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Inception)Past and present (EA) (AU)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Inception電影衍生。

AU設定,Eames是藝術鑑定師,Arthur是服裝店老闆(?),同居的小生活,但或許不總是這麼美好。

寫在前頭
可搭配Birdy的這首MV-1901,這篇故事的構想基本上是從這裡來的。
***
Past and present
(EA)



Eames在Arthur起身時就醒來了,他一如既往的比Eames還要早起來整裝,他瞇著眼聽Arthur走動的細微聲響,刻意放輕的腳步總是讓他想到貓,他懶洋洋的在床上翻了個身,一切聲音都靜止了,沒多久Arthur就帶著一股薄荷味靠近他,Eames睜開眼睛將吻頰改成熱吻,Arthur同時將領帶拉好,捏了一下Eames最近跑出來的明顯腰腹,「我先走了。」

在Eames為Arthur的動作抗議前就被一陣傻笑淹沒,忍著哈欠看著Arthur完美的挺俏線條,想著每天早晨過早的道別也不這麼令人煩惱。


原本預計會到下午的藝術鑑定工作提早結束,Eames心情極好的坐進計程車,他的工作時間並不固定,只要有需要他就能到場進行,他以極高的效率和準確度在業界小有名氣,尤其是在辨認偽造作品方面,而他擅長於此也是因為他就是偽造的箇中好手,只是當作品完成的瞬間他就失去了興趣,後來他發現找出別人偽造的作品更具吸引力,因為他深知該怎麼做才能避免這些災難般的錯誤。

丟了過多的車資給計程車司機,Eames迫不及待的走向街角的小店,打算在回家前先去提醒Arthur,這是Arthur開的服飾店,如果你知道一些門道的話,還能請他量身訂做衣服,這讓Eames想起幾年前他遇到Arthur的情景,他們是在一場服裝秀上認識的,他們的相識毫不稀奇,因為他的朋友也是Arthur的朋友,當他知道Arthur是服裝設計師的時候其實還滿訝異的,他以為Arthur是四周那眾多的模特之一,下一刻就得上台表演走秀。

一開始Arthur就沒給Eames好臉色,他猜是備展的疲累加上他對Eames的花襯衫有不小的意見,Eames不介意Arthur這麼做,事實上他太適合了,就連冷冷的站在那裡都能吸引眾人的目光。

如今Arthur選擇在這街角一隅做起他的生意,鏡頭和伸展台遠的像是上輩子的事情,他一直無法裡解Arthur會放棄那個工作,但這答案或許也不是那麼重要,因為Arthur總是能安然的做好每件事情,即使只是日復一日在同樣的時間開店、在角落靜靜的修改衣服,或是在Eames晚歸的時候替他熱一杯牛奶,這都是他們生活的一部粉,久而久之便習以為常。

翻找著口袋結果只找到一支筆,他索性把他們早先約定的時間寫在手上,一筆一畫歪歪扭扭的像是小孩子塗鴉,反正Arthur不會介意的,他小跑步到店側,隔著玻璃看到Arthur正忙著幫一位客人打包衣物,而那個客人正以一種讓Eames產生敵意的目光打量Arthur,後者一絲不苟的動作像是渾然不覺,Eames皺起鼻頭,正當Arthur回頭找錢的時候看到了Eames的表情,他抬起眉以示詢問。

什麼不滿瞬間被拋到九霄雲外,Eames伸出他寫著時間的手掌,另一手指著店內表示他這時間會來這裡接他,Arthur偏頭接受了他的訊息,並轉頭延續剛剛被迫停止的動作,客人的注意力也轉移到了Eames身上,直到他走出店外都在跟Eames做無聲的對峙,火花飛濺,於是在他轉過頭時看到Arthur警告般的像他做出割喉的動作,於是他忍下了吻到玻璃上表達愛意的動作,送了一個飛吻便跳脫的離去。


晚上他跟Arthur去參加大學朋友的聚會,Eames是第一次帶Arthur參加,之前幾次Arthur都因不同的理由婉拒掉,說是要讓他去好好放鬆,這次他怎麼也不讓他逃掉了,這對他來說意義非凡,他不想要Arthur被隔在某個圈圈之外,於是當他跟Arthur雙雙入場的時候便被投以好奇的目光,他用肩膀輕碰Arthur的肩,手放在心口,「大家,這是我的愛──Arthur,這是大家。」

「你個小子,什麼好事都被你占盡了。」他首先被朋友們狀似毆打,但他懷疑有幾拳是真心的,而周遭的朋友都毫不客氣的搶走了Arthur身邊的位置,而他只能淪落到一邊幫大家再叫一輪酒──這次你付錢,混蛋──並對朋友的吆喝聲充耳不聞,他回頭看Arthur正帶著歡快的笑容與旁人對談,但下一刻Arthur便轉過頭來,準確無誤的對上Eames的視線,並對著他淡淡的笑了起來,不太明顯但那是Eames熟悉的方式,他有時能從Arthur細微的表情看出端倪,但有時則否,Arthur對他來說像是待解的謎,以一種極具誘惑的方式使得Eames不斷被他吸引。

所以當一個熟悉的女聲傳來時,立刻讓那親密感瞬間破滅,他沒有試圖找出聲音來源,而是對著旁邊的友人做出一個怪表情,並無聲質問,『她怎麼來了?』

還來不及得到答案Eames就被迫面對遲來的女子,「嗨,Sandy。」

「好久不見,Eames。」Sandy對他露出微笑,周遭的氣氛稍稍冷卻了下來,原因不外乎是Eames跟Sandy過去那段情史,而他現任的男友正坐在對面好奇的看著他們的互動,他裝作不在意的向Sandy介紹Arthur,過沒多久眾人又熱絡了起來,暫時忘掉這短暫的尷尬,除去他們曾經有過一段關係,他們算是挺聊得來的朋友,只是幾年前漸漸斷了聯絡。

原本和Sandy保持著距離的Eames也因為酒精的助力下逐漸鬆懈,當他興奮的聊起過去大學的瘋狂事時Arthur走到他身邊,壓下他手邊的酒,Eames將注意力轉到他身上,「別喝太多,我先走了。」Arthur的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但是看起來有些累,或許還有些醉了,Eames可不會讓他就這麼回去,他在Arthur真的自己走掉的時候起身,「我們一起回去。」

Arthur拿著外套往外走,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只是按著他的速度離開,Eames跟大夥兒道別,追上去並保持了一些距離,Arthur也就走在前方一次也沒有回頭,他們一言不發,而他無法參透Arthur的沉默,一直到了家中Arthur碰的一聲把自己關在廁所裡,Eames坐到沙發上盯著他們一起選的地毯,那塊東西導致了小小的爭執,但有哪次不是呢?Arthur總有極好的品味,原本不在意這種事的Eames學會在乎,Arthur在幾次的無意義爭吵後學會了妥協,Arthur從來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情緒,即使他們已經走過這麼多年,原本對此不在意的他開始發現自己坐立難安,他們走到一起並沒有改變什麼,但同時又改變了一切。

Arthur在裡頭的時間長的讓他有些擔心了,Eames撈出他的手機開始傳訊,『你還好嗎?』

『-不好。』Arthur的回覆並不快,Eames猜想是Arthur反覆的打出但又刪除句子,在好跟不好之間的徘徊清晰可見。

『-你在生氣嗎?』Eames手肘靠在扶手上,咬著指節等待回覆,這次Arthur沒有讓他等太久。

『-我不是對你生氣。』

『-你會感到疑惑嗎?
-關於這一切?』

這一串字句讓Eames思考了一陣子,他想Arthur指的是「關於我們」,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是維持著某種隱晦的步調,試著不在尋求答案的同時傷害到什麼,Eames緩慢的打著字句,『有時候。』他換了個姿勢,他心中的不安因為Arthur字句中透出的脆弱而柔軟了起來,『但我知道我愛你。』

接著便是好一陣子的空蕩,訊息的聲音歸於沉寂,他想著會不會是他兩句話的間隔太久導致某種誤會時門被打開,Arthur帶著一種夾雜著無措、惱怒的神情望著他,「你個混蛋。」

還有愛情。Eames為Arthur的表情多做了註解,接著Arthur迫使Eames拋棄他的手機,接下那個對彼此來說都太過熱切的吻,並從彼此的嘴裡嘗到酒味,Arthur看起來不那麼糟了。

「現在還來得及吃消夜。」

「如果你指的是填飽肚子的意思的話,我立刻把你踹下去。」

「喔,當然不會是。」Eames把Arthur壓在沙發上,後者默許了他粗魯的動作,並打算躺在那兒等著他下手的模樣,「你只會說說而已嗎?」

「喔,Arthur,」Eames笑的無法遏止,同時也無法控制自己反覆說著他的名字,「Arthur。」

Arthur。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