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BDS×TWD Crossover)Walking on the Road (Connor/Daryl)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影集The Walking Dead、電影The Boondock Saints衍生。
3.角色死亡注意。

The Boondock Saints×The Walking Dead Crossover
建議BGM Silhouettes - Of Monsters And Men

tumblr_inline_n5ng8lErNe1r3kh5i_convert_20140519170025.jpg

***
Walking on the Road
(Connor/Daryl)



And shepherds we shall be, for Thee, my Lord, for Thee.
我等將成為牧羊人,為了你,我的主,為了你。
Power hath descended forth from Thy hand
從你手中繼承權力,
that our feet may swiftly carry out Thy command.
我等的步伐將迅速的執行你的旨意。


當Daryl踏進教堂時就聽到一陣低喃,隨著細碎的求饒聲在空間中迴盪,他小心翼翼的舉著十字弓,慢慢靠近那個背對著門口的男子,一旁是跪在他跟前顫抖的人,全身沾滿血腥,像是剛經歷一場屠殺似的。

So we shall flow a river forth unto Thee, and teeming with souls shall it ever be,
用他們的靈魂,讓這條流向你的河水生生不息。
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 Et Spiritus Sancti.
以 聖父、聖子 和 聖靈 的名義。


在話聲剛落的當下對方就開了槍,偌大的聲響讓Daryl繃緊神經,對方蹲下身,伸出手蓋上死者大睜的雙眼,起身拿出頸間的十字架親吻,拿著槍的姿勢散漫卻也熟稔,彷彿這事他做了不下千百遍,對Daryl來說這是一個奇怪的組合,黑色的長大衣破舊不堪,淺棕色的短髮看起來幾百年沒打理過、

「如果你是來禱告的,這可能會壞了你的興致。」對方突然開口,但始終沒有看向他,而是專注在牆上的耶穌像上,「神父早就跑光啦。」

「這年頭沒有人禱告了。」Daryl說,看到男子身軀僵住,緩慢的回頭看向他,臉上擺滿了活見鬼的表情,事實上他也說出來了:「Holy Shit!你是自己從土裡爬出來的嗎?」

Daryl考慮問他三個問題*,那會是Rick首先考慮的,但那個男人、他說他叫Connor,正用天降奇蹟的表情看著他,眼角甚至有一些淚光但很快就被他眨掉了,他叫他Murphy。

他想著對方可能是認錯人了,但毫無戒心靠過來的舉動反而讓Daryl緊張起來,十字弓毫不留情的指向Connor,這個舉動換來Connor某種堪稱受傷的表情,「Mur──」

「我不叫這個名字,你在這裡做什麼?」

「工作。」Connor說的理所當然,然後收起槍,「就算這個世界爛成一坨屎也得有人清清垃圾,你是不是忘記......」

「你他媽的再說一句類似的話我就先宰了你。」Daryl覺得自己正失去耐心。

「這句話就像Murphy了,」Connor說,看到Daryl準備扣扳機就抬起手來,「喔你可真開不起玩笑,我知道你不是他,我剛剛看到你的手就知道了。」

看著Connor的笑臉,卻覺得那個表情比哭臉還難看,而令訝異的是他竟然不自覺得放下了十字弓,「為什麼?」

「或許我會在路上告訴你。」

*

Daryl想著他大概是個瘋子,他會讓他同行大概是不想看一個大男人在他面前哭出來的樣子,Connor的腳步很輕,幾乎和Daryl沒差多少,但他常常有一些亂來的想法,他猜大概是看太多電影造成的後遺症,尤其是繩子,他恨透他一直講繩子了,他應付行屍的方法很亂來但總是管用,所以久而久之他也不管他想做什麼了,只要別拖他後腿就好。

「你一直都能找到吃的嗎?」Connor問,看起來不是隨口搭話的,而是很認真的再思考這個問題,Daryl正在處理一條蛇,幾分鐘前它倒楣的撞到Daryl跟前,不拿來填填肚子就太對不起空腹許久的自己了,見Daryl沒有回答的意思,Connor又繼續說:「有一次我跟Murphy找到一些罐頭,那些罐頭嘗起來真是他媽的災難,他一氣之下就把罐頭丟得遠遠的,也沒有想到多久沒吃東西了,當然我還是把自己的罐頭分給那個小白癡......」

「我到底要做什麼才能讓你閉嘴?」這幾天他滔滔不絕的講到那個叫Murphy的傢伙,他打賭再聽久一點他就能把他們的身世聽完,那些亂七八糟的故事活像是半夜從電視機裡看來的電影情節,他忿忿的剝掉皮,「就算我長得像他,我也不是你的Murphy。」

過了很久Daryl才聽到Connor近乎呢喃的聲音傳來:「我知道。」

他看向Connor,對方安靜的看著自己手上的刺青,他想起那天在教堂裡的對話,Connor左手上有一串字他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他這才注意到Connor的刺青幾乎都集中在左邊,彷彿是殘缺的半邊翅膀,「我叫Daryl。」他說,像是要撥開這層沉默,Connor訝異的抬起頭來,「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

「這些刺青都是我們自己弄的,每次都痛,Murphy下手永遠都不知道輕重,但我下手很輕,因為Murphy其實比他自己想像中的怕痛,害我每次弄都像是慢吞吞的老頭,每一筆之間都要謹慎考慮,即使我最不會的就是這個。但我要學會照顧他,我得照顧這個小屁蛋一輩子。」

「他身上有哪些刺青,我清楚得不得了。」

「發生什麼事了?」Daryl問,Connor看起來太安靜,安靜的像是死去,他知道總有一個讓人沉默的理由,總有一個不能讓人碰觸的禁地,他不喜歡被人問過去,但事實上過去總是牽扯著自己。

「我讓他躺在我懷裡,他一直叫我一槍了事,這老梗的連當電影情節都不夠看,我騙他說沒有子彈了,他罵我是白癡。」Connor把自己縮成一顆球,臉埋在拱起的膝蓋裡,聲音悶悶的猶帶哽咽,「我願意為他當一回白癡。」

Daryl在想,如果他這時過去會不會讓他好過,但他知道那股嚎啕大哭的場面他們都寧可留給自己,留給那個可以共享悲傷的唯一,就像他永遠只能在夢中為Merle哭盡的淚水。

「白癡。」Daryl說,讓Connor淚眼汪汪的抬起頭,像是透過他看到另外一人,「白癡。」

他反覆的說,可是就連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在說誰。

*

「你從來都沒有加入任何團體?」
「以前有過幾次,但總是......總是不對勁。」

Daryl終於知道他們在波士頓的響亮名稱,那時他僅僅聽過便不屑一顧,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替那個從未負過責任的父親買酒,在他嗑藥的時候讓自己消失,Merle比他聰明,比他還要早學會養活自己,許多壞事不再是壞事,他跟著Merle走過這麼多年,知道他是唯一還在乎他但仍然會送他去死的人,那已經夠了。

「把你放進有些團體中的確不是好主意。」他想像著Connor高舉聖徒旗幟,然後被眾人圍毆的畫面,「這世道已經沒有這麼簡單了。」

「當每個人都這麼說的時候,就是我們出動的時候啦!」Connor踢走路邊的一個罐子,無聲無息的落在草地上,他們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Daryl在思考未來的可能性,他很少思考這個,他比較習慣活在當下,他不見得能看見自己的路途,但至少他能保全自己。

但多了一個人就不一樣了,Rick他們多半不會完全接納他,別人會認為Connor是瘋子,但在他眼裡看來卻像個傻子,他想起父親總是窩在他的小棚屋裡,看著索然無味的電視節目哈哈大笑,總是等待哪一天事情能有所轉機,他的妻子不會放棄他,他的兒子們有一天會消失不見,這份堅持令人憤怒,日復一日的令人痛苦,所以他跟著Merle踏入另外一個痛苦的輪迴。

那份他看不慣的堅持在Connor身上傻氣逼人,甚至有些孩子氣,你總是得扣下扳機,只差在你是殺了在乎的人,或是附在那人身上的怪物。

總是有這些鳥事,但他可不會妥協,Daryl索性不去想這些了,他停下腳步說:「這樣也好。」

「你是指什麼?」Connor對著他笑了起來,他總是這樣,彷彿睡眼惺忪但又能包容你接下來會說出的任何傻話。

這樣也好。

「沒什麼。」

「什麼?你總是這樣不說,我怎麼知道你在說什麼啊老兄。」

「再不跟上來就等著被咬掉腦袋。」Daryl突然跑起來,不遠處傳來行屍的低沉悶吼,後方的Connor連忙跟上,跟他並肩大笑起來,他突然覺得,有個人一起走也不是這麼麻煩的事了。



Fin.

*Rick的三個問題
1.你殺了幾個行屍?
2.你殺了幾個人?
3.為什麼?

他們都曾失去過某人,他們都知道那種無法下手殺掉至親的痛,所以他們選擇一起走,就算不知道未來是什麼,他們也不需知道。
在寫的時候剛好播到這首歌,覺得超適合的QQQQ這段的後半部一直迴盪在我腦海裡

Silhouettes - Of Monsters And Men
It's hard letting go,
I'm finally at peace,
but it feels wrong,
Slow I'm getting up,
My hands and feet are weaker than before.
And you are folded on the bed
Where I rest my head,
There's nothing I can see,
Darkness becomes me.

But I am already there,
I am already there,
Wherever there is you
I will be there too

這也造就我在寫Connor描述他下不了手的那段掉了幾滴眼淚
tumblr_mj8qo2oAPz1rzl5ppo1_r1_250.gif

其實我也沒在鐵達尼哭過,我哭的是海上鋼琴師(ry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