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東京殘響)隨筆 Twelve&Nine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東京殘響衍生。

08CE65C2E51791E57356774FDB4075FB_B1280_1280_1280_718_convert_20140826015619.jpeg

這說不定,是另外一次機會喔,Nine。

Twelve拉著欄杆,身軀往後拉成一個傾斜的三角,在陽光下的笑容是Nine看慣的弧度,初見如驕陽,事實上卻是不分親疏皆有的笑,與他的冷漠不同,跳躍紛雜的舉動更難以捉摸,每回呼喚他的語調都略帶拖沓的鼻音,像是舌尖意欲挽留的殘響,Twelve閉上眼,在屋頂的微風中承受陽光的洗禮,Nine左手插在口袋中,另一手不自覺的在瞬間顫動,爾後像自虐般緊緊握成了拳。

什麼時候又會來到呢?那像穿刺頭顱的尖銳耳鳴。

「走吧。」Nine轉換重心,率先走向樓梯,耳邊傳來無言跟上的腳步聲,他不必回頭就知道Twelve用著輕快的節奏踏出步伐,在他身後微笑著。

即使他們早就忘記真正的笑容是什麼模樣。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