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愛你的鄰居(西法)

1.本篇為APH衍生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
愛你的鄰居
(西法)





流浪、旅行、渴望。



安東尼奧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是在流浪。
彷彿長時間待在一個定點就會發霉一樣,他比較喜歡到處走走,不管是漫無目的的走,還是提前的計畫,他想要看看這世界所有的地方,期待旅行途中偶然的驚喜,然後帶回變成美好的回憶。

所以他戒不掉流浪。

***

法蘭西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是在流浪。
他天生就渴望著美麗的事物,不分男女,不分種族,路邊的一朵小花也能讓他歡欣鼓舞,美麗東西永遠看不膩,但是他會忍不住貪求更多,恨不得全世界的美麗都被他看過,為了美麗的事物他可以遠走天涯。

所以他戒不掉流浪。

***

結伴、歸人、鄰居。



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都覺得自己非常不對勁,戒不掉流浪的兩人都會為了對方稍留片刻,各在遠處的時候會想到對方,莫名其妙的就買了雙份的紀念品,甚至會因為對方忘記自己天生就有不安分的因子,而選擇結伴待在同一個地方看過無數個日升日落。

「嗨。」
「嗨。」

他們抬起手打了招呼,不知道是第幾次在門口相遇,手邊還拖著行李。

「玩的開心?」法蘭西斯問,舉手頭足間多了分慵懶,安東尼奧知道他有點想睡了,但還是提起精神和自己對話。

「嗯,法蘭呢?有沒有遇到美麗的姑娘?」安東尼奧笑了,那笑容在夕陽下耀眼的讓人無法直視,法蘭西斯扯了扯嘴角,沒有回答。

「法蘭?」

「沒什麼,哥哥我先進去了。」法蘭西斯拖著行李開門進去,金黃色的髮絲消失在門後,門碰的一聲關上。

「什麼啊?」安東尼奧一頭霧水的搔搔頭,也背著行李打開隔壁的房門走進去。

自空中灑下的殘陽光輝,悄悄的替兩個相鄰的門染上昏黃的顏色。

剛關上的那扇門被快速打了開,一頭褐色亂髮出現在夕陽餘暉下,他走到另一扇房門急切的敲著,用最原始的方式傳訊,門鈴毫無用武之地。

「你敲什麼?哥哥我很累……唔!」金髮的人兒只來得及脫下大衣,鬆垮的白色襯衫被急切的弄出折皺。

安東尼奧扶住法蘭西斯的頭,臉紅心跳的深吻和他的熱情一樣讓人難以招架,即使身為情場老手的法蘭西斯也感到有些吃力,一直到兩人終於分開後,法蘭西斯竟還有些微喘。

「安東……該死我最討厭你這樣了!」法蘭西斯拉下安東尼奧的衣領再度吻上。

「你剛剛怎麼生氣了?那現在這樣算和好了嗎?」安東尼奧問,換來法蘭西斯不輕不重的一拳。

「休想!」

哪有人會問若無其事的自己的情人有沒有遇到漂亮女孩啊?才不原諒你!

……雖然他的確有遇到啦。

「對不起嘛……」

「哼……」

兩道身影走進了相同的門,然後悄悄關上。



法國人是好朋友,但不要跟他們做鄰居。







……那就同居吧。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