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短篇集(英法)

1.請大家在閱讀這篇文前先去看看什麼是A.P.H,還有應該遵守的網路禮儀規範,雖然這並沒有強制性,但由於題材涉及廣泛以及其潛在的危險性,還請大家不要以輕視的態度面對ˇ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篇目
1.無題
2.Chocolate play

***
1.無題
HP設定,亞瑟是霍格華茲的學生,法蘭西斯是波巴洞的學生(鬥士)
三巫鬥法大賽,但這是比較初期的設定,與先前的(APH)珍藏 (英法)有所區別


亞瑟從來沒有那麼想要把大釜套在一個人頭上,這股衝動始於他們接待各大學校來到霍格華茲的那一晚,他在人群中看到波巴洞的學生隨著夫人漫步而來,落在最後的身影有著耀眼的金髮,美麗的容顏上帶著審視的目光,像是在對他們品頭論足,驕傲的法國人,亞瑟想,而那人毫無預警的與他對上眼,隨即驀然一笑,那人站在那兒就像個該死的迷拉。

除去他們是在三巫鬥法的對頭以外他們應該以禮相待,但他們卻能在每次在校園相遇的時候將氣氛弄得劍拔弩張,一次也不例外。

現在他在走廊一角將法蘭西斯壓制到牆上,整齊而做作的衣裝被他弄的凌亂不堪,他怎知道深夜的長廊會剛好碰到這人,雖然亞瑟說服自己遇到飛七也好過法蘭西斯,可是他怎麼也無法將視線從灑滿月光的臉龐上移開,他一直將法蘭西斯的言語視作無端的挑釁,殊不知在經過這麼多的日子後他終於領悟到對方的捉弄的小巧心思,在這般夜晚襲上的不只是彼此紊亂的呼吸,還有太多無須言語的勾引。

「現在,」法蘭西斯勾起微笑,指尖輕觸他的唇畔,帶著腔調的英文慵懶而低沉,「你還等些什麼?」

Fin.

2.Chocolate play
好像是哪一次的情人節賀文,雖然寫成這樣不過我保證這不是R18(欸


法蘭西斯捏著一顆巧克力將它輕推進亞瑟的嘴裡,並感到亞瑟的舌尖不規矩的輕舔他的指尖,當他把手拿開時他聽到一聲不滿的悶哼,但他並沒有讓亞瑟失望太久,他俯身吻上帶著苦甜味道的唇,巧克力的滑膩讓他們的舌尖彷彿裹上一層綢緞,亞瑟的手揉捏他的臀部讓他忍不住的輕吟,並在糾纏的唇在稍分之時透出令人遐思的低喘,他抬手扯下髮帶讓髮絲在空氣中安靜的落下掃過彼此的頰,芬芳的巧克力香氣在吞嚥之時充盈口腔,留下令人微醺的餘味。

「如何?」他抬起亞瑟的下頷問道,美麗的湖綠色雙眸映著自己曖昧的倒影。

「如果你每一顆巧克力都是這樣給的話就不准送人。」亞瑟的嗓音低沉而暗啞,手扣住他的腰制止他擺腰摩擦彼此的敏感的玩火行為,他打賭在幾秒後亞瑟就會壓著他不顧一切吻遍他。

「開玩笑,哥哥的巧克力可是限量的呢。」

Fin.

太久沒清文件就有這種後果,發現自己快速衝一發的短文被丟在角落(x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