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七夕限定點文 三句完成你的願望!(爆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Star Trek(AOS)、電影Pacific Rim、影集BBC Sherlock、APH、Free多作品衍生。

規則:點一個CP,再點一個平行宇宙情境(任何AU都可),我會寫一篇只有三個句子的短文給你
原噗
***
七夕限定點文 三句完成你的願望!(爆
順序無關,寫到哪放到哪
感謝大家參與^qqqq^←自己也寫得很開心

ML,黑道大哥麥政府跟小警察 -妖怪

Lestrade被迫半跪在地板上,嘴裡嘗到一絲鐵鏽般的血味,不知道已經維持這個姿勢多久,被反折向後的手臂已經開始發麻,他勉力抬起頭,赫然發現一名男子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不遠處,穿著昂貴的三件式西裝,手裡的雨傘想必也是要價不斐,嘴角勾著若有似無的微笑,微微蹙起眉:「放開他,別這麼粗魯,能這麼有勇氣的人不多了。」Lestarde重獲自由,急忙撐往地面才沒有倒下,他迅速的撐起身,「久仰,Lestrade警官。『你壞了我的好事』,你期待我這麼說嗎?」男子偏過頭,狀似愉悅,「你的確壞了我的好事,你說我該怎麼辦呢?」

「我猜你不會讓我銬上吧。」他抱持著已經回不去的心態回道,卻意外的換來男子的輕笑,被譽為撒旦代理人的地下帝王站直身軀,並向他伸出手,「你會有機會的。」他從沒有跟這人這麼近距離過,Mycroft‧Holmes,當他看到那雙深邃的瞳眸時就知道自己將無法回頭,不管是Lestrade基於使命將追逐他到天涯海角,還是無法明說的瘋狂執著。

他將會死在他的手中,他想,但他還是牽上那人伸出的手,一路走向地獄的盡頭。


SK(AOS)動物AU,Spock黑豹(大黑貓?)跟Jim小狗 -妖怪

「艦長,我得提醒您注意自己的健康,McCoy醫官已經不只一次提示我、」Spock認真的向自家艦長提出建議,而Kirk抬起頭打斷他的話語,「行了,Bones有哪次不是神經兮兮的,更何況我現在只不過是多吃了一顆蘋果,還有,現在不是執勤,叫我Jim。」隨便敷衍了一下後,平時在艦橋上威風凜凜的企業號艦長又將頭埋進蘋果籃,Spock忍下扒著眼前滾圓屁股將艦長拖出籃外的衝動,「別忘記上次你吃到櫻桃......Jim。」

小隻的柯基瞬間僵住身軀,不情願的看向Spock,發現平時冷靜的大黑貓不自在的偏過頭,試著掩飾眼底的擔憂,Kirk踏著細碎的腳步靠近Spock,用鼻頭去蹭Spock,過了不久趴伏著的Spock才轉過頭來挪動身軀,讓Kirk盡情的窩在他身旁取暖,如果情況允許的話順便打滾一番,不過此時的Kirk只是盡量將自己靠近Spock,什麼也沒說,彼此的心跳有力的迴盪,彷彿藉此告訴Spock自己還好好活著的事實。

「別跟Bones說我來翻過蘋果了。」「嗯。」「你還是會說吧。」「嗯。」「啊啊啊為什麼?」「因為你最後還是會吃到蘋果的。」

這篇我得解釋一下XDDDD狗狗吃櫻桃會造成呼吸急促-休克-口腔炎-心跳急促,還有其他一些狗狗不能吃的水果會造成各種症狀(怎麼有種艦長無限過敏的既視感
看著CP翹臀一秒就想到柯基XD還會因為腿太短拿不到最遠的蘋果,壓著籃子邊邊因為太用力而翻籃,還要Spock來救(淦



APH 英法,大學生跟任科教授 -小羽

這將是亞瑟最後一次捧著詩集穿過重重林蔭,只為朝自己走來,他們之間有太多不可明說的曖昧,早在法蘭西斯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注定深陷那翠綠的湖,他的堅持宛如過水雲煙,過幾年再來吧,他說,跟學生在一起太刺激我的神經了,雖然這麼說,他卻沒有退回亞瑟夾在書中的詩句,他承認自己在玩一場危險的遊戲,而這與他數年前與亞瑟一般年紀時所做的毫無差別,在大學裡他走過他人從未走過的路,憑藉青春恣意犯險,只為一轉頭便能望見懸崖,冀望自己終有一天會失速墜落。

他望著他走來,彼此平淡如水像是從未期待這一天,而他們心底深處卻確切的明白,他們的相遇已經太早或太晚,你還怕高嗎?法蘭西斯?亞瑟問,逆著光的身影晦暗不清,彷彿此刻他們小心翼翼的對應, 而他將會給予醞釀數年的答案。


真渚^q^ 殺人鯨(真琴)和企鵝(渚) 在海洋公園(晚上人類不在的自由活動時間) 像"逢魔時刻(慢畫)" 晚上便成人趴趴走的設定 -小東西

真琴縮著身子走在黑暗的展館內,比外頭還要清涼的空氣並沒有減緩他的緊張,他吞了一下口水繼續前進,雖然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走進來,但他永遠也無法習慣這裡黑漆漆的環境,他嘆了口氣繼續向前,隱約從眼角瞄到一個物體快速向他奔來,他無意識的發出小聲哀鳴,驚恐的看著對方距離不斷拉近,最後他看到的是......渚!「都說了不要突然冒出來!我會去找你的。」真琴鬆了一口氣,然後又因為對方身上一絲不掛而叫了起來:「啊啊為什麼不穿上衣服!」

「有什麼關係嘛,我們平常也不是這樣嗎?為什麼還要特地學人類。」渚笑著轉了一圈,真琴受不了的用自己的外套包住他,渚在他懷裡掙扎一番,然後終於從外套裡伸出頭,「是說啊,真琴,你每次都那麼怕就換我去找你啊。」

「你忘了上次發生什麼事了嗎。」真琴已經不想說話了,渚想起了那件事也嘿嘿的笑了起來,真琴挫敗的揉亂渚的頭髮,「館長看到一隻企鵝在殺人鯨的水缸裡簡直快嚇死了,你總有一天會被吃掉的。」渚笑了起來,他才不怕呢,「反正小真琴會保護我的啊。」

奇蹟誕生→那天工作人員發現一隻企鵝不知死活的在殺人鯨群裡亂竄,和一隻試圖保護企鵝的殺人鯨(雖然看起來很像要吃掉企鵝


環太-怪獸x機甲(希望是暴風擬人 不太知道要甚麼平行宇宙情景 現代可以嗎?或環太的背景就好 -Alex

Tendo小心翼翼的包紮Crimson弄壞的手臂,小傢伙無精打采的揮動其他手臂,今早隔壁Kaiju幼稚園的小朋友又翻牆跑來找Jaeger,可想而知演變成一場災難般的大混戰,Tendo想這或許是出自於誤解,Kaiju們從來沒辦法拿捏玩鬧跟打架的尺度,被惹毛──或者說是被弄痛──的Jaeger們自然而然就會抄出真傢伙,而Kaiju們......理所當然更興奮了。

「好了,還OK嗎?」Tendo問,今早他在拉開小伙子們的混戰時,這孩子是被Otachi和Leathback壓著打的,其實嚴格來說是Crimson、Cherno連手和這兩個Kaiju的對抗戰,Crimson低下頭,Tendo看了一陣心疼,Kaiju說實在也不是壞孩子,他真該跟隔壁的「家長」好好談談了。「別討厭他們,但如果他真的弄痛你了,就去找別人幫忙,別自己一個人衝上去。」

Crimson搖搖頭,Tendo不解的皺起眉,「你不想找人幫忙?」搖頭。「你不討厭Kaiju?」點頭。「好吧。」Tendo摸摸Crimson的頭,他不懂這些孩子。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