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Lionheart (法加)(AU)

1.本篇為APH衍生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AU設定,國王馬修跟宰相法蘭西斯,和(APH)My King (法加)同一AU設定。
***
Lionheart
(法加)



*And as the world comes to an end
而當末日臨頭,世界逐漸崩塌時
I'll be here to hold your hand
我會站到你身邊,緊緊地握住你的手
'Cause you're my king and I'm your lionheart.
因為你是我親愛的國王,而我是你忠貞的守護者
A lionheart.
用一顆溫柔的獅子心保護著你……



在一片朦朧的夢境中馬修踏著像是要飛起來的腳步疾奔,他興奮的咬住下唇,也不過後頭眾侍從驚慌的叫聲,提著自己長長的衣襬朝法蘭西斯奔去,花瓣在一陣風中如雨飄落,陽光下的金髮閃耀的令人無法直視,臉上溫和的笑容像是能夠融化春雪,小孩子特有的笑聲在撞上那人之後化為模糊的悶聲,法蘭西斯愛憐的把他擁在懷中,『又這麼匆匆忙忙了啊,馬修。』

然後溫暖的擁抱轉眼化為隔了一段距離的注視,他們的歲數都更大了些,初嘗責任的苦澀,過了幾年他遠去邊境,他眼前閃過無數征伐殺戮,太多過早逝去的青春,戰爭永無止盡。

他曾一度相信自己再也無法回到那綴滿碎花的懷抱。

「閣下,陛下已經無礙,只需時間休養......」

「若一切安好為什麼還要封鎖消息?」

「閣下,這是陛下的命令。」

馬修才剛醒來就聽到熟悉的嗓音在跟一個低緩的聲音爭辯著,他覺得身體有些沉重但已經好上很多,他一時之間以為自己還在宮中,僅是因為貪玩而感冒發燒,但接著他們安靜下來,像是注意到他的動作,他的視野出現了一個風塵僕僕的臉,因為擔憂而緊蹙雙眉,他伸出手撫上那個漂亮的面龐,「你不該出現在這裡。」

「封鎖消息?馬修?你明明知道我消息一向比別人靈通,我會放任一國之君在邊境闖蕩而不去關注消息嗎?」法蘭西斯的臉看起來面無表情,馬修知道他氣炸了,連敬稱都沒有用就說了一連串的句子,但手卻溫柔的覆上馬修微涼的手,他舒服的呼出一口氣,「你來了啊。」

法蘭西斯的表情像是在考慮是不是該把軍醫再拖進來檢查,最後那雙水藍色的眼柔和了起來,「對不起,是我太擔心了,你封鎖消息是對的,但至少讓我知道好嗎?」

馬修知道法蘭西斯指的是他受傷的消息,在一次交戰中他的肩上中了一箭,他負傷繼續領導軍隊,壓下消息直到他真的倒下為止,「你知道就會跑來了。」馬修咕噥,覺得他們好像回到幼時為了小事爭吵的時候,每次都是法蘭西斯先讓步,誰叫他是大哥哥呢。

「是啊,為了你我拋下一個國家呢。」法蘭西斯抬起眉狀似不滿,「我好像記得這是你交給我的。」

「我知道你會管得好好的......」馬修耍賴的說,覺得睡意又悄悄侵襲上來,法蘭西斯見狀勾起笑容,看起來就跟夢裡的一樣溫暖。

「睡吧,不用擔心。」法蘭西斯親吻馬修的前額、指尖,然後把他的手穩穩的握在手中。

睡吧,馬修。



Fin.

*Of Monsters and Men - King And Lionheart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