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Inception)Fever(EA)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Inception電影衍生。

AU設定,Eames是藝術鑑定師,Arthur是服裝店老闆(?),同居的小生活,但或許不總是這麼美好。
Past and present 同一設定。

***
Fever
(EA)



時鐘的滴答聲在一片寂靜中顯得刺耳,Arthur卻沒有力氣去弄掉那惱人的聲音,他縮了縮沉重的頭顱往被子裡躲,像是這樣就能驅走無可克制的冷顫似的,熟悉的進程在這幾天反反覆覆,他知道接下來他的頭又會不可避免的痛了起來,額頭燙得像是有壺水在燒,在升高的體溫下把原本抓得死緊的薄被踢到一邊去。

不舒服。他滿腦子只剩下這個想法,好險他現在的工作並不是他一缺席就天翻地覆,但他不免對生病的自己感到煩躁,對他老是降不下來的溫度煩躁,對Eames總是緊張兮兮的態度煩躁。

Eames,他啟唇無聲的喚,像是這樣就能解決一切似的,他把這名字嚼得惡狠狠的。

接著他聽到房門被輕輕打開的聲音,那人踏著無聲的腳步進來,Eames明明就是大喇喇完全不管自己發出多少噪音的粗魯男人,或是根本不管Arthur手上正在做些什麼就上前來索吻的混帳──他不是擔心手裡的剪刀會刺到Eames,絕對不是,他曾經花了一些時間思索性格如此迥異的兩人怎麼就這麼湊到一起,但漸漸的,在時間的沖刷下他也不去想了。

「買到吃的就滾過來。」Arthur的聲音艱難的傳出喉嚨,像是一聲含糊不清的咕噥,但他不怕Eames聽不懂,Eames總是能在Arthur的連串悶哼中辨別自己的名字,並像吃了糖的孩子一樣得寸進尺,思及此的Arthur僵住,發現臉上的熱度不完全是出自於發燒,他把頭埋進枕頭裡,讓帶著口罩的臉更加悶熱。

「Arthur,你得把頭伸出來才能吃啊。」Eames忙著把湯弄涼。

「Fuck you.」如果不是現在這種時機他會以為Eames在亂講話。

「我都不忍心回嘴了,Darling,雖然我很想。」Eames的確在亂講話,湊上來想吻他,但被他無力的拍開了。

Arthur不想回他,半陷在被堆中不想起來。

「Arthur。」Eames喚了他的名字,但好半天都沒有下文,Arthur撐起自己的頭往外看,剛好看到Eames難得沒有那麼討厭的臉,帶著他平常偶然會看見的表情,像是……渾沌的腦袋讓他想不起形容詞,但那似乎不怎麼重要了。

Eames撫上他的額,指尖梳過他的髮絲,他知道Eames想吻他,非常非常想。



Fin.

Arthur生病痛苦翻滾的片段完全是我前陣子中標的寫照,長這麼大還沒這麼脆弱過,感謝關心我的人。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