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Star Trek)短篇集(配對下收)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Star Trek XI、XII電影衍生。

--------
1.[ST]Crack[Spock中心]
2.[STiD]Touch[Spock Kirk無差][劇透注意]
--------
[ST]Crack[Spock中心]

第一次察覺到那股矛盾的時候他感受到極端的憤怒,但隨之而來的是與之不相上下的疑惑,叛徒,他們這麼說他父親,而他卻無法反駁。他的父親娶了一個人類為妻,而他不懂為什麼。

第二次他窺見矛盾的邊縫,是在他獲得瓦肯科學院的錄取,長老輕描淡寫的「劣勢」不僅僅是對他母親的輕蔑。這是他即將為瓦肯奉獻的第一步,他卻為了瞬間升起的不悅果斷放手,他的父親袖手旁觀,盡力讓自己優秀還是敵不過邏輯的高牆,他彷彿分裂成兩個靈魂,睜大眼睛看到的盡是冷漠。

第三次他親眼看到母親消失在眼前,母星在Nero的手下吞噬殆盡,殊不知冷靜的表面下已是翻騰洶湧,不管是艦長的重負,還是身為瓦肯星人的冷靜都不允許他受情緒束縛,他自以為的約束在三言兩語中猛然崩裂,毫無理智的在眾目睽睽下失態,他漫無目的的離開艦長室到處奔走,等他走到傳送室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早被痛苦淹沒,只是他痛得如此憤怒,以至於他無法純然的感到空虛後的悲傷。
他的父親說他愛她,他終於懂得為什麼。

Fin.

[STiD]Touch[Spock Kirk無差][劇透注意]

「Bones,Stop it!」Kirk抬起眉頭瞪著拿著儀器戳弄他全身上下的老友,他這次完全無法以Bones過度緊張為由正大光明的把他的手推開,後者依舊回以皺著眉頭的憂慮神情,從他們見面的第一刻起他就為了船艙裂縫還有太空疾病滔滔不絕,他實在無法苛責太過認真的Bones。

「身為醫官,我有必要盯著你直到康復,艦長。」Bones盯著手上的數據,「而且不只我一個人這麼想。」語句剛落時門就刷的一聲滑開,才剛被談論的人用完美的姿態踏進房,一絲不苟的裝扮配上始終如一的嚴肅表情讓Kirk不由自主的一縮。

「大副。」Bones點頭向來人點頭致意後便頭也不回的跨出病房,絲毫不理會Kirk無聲的求救訊號,Spock把帽子拿下夾在臂間,視線在病房內逡巡就是不放在Kirk身上,Kirk嘆了口氣後開口:「我說過我很好了。」

「對,但我得確保這一點。」Spock臉龐微抬,停留在記錄Kirk生命跡象的螢幕上,下一刻Spock的視線就毫無預警的掃了過來,又過了幾秒他的臉才真正對上Kirk,彷彿略帶高傲與冷看一切的姿態,但Kirk知道那不過是Spock的習慣而已,想當初他還暗自罵他自大的尖耳混帳,沒想到他們一路走來已經這麼多年,雖然如此這個瓦肯人還是說不出什麼感性的話,就連探病也這麼的生硬,宛如正在報告工作進度。

「重建工作如何?你怎麼還有時間來這裡?」

「我的理智告訴我得回去履行我的職責,艦長。」

「所以?」Kirk偏著頭,懷疑自己是不是聽漏了後面的語句,但Spock只是走到他身旁,「關於你之前說的,換做是我的確會做同樣的事,但那會是……」

「最糟糕的道別。」Kirk替他接下剩下的話,但Spock神情一變,似乎不太認同這個論調。

「我不會這麼說。」

「為什麼?」

「瓦肯人從不說謊。」Spock淡淡的看著他,Kirk想起那時隔著透明的艙門,即使僅有幾許的距離卻宛如永恆,一向冷靜的瞳眸蘊含著不知所措以及無法抓緊彼此的痛楚,他們極有默契的不再提起,可又怎能壓抑一幕幕景象一閃而過。

「嘿,你這樣就要走了?」Kirk說,「你根本就沒有把話說完。」

「我得回去工作了。」

「太狡猾了,Spock,你什麼時候才要告訴我剩下的答案?」Kirk抗議,努力睜大眼表達不滿,據Bones所說他這堪稱大狗的神情在很多時候都頗有奇效,他發誓他聽到Bones在說這話時暗自咬牙的聲音。

「總有一天,Jim。」Spock戴上帽子,將不存在的皺摺撫平,「總有一天。」

門又再度開啟,Kirk盯著Spock離去的背影,在心底收藏那人難得的微笑。

Fin.

2 Comments

阿毛  

Spock!!!Q口Q
我只有看電影第一集^//q//^(抓頭
可是看到他對於情感的態度時候我......覺得很痛Q_Q
感覺是拼命的壓抑......

2013/05/23 (Thu) 01:32 | EDIT | REPLY |   

阿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看到最後會覺得他一直在瓦肯跟人類之間掙扎,他生下來就注定是矛盾的,
但是艦長的存在讓他意識到可以有另外一種可能,
即使仍舊會疑惑,但是他能做他自己,融入企業號這個家庭。提醒艦長不要再吃了之類的

2013/05/25 (Sat) 17:22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