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Star Trek)Scotty!!(Scott&Kirk,無CP)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Star Trek XI、XII電影衍生。

聖誕點文活動Part4
點文:妖怪
***
Scotty!!
(Scott&Kirk,無CP)



當Scott看到自家艦長滿臉笑容的來到輪機室時心中頓時警鈴大作,伸出手指制止Jim再往前一步的動作,「喔,我當然知道你那表情是什麼意思。」Scott在對方眨著湛藍大眼睛時開始學Jim可憐兮兮的小狗神態,「『拜託,Scotty──只有你得扳手檔得過Bones的針頭,就幾分鐘!』然後我的藏酒就會被沒收的一瓶也不剩,來自首席醫官的建議,建議。」

「天知道Dr. McCoy怎麼那麼會找東西,不要再拉了,Keenser,」Scott分心把拉扯他衣襬的小傢伙揮到一邊去,「你欠我一打上好威士忌,做什麼?」期間一直被干擾的他終於忍不住對Keenser提高音量,天知道他每次要花多少時間找到爬到高處結果自己下不來的蚌殼臉,現在可好就連他在跟艦長講話也......

Scott倏地停下思考,因為他名義上的同事正用迫切的肢體語言,示意他看向難得一言不發的艦長,他張著嘴看向Jim,後者的臉色恐怕比被首席醫官追殺還要頹靡,他總是改不了一開始碎碎念就停不下來的毛病,根本不可能回答的Keenser更是助長了這個習慣。

「不是Dr. McCoy?」Scott抬起雙眉,眼睛睜大的在腦中搜尋著可能的人選,事實上也沒幾個,「Spock。」他肯定的說。

「拜託,有你在的話他至少不會念太久,兩打威士忌?」Jim毫無愧疚的用酒精賄賂自己的輪機長,而Scott在堅持了幾秒後放棄掙扎,「或許這裡有什麼管子可以給你爬,你知道,女士還在檢修。」

「最愛你了Scotty。」Jim接著便要來個大擁抱,Scott猝不及防的被他熊抱住,耳邊傳來Jim開心的輕笑聲,胸口被這麼一撞連氣都沒了,每次都心軟我這笨蛋,他在心中咒罵一聲,不過他也想不出究竟有誰能不對Jim心軟,真不知道他上次是抱持著多少的信念才能站在Jim的面前,告訴他這一切都錯得離譜,他們聚在一起並不是在別人頭上丟魚雷,而是為了那些他人尚未進行的探索,為了那些閃耀的星辰,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但他沒想到Jim真的會不顧他的意見。

然後他又在酒吧接到Jim的電話。

想起他不由自主被Jim牽著走的過去,他忍不住在心裡哀嚎起來。

「她還好嗎?」Jim的聲音把他拉回現實,他四處摸摸看看,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周遭,他沒有阻止Jim的動作,他知道Jim在用他的方式與白女士交流,他救了她一命,救了一船的人,但卻沒救回他自己,想到這些的Scott心口刺痛了一下。

「嗯哼,我可是親自監督過程,她好的不得了。」皺起鼻子哼哼,拒絕承認自己在偷吸鼻子,Scott試圖甩掉腦裡的景象,逐漸黯淡的藍眼睛好一陣子都是他噩夢的內容,他先發現他倒在隔離門後,而Jim該死的把他打昏只為了這麼做,他到底還記不記得他是輪機長?

「那就好,我不會把她泡到海裡了,真的。」Jim的懺悔因為笑嘻嘻的臉而大打折扣,Scott也從沒相信過,Jim似乎對船員的能力有著非凡的信任,他總是相信Scott能做到更好,反過來他們也在無形中以Jim為中心成為一個溫暖的恆星,相信他會帶領他們走過無數危難,Jim不相信絕境,難道他們不該這麼認為嗎?

「你還在生氣嗎?」Jim因為他沒有回話而小心翼翼的問,Scott回道:「鹽水侵蝕其實也沒有我想像中的嚴重......」

「我不是指這個。」Jim搔搔那頭金髮,眼神飄向一旁但就是沒看著Scott,「你剛剛的表情跟看到我躺在病床上時一模一樣。」

「人都回來了我還氣什麼,真要氣的早就已經氣完了。」Scott沒好氣的說,對著縮起來的Jim嘆了一口氣,「很多人都在乎你,艦長。」

「我知道,我也在乎你們,但我同時也知道,如果再來一次的話我還是會做出同樣的決定。」Jim堅定的說,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但是下一刻他又放緩了表情,扭著手指像個做錯事的小孩,「所以我很慶幸還能站在這裡。」

「別說了,你都沒看到Keenser要嚎啕大哭了嗎?」Scott一把搶走Keenser手裡的衛生紙,後者瞪大眼睛──他有,就算只有一點點──連忙揮手否認,然後不知道是誰傳染了誰,嘴角逐漸擴大的弧度變成無可遏止的大笑,直到他們笑得喘不過氣來。

「我要自己選酒,而且你要跟我喝一整晚……」

『「不醉不歸!」』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再度笑得前俯後仰,舉起手像是對彼此乾杯。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