眼,戴著皮手套的手坻在Eames的胸前,明明隔了這麼多的衣服Eames卻有一種錯覺,彷彿從那人指尖燃燒起來瞬間蔓延他的胸口。

「他們應該走遠了,不過再等一下。」那人開口,聲音意外的年輕,Eames呼吸頓促,不知道是因為那人驟然把手抽回,還是腎上腺素作祟,「謝了,我是Eames,新的夜班警衛。」

「喔,新人。」那人終於把視線轉回來,不知道是憐憫還是嘲諷的語調配上面無表情的臉,明明就是副冷淡的模樣,卻吸引住Eames的目光,「之前那幾個老傢伙呢?」

「博物館打算縮減人力,你知道的,經費不足。」Eames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他說這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人瞥了他一眼後毫無起伏的解釋法老的金牌,還有他們一夜一夜的復活又復死去,狹小的角落中他們沒有什麼空間移動,他盯著那人的側臉,感受彼此的呼吸,他以為他們不過是動了起來,但現在他根本就無法確定眼前的人是博物館的展品之一。

「你幾歲?叫什麼名字?」

「技術上來說我從未出生過,不過依照紀錄,我年紀應該跟你差不多。」那人一本正經的回答,後來才意識到Eames問了個不三不四的問題,「你問這個幹什麼?」

「就只是好奇我的救命恩人,Darling。」

「不要叫我Dar──」那人表情微慍,讓那張臉上多了分色彩,「我應該把你丟到非洲哺乳類展示區的。」

「我只是想知道些什麼。」Eames笑了開來。

「想知道我名字?」那人靠近他,微妙的氛圍瀰漫在他們之間,就在他們的雙唇即將接觸的時候那人就退開了,讓Eames瞬間撲空。

「那你得再加把勁。」戲弄Eames似乎讓他心情很好,露出了一抹挑釁的微笑。

***

「Arthur!你叫Arthur!」Eames彈坐起來,在一片混亂中看到自己連結著PASIV的手,一旁傳來Arthur的聲音,

「你鬼吼鬼叫什麼。」

「我做了夢,Darling。」

「你用了PASIV。」Arthur一臉「你是智障嗎」的表情,Eames自顧自的說下去,反正被他這樣看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夢到我變成昨天那部電影的警衛,然後我遇到了你。」

「嗯哼?」

「你一定喜歡我。」

「什麼?」

「最後我捏了你屁股但是你沒有揍我,那一定不是我對你的投......射......」Eames低頭看到Arthur也連著PASIV的手,「Darling?」

「我受夠你的搭訕技巧了,你這個蠢貨,」Arthur起身把Eames推回躺椅,咬上他的耳垂輕聲開口,「Try harder。」

***
這一切都是巧合,前幾天在架上看到這部電影時沒有特別想到,但是隔天我就小宇宙爆發了(x


來點個221B公寓的生活小片段吧~
Missing Sherlock/John
祝食用愉快XD

***
John剛踏出瀰漫水氣的浴室,就因為眼前的景象停住所有動作,Holmes──小的那一個──正站在房間中央像雕像一般一動也不動,他眨了眨眼,然後對上濕淋淋宛如剛被打撈起來的室友,他得承認配上那蒼白的膚色還挺像浮屍的,「剛剛是你在洗澡還是我在洗澡?」

「喔,盡是一些蠢問題,很簡單就可以解決了......哈啾!」對方不耐的聲音被滑稽的聲音截斷,並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皺了皺背叛他的鼻子,身為醫生兼保母的John立刻指向身後,「去沖澡,Sherlock,然後把自己弄乾。」

「為什麼得把......」Sherlock頂著翹得亂七八糟的捲髮準備抗議,但在John以面對哭鬧小孩時的皮笑肉不笑下噤聲,拖著溼答答的腳步離去,John看著地板,一想到要跟Mrs. Hudson太太解釋這裡怎麼變成了池塘就無比頭痛。

***

隔天一整個早上John都沒有看到Sherlock,有鑒於Sherlock慣性失蹤的習性他本來不以為意,但實在太過安靜了,連個實驗爆炸或是拿著拖鞋敲打頭骨的聲音──不,他只是開玩笑──都沒有,導致他做什麼都不太對勁,他放下最新一期的醫學期刊,跑到樓下問Mrs.Hudson,然後被她用關心的眼神問了他們是不是有什麼家庭小問題、開了所有房間的門、一直到打電話詢問Lestrade看Sherlock是不是在那裡跳上跳下,可惜答案都是否定的,理智告訴他Sherlock可能窩在哪個巷道跟他的情報網打交道,但他還是靜不下來,於是他傳了一封簡訊給Mycroft,沒多久久回了一個簡短的訊息:「找找衣櫥,MH。」

喔這下可好,躲貓貓嗎?John再度打開臥室的門,走上前去把衣櫥打開,看到Sherlock面色潮紅的靠著櫥壁,準備開口罵人的氣勢瞬間消失,他認命的把Sherlock拖到床上,並把他襯衫的扣子解開幾顆,不用碰到他額頭就知道他發燒了,正當他忙著把Sherlock裹進被單裡時終於有了反應,Sherlock一臉迷茫的開口:「I'm hot.」

John眨眨眼,對於自己能因為這句話而有不同解讀感到尷尬,他的室友無意識的扯開領口,低沉的聲線直擊John的神經,腦中浮現Irene挑逗的聲線:「Sexy」,不,這一點也不專業,John‧Watson,做好你的工作。

「John──」Sherlock低吟。

「閉嘴,你昨天一定沒有把自己弄乾對不對?」他才不承認自己的聲音在顫抖,「你為什麼在衣櫥裡?」

「我對抗它們。」Sherlock把頭抬起來,差點撞上John,「你在套話嗎?」

「不,你腦袋燒壞了。」John憐憫的說,「好好待著。」

***

當他手忙腳亂的把Sherlock安頓好後,一邊回報Sherlock的狀況一邊問他的大哥為什麼知道他在衣櫥裡,他彷彿能看到Mycroft在辦公室裡故作優雅,但每根神經都透出一股尷尬。

我想這該歸咎於我,我或許不該用騎士精神說服他對抗他害怕的事物,當我意識到我錯了的時候正是他躲進衣櫥的時候。──MH
這還是沒有解釋,Mycroft。──JW
他有一度相信衣櫥有怪物,因為他認為害怕它就得對抗它。──MH
這跟他發燒有什麼關係?──JW
我想他怕被你罵,Dr. Watson──MH

John不敢置信的看著螢幕上的字句,抹了一把臉後站起身,這下什麼都罵不出來了,誰能在知道真相後還能拎著Sherlock罵不照顧好自己,更何況他現在還是病人,病懨懨的躺在床上任他擺......佈......腦中閃過剛剛Sherlock在床上扭動的畫面,還有他焦躁的到處找Sherlock的舉動,「該死。」他鎮重思考跳進泰晤士河洗刷什麼的可能性,事實上他更希望自己被捲走更好了。

***
篇名有雙關喔,醫生你洗不完的(淦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