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Pacific Rim)Candy (Raleigh&Yancy&Tendo)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Pacific Rim電影衍生。

這篇是噗浪上發起的活動企劃,
玩法是中元節當天貼上想祭的角色、Jaeger、怪獸圖文然後標上 #環太平間 的tag。
源起
規則說明

tumblr_mqypstdALW1rubt96o1_r1_500_convert_20130822194526.gif
***
Candy
(Raleigh&Yancy&Tendo)



Tendo手上拿著四個馬克杯,一如往常的以高難度動作帶著所有東西走進控制室,這次他手臂甚至還夾了幾個紙袋跟文件夾,當他走到坐位上放下馬克杯時,一雙手就伸了過來把他的紙袋抽走,「嘿,今天是什麼?」

「嗚嗯。」Tendo轉過身,看到Raleigh好奇的轉著他的袋子,他拿下嘴裡的貝果,「是可頌,整包都是給你的。」

「謝啦!」萊利小心翼翼的把紙袋收好放到懷裡,臉上綻開笑容,下一刻又像是想到什麼事情而變得有些落寞,Tendo抬起眉,「怎麼?跟Yancy吵架了?」

「也不是……我們原本約好要去一個地方的,現在他卻睡得昏天暗地,叫都叫不起來。」

Tendo輕輕笑了出來,換來Raleigh疑惑的目光,他從口袋拿出一袋糖果遞給Raleigh,後者不可置信的盯著他手裡的東西看,「這倒提醒了我,這是Yancy要給你的。」

「這還買得到?」

「這你得去問他了。」Tendo愉快的聳肩,前陣子Yancy問過他這種糖哪裡還有在賣,說是Raleigh喜歡的,只是很久沒有看到過了,Tendo簡略的告訴他幾個地點,沒想到他真的都去過了,昨天還拖到很晚才回到基地,他可警告過他太晚回來肯定會睡過頭的,唉,看看這對兄弟。

「嗯。」Raleigh盯著那包糖果,原本有些難過的表情一掃而空,換上不知所措的表情,「謝謝。」

「你該謝的不是我呢,Bro,生日快樂。」Tendo舉起馬克杯,「晚上再跟你們去喝一杯。」

*

Raleigh打開門,走進房間的時候看到他老哥還在上舖熟睡著,他把手裡的紙袋放到一旁,趴在床邊輕拍Yancy的頭,「醒醒。」

「再五分鐘……」Yancy含糊不清的回應,並試圖拍掉Raleigh的手,但他並沒有讓Yancy如願,他捧著Yancy的頭在他耳邊開口,「我只吵你一下下,等一下讓你睡五小時都沒問題。」

「嗯?可是今天……?」Yancy微睜開眼睛看向他,Yancy滿臉睡意的時候最好欺負了,那是他唯一能小小贏過他哥的機會,但不是現在。

「我說過要帶你去一個地方,說那裡可以看到Gipsy Danger。」

「嗯哼?」

「但其實你已經看過了,在Drift裡,因為我常常去那裡,你看到了嗎?」

Yancy笑了起來,像是想起了Raleigh說的那段畫面,Raleigh坐在很高的地方,腳晃著也不怕摔下去,在Gipsy Danger前面他笑得像個孩子,充滿力量的泰坦佇立在他面前,他們在出戰前總會看向彼此,他們就是Gipsy Danger。

「生日快樂,Kid。」Yancy揉亂他的頭髮,而Raleigh湊上前吻Yancy的額頭,「睡吧,謝謝你的糖。」

「記得留給我幾顆啊。」Yancy翻了個身揮了揮手,Raleigh勾起笑容望著Yancy,直到他再度睡去。

*

酒吧裡一如往常的喧鬧著,因為今晚來了特別吵鬧的Becket兄弟,但事實上大多數時候都是Yancy笑著看著自己的小弟瞎起鬨,差點被灌了太多杯酒的壽星在Tendo的護航下倖免於難,他可不想一大早被Pentecost敲門算帳,當Tendo在歡呼聲中把酒杯靠在唇邊時,Yancy無聲無息的滑進他旁邊的坐位,「謝謝你幫我給他糖。」

「我就在想你隔天根本沒辦法清醒著給他,還是先保管在我這比較妥當。」Tendo沒有轉頭也知道Yancy臉上滿滿都是寵愛弟弟的表情,「那事情怎麼樣了?」

「多虧你的福,他沒有再躲我了,可是你也知道他比較害羞。」

「說這話你都不臉紅,你難道沒想過這對話會被Raleigh看到嗎?」Tendo受不了的搖搖頭,嘴角卻是笑著的,也只有他知道那段對話,Tendo有時候覺得這兄弟有點好笑,有煩惱的時候會跑來跟他談,就算是想瞞著對方的事也一樣,明明知道多半還是會被對方知曉,Tendo忍不住覺得他是這對兄弟另類的連接口。



事情發生在不久前,在一次例行的演習之後,『我覺得那小子在躲我。』Yancy坐在吧台前,轉動酒杯像是在掙扎著要不要再來一杯,Tendo壓下他的手幫他做了決定,談事情就得清醒點,他可不想扛個失控的大男人回基地。

『怎麼說?』Tendo問,結果Yancy悶頭不講話了,他偏過頭,『我等著呢,就算不是為了你們兄弟倆,也為了全世界著想吧,你們可是Gipsy Danger的駕駛,我不想看到連結出問題。』

『連結沒有問題,只是他好像瞞著我什麼,像是原本環繞在四周的溫暖突然多了幾個死角,原本就會有幾個,但是沒看過這麼明顯的。』

『人總有幾個想要隱藏的秘密,尤其是關於對方的。』Tendo不經意的說,像是沒看到Yancy驚訝的回看他,『我很意外你現在才發現。』

『你難道沒感覺到什麼嗎?』Yancy搖頭,Tendo繼續問,『你們打過架嗎?』

『小時候有,但長大了還打也太好笑了,頂多在他吵醒我的時候揉亂他的頭髮,在他跟別人槓上的時候想著打回去,是他想著打回去,我只是幫忙一下。』Yancy講到最後有些心虛。

『就說你對他太好了,大哥哥,Raleigh或許只是想要抵抗。』

『遲來的青春期嗎?怎麼可能,那小子是有時候會推開我,因為人太多他不好意思抱成一塊,但最近他常常看著我卻悶著不講話……』Yancy講著講著像是想通了什麼,臉上表情既開心又無奈,轉而看向Tendo,『是我想的那樣嗎?』

『就說你對他太好了。』Tendo溫和的說,最近的情勢變得越來越糟,就算有捷報傳來,傷亡卻也不在少數,別看Raleigh在Yancy面前總是擺出活潑的樣子,一個人的時候他想得可多了,在一次次生死交接的勝利過後,他向Tendo說出他害怕的夢魘。

他不想依賴哥哥,他想變得更強,他想要每次都帶著他們兄弟活著回來。

『小笨蛋。』Yancy雖然這麼說,卻笑得比什麼人都還要燦爛,Tendo想著他怎麼就遇到這對活寶,非得向別人傾訴也不肯跟對方哭哭啼啼。

好吧,那可能牽涉面子問題。

『收起你的傻笑,要不然我不想跟你坐在一起了。』

『別這樣嘛,Bro,我欠你一次。』

『還說,你欠我幾次了?』



「敬兄弟。」Tendo舉杯,Yancy也舉起酒瓶與他輕碰。

「敬好哥兒們。」Yancy笑了,一把將Tendo拉進正在喧鬧的那一團,然後把他跟Raleigh抱了個滿懷。

Fin.
雖然這企劃很痛但是能嚼PR文實在太幸福了(欸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