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多作品)The End of the World(1/23更新)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The Boondock Saints處刑人、影集POI、影集BBC Sherlock等衍生,可能會有多作品crossover,故會不定時增加上方名單↑。

本篇作品背景為末日題材,還請注意。
***

BDS

陰暗的房舍中Connor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過快的心跳在胸腔宛如雷鼓,他的兄弟在另外一端窺看外頭動靜,手裡握著他們慣用的槍在從洞口透進的光影下移動,最後停在他身旁湊到他耳邊,「都聚集過來了。」

「後門能不能走?」Connor抹去額間的汗,問了一聲卻沒有得到Murphy的回答,他轉頭看到他咬著下唇盯著自己的槍看,焦慮的情緒一覽無遺,「是不是只剩下我們兩個了?」

Connor皺起眉,靠近Murphy抓住他的下巴壓低聲音,「你他媽的給我振作一點,就算只剩下我們兩個也要把那些怪物全宰掉。」

「你才他媽的給我放開手,」Murphy掙開他的手,同樣也壓低聲音的罵,但是比起剛剛還要有活力一點了,「如果沒子彈了你要用什麼打?用你的屁股撞嗎?」

「去你的用屁股,我就不相信拿不到東西砸!」Connor推開Murphy在他肩膀上用力戳著的指頭,兩個人就這麼在這個角落互打了起來,雖然他們有所克制還是弄出不少聲響,最後Connor壓住Murphy,偏頭傾聽任何聲音,「噓。」

在他身下的Murphy也抬起頭看向傳來擠壓聲的門口,他們放了不少東西在那兒,但實在不確定會不會被撞破,他把Murphy拉起來,兩人蹲在剛剛說的後門旁注視彼此,他們同時親吻胸前的十字架,Connor抬眼看著他兄弟,舉起手示意倒數,三、二!

數到二的時候他們就同時破門而出,他知道Murphy一定會搶先他衝出去,所以他們在一之前就對彼此笑了開來,迎向如狼似虎的夢靨。


POI

樹林裡安靜的令人不安,Reese在前頭全神貫注的觀察四周,離他不遠處的Finch也握著一把斧頭神情緊張,當初看來與武器絕緣的Finch終究還是學會了保護自己,即使是以他們不樂見的方式,在自己認識的人咬上來之前搶先一步讓他們真正的闔眼。

「Mr. Reese,我想我們失去方向了。」Reese聽到Finch不安的嗓音,雖然經歷過這麼多的危難,幾乎與死神擦肩而過,他們還是對於這次的災難感到棘手,總是想得太多的Finch在暫得棲所的夜晚會睜著明亮的雙眼直到昏睡,而Reese則是在逃離後沒有一晚是真正安眠,他習慣如此但Finch不是,一向西裝畢挺的他如今像所有人一樣憔悴,在這個末日面前卻是眾人皆同,誰也不是誰。

Reese盡量不去想認識的人裡究竟有誰倖存,此時更迫切的是今日與接下來的明日能不能活下來,這時候的道德正義只是虛設的標準,破敗的店面與住家殘留的是倉皇的過去,迫於生存的搜索當中,跨過一地殘留的相框碎片時已經學會不去猜想照片裡的人究竟流落何方。

「別擔心,Harold,有我在。」Reese偏頭望向Finch,一貫的微揚語調讓Finch彷彿是在譴責他不正經的皺起眉,Reese便勾起微笑,這次換Finch別開臉,但仍滔滔不絕的開口:「我判斷都市已經是Walker的最大聚集地,但同時那裡的物資相較之下更為充裕,如果我們要、」

Reese安靜的等待Finch接下來的話語,沒有像以往那樣打斷他不顧場合的分析,他們都知道以往仰賴的一切早已被無情摧毀,圖書館角落灑進的陽光讓記憶裡的暖茶更讓人懷念,拯救或是阻止POI的人生已經告一段落,現在他們要拯救的是自己。Reese無語的牽起Finch的手繼續向前,Finch的嗓音在愕然與不知所措下越來越小聲,最後只剩下彼此踩在枯葉上的細碎聲響,Reese瞥了一眼Finch泛紅的耳根,在未知的道路前握緊發抖的指尖。


BBC Sherlock

許多人面帶疲憊的在昏暗的通道裡穿梭,沉悶的氣息使人無法提起精神,但在有限的電力下實在無法提供太多的光源,提供給醫生的立燈已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受傷的人被安排集中到一處等待治療,John對著正處理的猙獰傷處皺起眉,抬起眼示意一旁的助手做一個標記。

John看過太多次這種場面,但這卻比以往還要來得令人緊張,這多半出自於一名醫生差點被病患咬掉手開始,恐慌迅速蔓延成集體的恐懼與否認,他們不知道誰被感染了,這裡與其說是安置區,不如說是隔離區。

他茫然的看著自己的手,在危機環伺下他的手不如他想像的瘋狂抖動,參雜在哀嚎中的啜泣清晰可聞,情緒的傳遞是很快速的,會令人陷入毫無理智的恐懼或是絕望,情感毫無作用,他彷彿能聽到Sherlock這麼說,回過頭卻只看見Lestrade向他走來。

「你該去休息了。」Lestrade充滿擔憂的望著他。

「這裡需要我。」John簡短的回道,沒有解釋許多醫生在性命與救人的天職間選擇了前者。

「Sherlock沒那麼容易死的。」Lestrade說,毫無畏縮的對上John因為那個字眼而投來的目光,「你比我更清楚。」

「可是我不在他身邊。」John說,「你也清楚我在說什麼。」

「至少別一個人走,我去問Mycroft能不能將你安插進搜查小隊,我們在找其他還在外面的人。」

John抬起眉,Lestrade則是別開了視線,一開始Mycroft極力反對,John不知道Lestrade怎麼說服Mycroft的,看來還是沒有解決。

「在這附近或許我可以幫到你,之後要不要回來就是你的決定了。」

「謝謝。」

「我們都不能再失去了。」Lestrade閉上眼,「保護好自己。」


BBC Sherlock , and?

John撥開樹叢向前奔去,後方傳來沒有呼吸的怪異呻吟,沒有後援的他孤身上路,Lestrade能幫的也只有確保他帶的補給充足,他們還有太多人需要幫助,卻沒有辦法顧及自己最想要幫助的人,原本反對的Mycroft在他臨走前緊握他的肩,什麼也沒說,那份力道所蘊含的是自責與痛楚,帶他回來,他的心底如此喧囂,與眼前這個掌握一切的男人透過短暫的接觸深邃共鳴,沒有人能像John一樣義無反顧的走向遍地的死亡,這是一場賭注,沒有人能確定Sherlock是否活著,John親眼看到Sherlock淹沒在人群之中,那些盡是滿嘴血污的喪心病狂,每個人都當他死了,聲聲綿延直到John也不由自主的想著Sherlock再也不會回來。

「該死。」John腳邊被絆了一下,他急忙回頭朝緊奔而來的喪屍開槍,非必要不要開槍,John,除非你想當掛滿霓虹燈的誘餌,他想起Sherlock半諷刺的話語,因為他John看到最具創意的擊退方法,Sherlock的腦袋如他所願的高速運轉,帶著John穿過重重的驚險,另一場冒險,John!他聽到他高聲的喊,為了他衝出角落引開所有。

咻!

他驚疑的望著眼前被一箭洞穿的腐爛腦袋,「另一個!」愉快的聲音於此時破空而來,他看到一對男子以迅速的動作放倒他周遭的威脅,他們倆朝他跑來,其中一個抓住他的手,「別發呆啊,老兄。」「什麼!?」John只得跟著跑。

「我們後面跟了一大群啊。」咬著乾草的扮了一個鬼臉,「Connor。」

「Murphy。」另一邊拿著十字弓的接過話。

「「We are Brother!!!」」兩人完美和聲。

1/23更新

John從沒看過這麼微妙的組合,這對兄弟像是永遠處於十歲,在被喪屍追著的時候也能分神偷打對方,他們用的武器也極具創意,他不得不說十字弓的確是個好選擇,只是要取回箭有一些難度,但他們看起來也沒在擔心這些,他們跑的速度跟Sherlock有得拚,John因為早已習慣而毫不費力的跟上他們,換來其中一個──他記得是Connor──讚許的眼神,幸好追著他們的喪屍群不多,沒多久就被他們遠遠甩在身後,這也讓他們有餘裕打量彼此,John片刻也未曾鬆懈,腎上腺素還在他的體內發揮作用,這個世界已經失去秩序,他不能保證他遇到的都是好人,Mycroft臨行前對他說的話突然在他腦內響起。

這是人吃人的世界,John,只是換個方式。

但他對眼前的這對兄弟抱持著保留的態度,他們都知道這情況有些尷尬,不認識的人因為共同的危機碰在一起,John只有一個人,他們有兩個。

但Sherlock總告訴他,這一向不是問題。

一想到此John不免喚起那被他壓在心底深處的痛楚,同時那看起來像哥哥的男子朝他抬了抬下巴,「你剛剛在發呆,老兄,在這種時候可不太妙。」

「不,我只是......」John搖搖頭不願多說,只是伸出手,「叫我John…...你是Connor?」

「Yap,旁邊那個小屁孩是Murphy。」Connor快速的握了一下就放開,隨手比了比一旁穿著破破爛爛的無袖背心,在陽光下瞇著眼睛的人,後者因為他的話語大聲抗議:「你他媽的才是小屁孩,我們可還沒分出大小。」

「不是看得一清二楚了嗎?Murphy?」

一來一往的對話讓John不太想知道所謂的大小是怎麼回事,他秉持著一直以來的沉默看他們互動,還有另外一點讓他不太自在的是隨時隨地冒出來的髒話,他從來沒看過這麼頻繁而直接的爭吵,Holmes兄弟從不屑用這些,他們言詞交鋒你來我往,不帶髒字似乎是他們的美德或是炫耀的途徑,雖然內容跟罵對方大胖子的感覺沒差多少。

他們邀他同行,但事實上他們也沒有哪裡好去,John把他的目的說得含糊,他們也不以為意,他們看起來也不怎麼在乎,他們更想知道的是別處的動靜,他們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看到活人了。

於是John簡略了說了一下他這邊的狀況,重要的一個都沒提,但他倒是暗示了他們他不是孤軍奮戰,當他們聽到他是個醫生時微微動容,露出了一個不知道是緬懷還是氣憤的表情,抑或是兩者都有,但那很快就消失了,他們找了一個隱密的地方做為休息處,Murphy說他們先前被困在一個天殺的行屍群裡,把那些噁心的東西抹遍全身才保住一命,聽到這裡John露出的好奇表情勾起他們的興趣。

「你不知道這個,對吧,不過你看起來也不像是會想把內臟塗到身上的人。」Murphy看起來像是忍下一個呼之欲出的髒字,他們大概也發現John對他們的語助詞有些不適應。

「事實上我是那種人,如果有必要的話。」John回道,不打算透露太多,但Connor在看了他好半晌後摸摸下巴,「也是,你身手不錯,當醫生只是兼職嗎?」Connor笑了,是那種漫不經心的笑,在酒吧裡他看過太多這種表情,看似鬆懈但隨時可以準備開打,製造無與倫比的酒後混戰。

「算是吧,你們呢?」

John只是隨口問問,但他們似乎被這個問題難倒了,同時皺起眉頭然後按住胸口,像是握住藏在衣物中的某物,可能是項鍊,John安靜的觀察,也有可能是十字架,信仰的寄託,他這想法與他腦內對兩兄弟的第一印象有點衝突......好吧不只有點,他們的手上有槍繭,這又是一個令人困惑的一點。

「之前是肉品加工廠員工,之後我自己來說還真的他媽的不好意思......」

「聖徒啦,笨Connor,你害羞個屁。」

「Fuck you!」Connor回頭罵道,Murphy回了他一模一樣的話並外帶中指,John依稀記得自己在哪邊聽到這個名詞,沒多久他就想起來了,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聖徒事件讓Sherlock直喊辦案的警探無能至極,但真的要Sherlock出手他又嫌太無聊,所以這事就在John查了一堆資料後作罷,等他想通的時候旁邊的兄弟已經打成了一團,而且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熟悉的感覺讓他在頭痛的同時又想笑,這才意識到,在221B看著Holmes兄弟吵架的日子已經離他遠去了。


TBC.

4 Comments

阿毛  

John...!!!!!!
[我不在他身邊]這句話.....我被閃到了> <
John你一定是太累所以把實話都講了出來>///<

2013/07/30 (Tue) 01:33 | EDIT | REPLY |   

阿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他真的太累了QQQQ
而且他會說這句話也是因為他親眼看到...呃我還沒寫出來耶我該講嗎(爆

2013/07/30 (Tue) 17:25 | EDIT | REPLY |   

阿毛  

那就寫成獨立一篇嘛~~~Q//A//Q(戳戳阿泱((揍

2013/07/30 (Tue) 20:23 | EDIT | REPLY |   

子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我在寫了真的(yay)(ry
不過我還在拿捏劇情走向...感覺這種題材很容易跑題(x

2013/07/31 (Wed) 16:00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