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Hannibal)Will (Hannibal/Will)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影集Hannibal衍生。

起源於貓鼬的第二季新海報,不寫點什麼好像對不起自己(x
1kXpmQrzZia7Pybof4y0fT.jpg

***
Will
(Hannibal/Will)


只是我不怎麼確定,你到底是誰。

Hannibal交握雙手,等待彼方的Will在椅子上坐定,醫護人員在Will坐下的同時將他牢牢銬在原地,使他的動作無法超出短鏈的範圍,這已經比他上回好上很多了,上次Will肯定是做過不小的反抗,全身束縛衣外加臉上扣著透明半面罩,隨著他呼吸的頻率泛起白霧,他瞪著Hannibal的眼神一脫過去脆弱的形象,Hannibal毫不懷疑Will若能解開束縛,將會不顧一切的殺了他。

而這次Will安靜的觀察室內的環境,一句招呼也沒打,這房間說穿了也不過是最簡陋的組合,除了他跟Will坐的椅子外就是橫擺在他們之間的鐵桌,上頭是他帶來的文件跟鋼筆,冰冷而毫無品味,但Hannibal一點也不介意,他趁著Will沉默的片刻打量對方,眼下的陰影更深了,眼神警醒像是沒有一刻是放鬆的,右頰有片不明顯的瘀青,這讓Hannibal瞇起眼,起身走到Will身邊,對方的視線立刻落到他身上,灼熱而深刻,他勾起嘴角享受這樣的注視。

他緩慢伸出手靠上Will的下頷,後者閃躲的動作如此明顯,於是他放輕了語調,像是過去他哄誘Will說出心裡黑暗的一面,像是他輕撫著不知所措的Will在沙發上入眠,「我看看。」

過了一陣子Will才垂下眼廉,任由Hannibal碰觸即使他一點也不願意,Hannibal細看那些傷痕,在瘀青旁還辦有些許擦傷,往下一看Will的手腕還有些許紅腫的痕跡,Hannibal將手覆上輕輕摩娑,而Will在他的碰觸下輕顫,片刻後他便放開Will。

「這又是為了什麼?」Hannibal優雅的靠坐在桌旁,偏頭問著Will,後者伸出手輕觸桌上的筆,「我以為你很清楚,Hannibal。」

Hannibal,Will不願再喚他虛偽的稱謂,也不願表露出分毫依賴,他下意識擺弄鋼筆的動作和Hannibal那天擺弄手術刀的動作如出一轍,他知道Will在想什麼,這段時間以來他學會隱藏自己的憤怒,還有殺意,他是故意把東西放在Will觸手能及的範圍,故意讓自己暴露在Will所能攻擊的地方,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像是要挑起Will最深層的渴望,那份強大的情緒在Dr. Chilton的控制下日益增長,並在每一次與Hannibal的會面裡反覆出現。

「我是很清楚,可是我想聽聽你怎麼說。」Hannibal當然清楚,他對Will在這裡的動向瞭若指掌,也知道其中一名醫護人員私地下對病人的粗暴行徑,尤其是對表面上身上背負好幾條人命的Will特別不客氣。

「那很無禮。」Will終於對上Hannibal的雙眼,輕輕說出Hannibal心中的答案,那份輕蔑一閃即逝,他從Will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

「是的,所以她再也不會打擾你了。」Hannibal靠向Will,在他耳邊輕聲低語,吻上Will的傷痕後退開,而那隻筆已經不知所蹤。

他起身拿起文件,走向門口時Will叫住他,卻沒有立刻說出他的目的,他如同以往的耐心等待他的答案,「Yes,Will?」

「如果我只是Will‧Graham,你會殺了我嗎?」

Hannibal沒有錯過Will臉上浮現的茫然,那在他每回輕觸上Will時都能看見,而那份掙扎微乎其微,Hannibal指尖輕壓自己心臟的位置,然後再湊到唇邊輕吻,望見這一切的Will閉上雙眼,抿著唇再也不發一語。

I Will eat your heart.


Fin.

對不起沒有各種普類,恥力還是不夠(爆笑
看到第二集的大茶杯我的開關就歐噴了(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

&尼拔先生根本沒有回答問題(淦

2013-12-20於 Plurk發表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