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Hobbit)終將銘記(Thranduil/Bard)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The Hobbit原著衍生。
3.本篇時間點為五軍之戰Battle of Five Armies之後。

聖誕點文活動Part2
點文:Alex
***
終將銘記
(Thranduil/Bard)



戰事之後總有令人難以忍受的寂靜,眾人在彼此的看望中為逝去的生命默禱,細數傷亡人數何其殘忍,在看見熟悉的面孔時更是如此,Bard穿過木精靈所搭設的營帳,許多精靈臉上都帶著哀傷與鬆懈後的疲憊,這些表情他並不陌生,在惡龍肆虐過後倖存的人們身上,在聯軍的每一個種族裡,意料之外的戰爭讓他們站上了同一陣線,面對更具威脅的敵人,他們這場仗贏得不易,他唯一慶幸的是這一切都結束了。

思索間他走到最靠內的營帳前,兩名精靈守衛向他點頭示意後便替他拉開營帳,他點頭回禮走進,不大的空間讓他立刻找到他所尋之人,精靈王Thranduil歇坐在一角緊蹙雙眉,原本緊閉的雙眼在Bard走進後微開,見到來者身分時又復閉上,Bard安靜的走向Thranduil,「吾王。」

Thranduil並沒有作出回應,在這份沉默間Bard細看對方難得顯露出的疲態,他甚至連身上的戰甲都還沒卸下,上頭依稀可見黯淡的血漬,一向整齊的長髮微亂,他安靜的宛如太過美麗的雕像,Bard在他面前半跪下,換來Thranduil詢問的視線,但他在等待Thranduil開口,於是Thranduil偏過頭,「其他人呢?」

「還在清點傷亡人數,不過他們終於找到Mr. Baggins了。」

「很好。」

「您必須休息,吾王。」Bard堅定的說,許多精靈在勸說無效後已經沒有人敢這麼做了,他這個舉動毫無疑問的會替他招來冰冷的回應,但Thranduil僅是帶厭煩的看著這個替先輩平反的屠龍者、率領人類衝鋒陷陣的人,更早的是來往於長湖鎮與綠林間的渡船夫。

他在很久以前就看過Thranduil,他跟著父親的腳步與那些帶著獨特氣質的精靈交易,幾乎不曾踏入更主要的區域,更別說是看到鮮少出面的精靈王,但那是一次歡慶的盛典,就連平時謹慎的精靈也因為星光而有少許放縱,美酒當前奏著令人心曠神怡的樂曲,那綠林之主在歡慶圍繞下淡然的舉杯小酌,絲毫不受周遭影響,Bard沒有意識到自己在那時屏住了呼吸,並在下一刻因深換吐息而讓鼻腔充盈著淡雅的花香。

而在這場戰役裡他看到Thranduil的優雅與致命,隱藏在淡漠下的是歷練無數的靈魂,並在這生死交錯的片刻顯露出不容退卻的堅定。

看著Thranduil身上的戰甲,Bard垂下眼,深知Thranduil此時的沉默寡言代表著什麼,他緩慢的伸出手,「請准許我。」

「你不該在這裡,Bard,我們都有事情要做。」Thranduil的嗓音低沉的滑過耳畔,但沒有太多拒絕之意,於是他覆上Thranduil的前臂,他幾乎沒有施力的撫觸宛如落葉清拂。

「但不是現在。」Bard平靜的回應,「不是今晚。」

「這並不是結束,Bard,有某種力量在暗處增長,而我們卻如此盲目。」Thrandui收回手,一股熟悉的失落劃過Bard心口,從數年前就伴隨著他且從未消減,但他從未懷疑自己這麼做的緣由,他想起木精靈那充斥著歌聲的迴廊,想起Thranduil那自始至終圍繞在周身的淡漠,或許他是自私,在那一剎那他只想著若能讓那視線只專注於他,他將會用盡一切只為換取那瞬間的永恆。

「不管會發生什麼,不管這一切是否只是個開始,」Bard再度覆上Thranduil的手,這次他不再有所顧忌,「我會看望著綠林,直到我再也無法睜開雙眼。」

Thranduil沒有躲開,此時的沉默更勝喧囂,Bard第一次看到這位堅忍的王露出可稱是柔和的表情,「幾十年對我來說只是一瞬,Bard。」

「我知道。」他知道這句話所擁有的重量,他們之間並不只是幾百年的差距,留下來的必定是經歷無數分離的Thranduil,他知道自己終將會被遺忘,但他們之間的這份寧靜將會永遠長存。

「但願星光眷顧你的道路......但願如此。」Thranduil傾身,如月光般的長髮流洩而下,冰藍色的眼中倒映著Bard的身影,再無其他。

Thranduil撫著Bard的臉,輕輕吻上他的額。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