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LotR&Hobbit)Attract (Elrond/Thranduil)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The Lord of the Rings三部曲/The Hobbit衍生。

Inner_Mirkwood_Palace.jpg

***
Attract
(Elrond/Thranduil)



在佈滿微光的長廊上漫步前行,Elrond依稀能聽見遠方精靈輕柔的歌唱聲,那是對週遭一切充滿讚賞的喜悅之聲,讓Elrond花了一些時間試圖遍認歌聲來處,最後他聽著模糊的音符逐漸遠去,手上端著的托盤在行走間沉穩依舊,飄散著香味的花草茶維持在一定的溫度,他安然的以微笑應對守在國王門前的精靈侍衛,後者沒有多說什麼就讓他走進充斥著林木清香的房間,原本他得等待精靈進入通報來者,然後端看國王此時願不願意見客,但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他猜想著Thranduil那宛轉的心思,最後仍向他試圖追溯那歌聲一樣作罷,安然的接下Thranduil給予的、不願多說的、某種無以名狀的無聲響動。

Elrond熟稔的踏進,看到Thranduil正在桌前看著紙捲,此時的他並沒有著以正裝,而是以簡便而寬大的袍子包覆身軀,沒有王冠的他看起來柔和許多,此時的他正專心的處理某些事務,指節無意識的抵著雙唇,緊蹙的雙眉在看到Elrond時鬆開些許,爾後又將視線轉了回去,滑順的金髮順著他傾首的動作傾洩而下,沒有多做整理的模樣讓他想起了綠林的王子。

「我看到Legolas的髮辮了,是你編的嗎?」

「為什麼這麼猜測?」Thranduil將手上的紙卷隨意的摺疊,僅露出他要閱讀的部分,看似沒有將注意力放在Elrond身上,但他能從細小的動作看出Thranduil因為他的到來而分了心神,但一直到Elrond把茶水放到Thranduil面前,才甘願放下繁瑣事務觀察他端來的飲品。

「那麼繁複的髮式恐怕只有你能編了。提神的花草茶,我猜你這時候需要的不是傷身的烈酒。」Elrond解釋著,忍著不因Thranduil不悅的神情而勾起嘴角,「就當作我作客的謝禮吧。」

Thranduil雖然帶著那樣的表情,但仍不帶猶豫的拿起杯,「頭髮亂成那樣一點王子的樣子都沒有。」

「唉,還是孩子啊,更何況他更喜歡在林間感受萬物的懷抱。」Elrond也跟著坐了下來,捧起他的那一杯,看著Thranduil的髮絲,「不過你有告訴他精靈頭髮的意義嗎?」

「沒有,不過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有人多事的告訴他了。」Thranduil說。

Elrond沒有追問,而是帶笑望著染著淡淡色澤的茶水,沒有多久Thranduil就不太甘願的開口,「他跑來問我為什麼還要一直打理自己的頭髮,是還要去吸引誰。」

在一陣沉默中Elrond用一聲輕咳掩飾呼之欲出的笑聲,他幾乎可以想像小小的Legolas認真而困惑的抓著Thranduil的衣角,問著另Thranduil困窘萬分的問題,除卻太過繁忙的時候,Legolas的頭髮大概從小就是Thranduil打理的,精靈的頭髮對他們來說具有隱藏的涵義,越漂亮的頭髮越能吸引其他精靈,Thranduil恐怕只是為了維持形象和自律的要求,但就算有這理由也很難從小精靈突然的問句中脫身吧。

「那你怎麼回答他?」Elrond依舊沒有看向Thranduil,他知道自己饒有興致抬起的眉早就洩了底,現在去看只會讓那漂亮的臉蛋露出更不悅的色彩,算是有些逃避吧,Elrond想,在這樣的狀況下不笑出來實在太困難了。

「我沒有回答。」

「嗯?」Elrond疑惑的輕呼,正對上Thranduil帶了些得意的眼神,讓Elrond覺得其實是自己被他玩弄了,但偶爾的捉弄讓Thranduil能展現不同的樣貌,這恐怕沒有多少人能有幸窺見。

「他自己就解釋起來,」Thranduil喝了一口,讓那香氣溫潤喉頭,指尖輕繞自己的髮梢,「就算沒有要吸引別人了,他也叫我不要把頭髮剪掉,他喜歡我的頭髮,但我想更準確的來說是玩我的頭髮。」

沒有精靈會去剪短頭髮啊,Elrond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音,換來Thranduil不滿的傾身靠近他,Elrond在突然拉近的距離下安靜下來,輕如耳語的問:「你沒有打算跟他解釋『吸引』的那一部份嗎?」

「為什麼要?」Thranduil抬眼望著他,低沉的嗓音勾引著Elrond的心,在他還未有動作前Thranduil就坐了回去,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不過現在,你不打算做些什麼嗎?」

Elrond放下茶水,搭上Thranduil的細緻的手腕輕磨,他知道Thranduil已經忙了一些時日了,「這不是個好注意。」

「誰說的呢?」Thranduil聲音輕的幾乎聽不著,「Lord Elrond。」

在Thranduil真的抽手前Elrond終於有了動作,像Thranduil剛剛那樣傾身靠向他,但在途中轉了個方向輕吻那美麗的臉龐,「看來提神的茶有功效了。」

Thranduil輕哼,抓著Elrond的衣領把他拉過去,交疊的雙唇有同樣的香味,黑色與金色的髮絲在短暫的吻中糾纏在一起,他看見Thranduil難得的笑容,並在心跳的鼓動間失了神,但願自己能在這樣的凝視下將這笑容永遠屬於自己。

這小小的失神被Thranduil略為催促的拉扯驅散,漸冷的茶水再也沒有人理會,兩個帶笑的臉龐又緩緩的湊在一起,Elrond吻上他珍視的笑意,那無法探究的弧度恐怕只有彼此才能明白。

輕描淡寫的問句像是一個又一個的謎題,他們從不真正替對方解答什麼,在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站在能靠近彼此的距離,縱使多年來僅能書信來往,有時甚至沒有任何隻字片語,但他明白那金色的身影始終不會遠去。

這得花上多少年才能明白?

「看你的表情又在想些瑣碎的事。」Thranduil清冷的聲音傳來,漫不經心的勾著他的後頸,「再不繼續我要睡著了。」

「唉,就說你需要、」帶著香味的吻再度覆上Elrond的唇,吻去他未竟的話語。

「還想說什麼?」

「......沒有了。」



Fin.

國王房間裡是愛心紛飛的狀態,撐著點!侍衛!(淦
關於精靈頭髮的說法是來自有一篇分析精靈生活及這樣那樣(?)的文章,
還滿有趣的可以看看這裡

一想到小葉子蹦蹦跳跳去問Ada頭髮的事就令人好垂涎...好想抱抱葉子喔(你想說什麼
想玩Ada頭髮的小葉子可參考之前寫的抓抓我也好想偷摸一把大王的頭毛

不過自己寫到後面突然有點虐,Elrond想著瑟爸永遠都不會遠去,但最後遠遠離開的是Elrond他自己啊No!!!!!!!!!!!!!!!!No way!!!!!!!!!!!(叫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