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LotR&Hobbit)無眠之夜(Elrond/Thranduil)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The Lord of the Rings三部曲/The Hobbit衍生。

***
無眠之夜
(Elrond/Thranduil)



在Imladris裡幾乎感受不到時光的流動,就連季節都降臨得如此輕柔,直到清脆的鳥鳴聲在遠處響起,Lindir才切實的感受到春季的腳步,他笑著看望遠方的景色,爾後低下頭繼續察看從外運來的各類物資,許多是Lord Elrond等待許久的藥材,他仔細的清點這部分的貨物,然後瞥到一旁為數眾多的酒釀,他先是愣了一會兒才想起Lord Elrond的交代,先把這來自大綠林的贈物保存起來。

幾天前Lord Elrond才收到來自King Thranduil的書信,簡略的書信似乎和它的信差一樣匆忙,像是第一次看到Imladris的木精靈在Lindir的安排下在某處安頓下來,眼中難掩的讚嘆之情讓Lindir忍不住勾起嘴角,然後被一旁的Lord Elrond望見並無奈的搖搖頭,讓Lindir心底那股小小歡欣被困窘取代,或許長久身處Imladris的Lord Elrond總不認為這地方有何讚美的必要,但Lindir總是為身處一份子而感到欣慰與驕傲。

也或許Lord Elrond看到的是更遠的未來,那長久盼望的所屬歸處。

Lindir搖搖頭,不打算在這個美好的時刻想起這些,但清閒似乎不怎麼眷顧他,急忙找到此的精靈侍衛告知他某項消息,他睜大雙眼,顧不得手邊的工作,在周遭精靈訝異的神情下快步離去。



當Elrond和Lindir抵達入口的時候剛好看到Thranduil俐落的下馬,暗紅色的披風隨著他的動作畫出一個漂亮的弧,即使他今日的裝束因為方便旅行而沒有過多的裝飾,但不可否認的,他就算再怎麼低調還是有本事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遮掩面貌的斗篷估計在一進到Imladris之後就被他不耐的扯掉了,現在正可憐兮兮的被某個隨侍擱在手臂上,Elrond走下階梯敞開雙臂,「我的朋友,你來得真早。」

「怎麼這麼說?」Thranduil把東西往旁邊遞,也沒在管接過去的是自家人還是某個不認識的精靈,Lindir安靜的吩咐一些人前去安頓那些跟著Thranduil而來的侍衛。

「你的信裡只說近幾日,而非『明天』。」Elrond隔著一段距離攬過Thranduil,將他帶到階梯上與自己並肩而行,後者聞言偏過頭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並看著他的手,「你真的這麼在乎嗎?Elrond?」

「只怕我招待不周。」

Elrond笑了,收回他的手,歡迎來客的習慣動作因為對象不同而有著微妙的變化,他決定把那一閃即逝的感覺壓到心底,而Thranduil也很快的收回了目光,「我想那不會是問題,我只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

「和一壺好酒。」Elrond接過他的話,「其他人會很訝異King Thranduil的要求竟然如此簡單。」

「但稀有,至少對我來說。」Thranduil脫下他的手套,修長的手指襯著深色皮革而顯得蒼白,Elrond忍下了將之握在手心的衝動,他們已經有好些年沒有見面了,這段時間他們僅有書信的來往或一些贈與,有時是Thranduil喜愛的酒,有時是安神的一些藥草,Thranduil會送來一些從長湖鎮購得的一些小玩物,或是一些在精靈祝福下成長的鮮甜水果,他們不輕易說出要前往拜訪的要求,不知是因為他們總是再三思索的習慣,還是因為他們擁有漫長而不見盡頭的時間,而這一切從未明瞭。

「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算準時間來到了,Thranduil,你送的那些酒今早才剛到呢。」Elrond抬起眉,他們走進房間,稍早前他正在此整理他的植藥圖鑑,而跟著那些酒一併到來的藥草是Mithrandir替他找來的,Lindir並沒有將那些東西收走,而是將之擺放到一旁騰出空間,於是Thranduil正盯著那些手稿,也不知道是在默默評價還是隨意觀察,他想後者的可能性比較高一些。

「你以為我這麼趕著來是為了什麼?」Thranduil堂而皇之的占據了Elrond常坐的位置,Lindir適時的送來酒跟一些吃食,Elrond可看出他在上頭已盡其所能的下了些功夫,讓畫面不至於只有一片綠,Thranduil率先拿起那瓶他們Imladris的新釀,「不過那是給你喝的,這才是我的目的。」

「如果真那麼喜歡,我差人多送一些過去吧。」

「你還不瞭解我嗎?Elrond?」Thranduil替自己倒了酒,並細細感受濃郁的酒香,「那還不如來這邊好好喝上幾杯,沒人管我喝多少。」

「這麼一說我還真不能每次都這麼縱容你這麼喝下去了。」Elrond可不相信有人敢制止Thranduil喝酒,而他沒有制止的原因是他知道Thranduil自有分寸,所以這話也是說著來調侃他的,Thranduil只看了他一眼權作不滿,但那很快就因為酒精的效用而被忘卻。

他讓Lindir先離開,這裡有他就足夠了,更何況Thranduil也沒有要大肆張揚的意思,這次就Thranduil的說法是順道探訪,在他們現在真正坐定後Thranduil才露出些微放鬆的神情,還有一些不易察覺的疲憊,「Legolas這次沒有跟你一起來?」

「這次不適合他跟著。」Thranduil的語氣像是已經跟人討論過很多次了,以至於帶了些許強硬,他猜大多是與Legolas的爭辯,不知不覺中那孩子已經成為可獨當一面的精靈了,而Thranduil任性而不願受到管束的行事風格總讓那孩子蹙起眉頭,被自己的父親弄得既生氣又無奈。
「如果是這樣,你帶的人也太少了。」

「其他人在別處,你想要我開一大隊人進來嗎?不,我可沒那麼無禮。」Thranduil故意沉默了一陣才回道,眼裡的笑意像是在報復他稍早的調侃,但Thranduil話語中所隱含的意思更讓他憂心。

「一切都還好嗎?有必要讓你親自處理?」

「看看你,總是這麼憂慮。不過是邊境的一些紛擾罷了,不礙事的。」

那剎那Elrond才意識到那種疲憊究竟代表什麼涵義,他怎會沒想到Thranduil在來到這裡之前就已經將所有掩蓋而過,他不曾看到盔甲,但是那劍顯眼的不像單純的自保。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或許我就不會這麼擔心了。」

「喔,Lord Elrond,你現在要擔心的可不是這個。」

Thranduil第一次笑了起來,替Elrond倒上滿滿一杯酒。



Elrond在微暗的光線中醒來,撐起身子坐到床邊,他沒有預料到會在這時候醒來,畢竟他跟Thranduil喝了不少酒,但他又感到不那麼意外,最近他睡得很少,常常在夜半獨自睜眼無眠,但他曾想過改善這個情況,但比起不斷更迭夢境更令他安心,至少他不會瞥見某些他不願見到的片段,並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惋惜,預視的未來僅為片段,他寧可什麼都不要看見。

他起身隨手拿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拿取提燈照出一片光亮的路,綿延的昏暗渲染各處,四周安靜無一聲響,這與白日的寧靜不同,四處的美麗像被蒙上一層面紗而無法看清,僅有月光所至之地堪顯明亮,他提著燈劃開這模糊的疆界,直到他走過那片冷涼的空氣,望見遠方有道身影才發覺自己不是唯一失去睡眠的人,他放下提燈走上前去,後者因為他弄出的聲響而側過頭,「Thranduil。」他喚,同時看到Thranduil手裡捧著的一杯酒,他決定不去探究這種時候他是從哪裡弄來的了,「我以為你睡了。」

「為什麼這麼問?」Thranduil的手勾畫杯壁,自從見面以來他就一直這麼問,像是意圖探究Elrond的想法,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呢?Thranduil面無表情,卻又不真的像表面上那麼不高興,對於Elrond對他的各種猜測,Thranduil總是帶著驚人的耐心,任憑Elrond解讀,卻從未給予答案。

「沒那麼複雜,我的朋友,這時候大家都睡了。」Elrond走上前去與他一同靠在陽台邊。

「從一個半夜遊蕩的人口中說出還真有說服力。」Thranduil不滿的看著快見底的酒杯。

「你真的在乎嗎?Thranduil?」Elrond取走Thranduil的酒,後者的不滿在他喝掉殘酒時轉為訝異,他將酒杯放到他處,Thranduil若有所思的看著他,「不。」

如此簡短的回答反而讓Elrond無從回應,他望著Thranduil的衣袖隨著夜風飄盪,沒有那些華美衣物的襯托使他看來略顯單薄,彷彿站在這裡的不再只是那不苟言笑的王,抑或是極具壓迫的綠林之主,他們與黑暗勢力纏鬥多年,從黑門之戰的殞落後就注定與安寧無緣,這他們都知道的,只是從未明講,他在狀似安寧的地方擔憂未來,而Thranduil在愈發昏暗的密林中捍衛光明,這是一場沒有終局的紛戰,他基於擔憂問了Thranduil,但事實上不過是多此一舉,Thranduil的表情也告訴他這點。

Thranduil走向他,指尖推開他緊蹙的雙眉,即使是春天,夜晚也還是太涼了,他想著,Thranduil的手冷得令他顫抖,順勢滑到他的臉側便停下,Elrond這次沒有阻止自己,將自己溫暖的手覆上,過於大膽的動作沒有讓Thranduil不悅的收回手,而是發出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

「在這份黑暗下我們都不能阻擋一切,但我們並不是束手無策,我運用所擅長的並貫徹到底,就像你總是替人解惑,給予幫助一樣,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替我煩心?」

他想著Thranduil所擅長的,那包括太多東西,其中幾項危險的令人嘆息,「你知道答案的。」Elrond說,但Thranduil不領情,「我會假裝我不知道,Elrond,這是一個考驗我耐心的問題。」

Elrond費了一番功夫才沒有在Thranduil面前笑出來,有時Thranduil要的如此簡單,卻又迂迴的不直接索要,他拉下Thranduil的手吻上,換來他不耐的瞪視,於是他無法壓抑自己的嘴角,在Thranduil真的做什麼宣洩不滿的舉動前吻上他,一切都慢了下來,唯獨他們的心跳洩漏他們的祕密,他們盡可能的感受對方的溫度,這一刻既短暫又漫長,在他們分開後Thranduil依然閉著眼,難得露出了毫無防備的表情,接著他張開那雙蒼冰色的瞳眸,裡頭殘留著尚未掩蓋的渴望,但那瞬間很快就過去了,屬於Thranduil的漫不經心又回到他的臉上。

「我不要一個人回去睡,很冷。」Thranduil推開他,但手還握著。

「好。」Elrond笑著說,領著Thranduil往他的房間走,這夜還很長,可他確信自己這次會安穩入睡。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