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特傳) 午後甜點 (夏冰夏)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小說特殊傳說衍生。
***
午後甜點
(夏冰夏)



在恐怖的暗黑點歌法下,輪到著名搭檔上台的時候了,夏碎清咳了一下變聲後,明顯感受到自家搭檔意味深長的眼神,他勾起一抹微笑後開始對唱,其間像是不經意的把眼神投向冰炎那處,不意外的看到他臉色微妙,但仍給面子的接上夏碎的句子而不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應付了事,在眾人的鼓譟聲中他們一起完成了那首殺氣騰騰的情歌,其實仔細想想還滿適合冰炎的不是嗎?

冰炎雖然到最後都沒有說話,但他絕對已經猜到夏碎的小小感想了,他優雅的把麥克風放回原位,在走回座位前看到冰炎有些不自在的撇開頭,讓他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


在他們偶爾在紫館享用翼族點心的日子,冰炎靜靜等待夏碎準備好茶水,夏碎知道冰炎並不是會抱怨的人,所以他率先開啟了話題,探問他帶著漾漾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冰炎露出夏碎在問蠢話的表情,但還是概略的說了他們遇到的、解決的、還有令人擔憂的、一些可能隱藏的陰謀,而更多的是小學弟很吵的感想,想也知道冰炎是用什麼態度對待隨時隨地都想逃的漾漾,雖然粗暴但卻也認真的在教導他,最後他們不免說到那天去唱歌的事,夏碎起身準備去換茶水,輕輕笑了很久直到冰炎不耐煩的拉住他,他也順勢把茶水放到一邊,「不喜歡?」接著他再開口的時候已經是那天動人的女聲,他親眼看到冰炎僵住身軀,「對唱是誰出的鬼主意?」

「大概是庚或是米可蕥。」夏碎依然沒有變回來,於是冰炎難得低下嗓音,半是警告半是無措的開口:「夏碎。」

「總得配合一下,要不然冰炎學長就要破天荒的被處罰了。」夏碎回道,並在冰炎真的沉下臉之前換了回來,「想也知道你不會為了這遊戲換成女聲不是?」

「哼。」

「不能就當是我為了你犧牲這麼一下嗎?」夏碎假裝嘆息,接著要把衣袖抽回來時被冰炎抓得更緊,他垂下眼簾望著冰炎修長而略顯蒼白的指尖,等他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執起冰炎的手,輕輕摩娑分明的指節,後者在這氛圍中安靜下來,難得沒有反抗的任憑夏碎動作,僅是淡淡的抬起眉,「怎麼?」

「沒什麼。」夏碎傾身吻上那單薄的唇,然後得到輕柔的回應,這個吻並不長,但足以讓他為之屏息,久久無法平息那隨之起舞的心跳。

「沒什麼?」冰炎眼裡帶上些許笑意,使得那雙火紅的瞳眸柔和了起來,「別輕易說謊,尤其是在我面前的時候。」

「這是戰帖嗎?看看我是不是在你面前說真話?」

「不,」冰炎再度靠近他,手按上夏碎的胸口,讓他的心跳漏跳了一拍,「你的心跳早就告訴我了。」

「在這種狀況下可不準,冰炎殿下。」

「這就沒有說謊了。」冰炎偏首吻了上來,這次夏碎感受到的是截然不同的力道,讓他們在這充滿茶香與甜味的房間中忘卻原本的目的,在吐息中抓緊對方只為靠得更近,他愛不釋手的撈起銀與紅交錯的髮絲,而冰炎則是抓起他的手,閉上眼予以一吻。

他呼出一個滿足而渴望的嘆息,吻上眼前終於勾起的微笑。



Fin.

一切都起因於本篇中漾漾他們去唱卡拉OK,夏碎換成女聲好跟冰炎對唱男女情歌。

為什麼我第一次看的時候沒有覺得這是絕佳好梗。(淦

為什麼會突然迸出這篇啊啊啊可是好想看夏碎壓在冰炎身上用女聲說「不喜歡?」(變態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