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珍藏 (英法)(AU)

1.請大家在閱讀這篇文前先去看看什麼是A.P.H,還有應該遵守的網路禮儀規範,雖然這並沒有強制性,但由於題材涉及廣泛以及其潛在的危險性,還請大家不要以輕視的態度面對ˇ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聖誕點文活動Part5
點文:多多

HP設定,亞瑟是魔藥學教授(史萊哲林),法蘭西斯是藥草學教授(雷文克勞)
三巫鬥法大賽即將開始,而他們心中有一段屬於他們的大賽回憶。

***
珍藏
(英法)



隨手將材料丟進大釜,原本的濃厚白煙轉為細長,聽到腳步聲時亞瑟頭也不抬的開口:「大釜不是無法通過考試的藉口,帕森小姐。」

接著傳來的聲音卻不屬於他學生的,低潤的嗓音帶著一股笑意,「那麼我認真補考會通過嗎?」

法蘭西斯一襲深藍色的長袍,頭髮隨意的綁成一束落在左肩,不知為什麼他的髮帶是粉紅色的,多半又是女學生送的,帶了一股令他厭煩的香氣,混雜在法蘭西斯慣有的花草味中格外令人不悅。

「法蘭西斯,你在這裡做什麼?」他語氣不善,同時他想起法蘭西斯不該出現的理由,「你不是該上課嗎?」

「停課,三巫鬥法大賽真是個麻煩的小東西。」法蘭西斯隨手拿起他桌上的玻璃罐,「許個願?」

「玫瑰花不是憑空變出來的,法蘭西斯,你還在騙那群新生?」亞瑟不打算上鉤,魔杖一揮就讓法蘭西斯懷裡藏著的玫瑰花瓣飛了起來,漂亮的繞了法蘭西斯一圈,後者手腕一動,細長的魔杖與他的動作相應劃出優美的弧,一陣細碎的光點下一朵玫瑰花緩慢盛開,並被亞瑟一把接住。

「這些像魔術的小玩意兒在這裡已經不稀奇了,他們只想讓我變條龍出來。說到這個,當年我還真沒預料到你沒有把名字丟進火盃。」法蘭西斯撐著頭,金色的髮絲隨著他的動作如流水般從他的肩膀上傾洩而下,「你可是學生主席呢。」

「我更沒預料到你會把名字丟進去,你不是打算玩遍四學院?」

「你真的這麼想?」法蘭西斯笑著抬起眉,亞瑟給了他一個白眼,「你忘了我們那時候只想把魔杖塞進對方鼻孔裡?」

「欸,年少輕狂。」法蘭西斯笑得可歡了,「或許我們真的該打一場架,或許就能省下那些文謅謅的攻擊言辭。」亞瑟對此完全同意,身為學生會長的他顧及顏面才沒真的和法蘭西斯打起來,現在看來他真的該放手一搏,至少他們不會去想一堆無聊但極具創意的惡作劇,然後在學生間流傳了下來,導致他們現在正忙著應付自己造的孽。

「我也沒看過一個鬥士拿著謎題跑去別的學院求救。」

「你不也回答我了?」

「你真的是雷文克勞的?」

「喔這可是性命攸關的事情,親愛的亞瑟,你忘了你也是遊戲的一份子嗎。」法蘭西斯意有所指,亞瑟手邊的材料滑了出去,差點毀了他一個上午的成果,「我為了你泡在水裡一個鐘頭,只因為你開玩笑的送了我一大束玫瑰。」

「我想是校長以為我們深愛著彼此。」法蘭西斯故作哀愁的說,「我真沒料到等著我救的是男學生會主席。」

「我想你該閉嘴了。」亞瑟極具威脅的一揮魔杖指揮剩餘的材料飛入木櫃,「有鑑於我正在想著怎麼毒死你才不會被人發現。」他想起那場比賽裡他們兩人簡直是鎂光燈的焦點,最不捨的珍藏,他不願想那謎語究竟暗示了多少東西,至少在那一刻他們都明白了,彼此間一直以來的爭鋒相對已經悄然變調,而那束充作惡作劇的玫瑰或許也不只是玫瑰。


『唉,竟然有人比我還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啊?』被救上岸的當下他只聽到法蘭西斯訝異而輕柔的呢喃,濕透的髮狼狽的黏在臉龐,亞瑟也還沒從咳嗽中喘過氣來,他瞥見對方手足上的紅痕,大概知道他被什麼纏住的亞瑟不假思索的伸出手,『你連滾帶落都應付不了?』

『有種就換你下場看看啊理論大師。』法蘭西斯從嘴角嘶聲道,但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從沒把自己的手給抽回來。


「既然今晚沒有學生打擾,要不要到我那裡?」法蘭西斯的聲音把他從回憶中拉回來,一股怪異的味道讓他知道剛剛忙著的東西還是毀了,但他發現自己其實並不那麼在乎,法蘭西斯拉著自己總是不扣好的領口,「驗證一下理論以外的東西?」

法蘭西斯的表情告訴亞瑟他完全知道他在想什麼,他湊過來輕輕笑著,像是不知道自己這麼做無疑是在搧風點火,亞瑟的回應是揪住他的衣領狠狠吻上,然後抽掉那個礙眼的髮帶,換來法蘭西斯更肆無忌憚的笑容,還有一個更深情的回吻。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