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Pacific Rim) We argue, we don’t fight (Hermann&Newton)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Pacific Rim電影衍生。

***
We argue, we don’t fight
(Hermann&Newton)



Drift對Hermann來說肯定是很無法適應的一件事,太過私密了,就算是Newton也有不願意讓人碰觸的角落,更何況是及重視個人界限的Hermann,他原本沒有要想這麼多的,他大可把那時的熱血歸於世界末日的危機感、科學家無可救藥的實驗精神,或是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理由,但在幾個小時前剛被拯救的世界讓他真的意識到未來的可能性,迫使他丟下黏呼呼的切片,讓他的思考專注一會兒──總是有太多要想了,他喜歡同時進行,但他現在需要整個大腦。

原本Newton對Drift的影響不以為意,輪到他幫彼此去拿飯時,Hermann不用開口Newton就知道他想吃什麼,當Newton起身把他那塊隨時變動的區域翻箱倒櫃之前,Hermann就會不耐的指出他要找的東西,甚至連頭都沒抬,這些幾乎是他們平常就在做的事,只是Drift過後他們像是收音機的頻率突然對上了,聲音還清晰得嚇人。

對此Hermann非常不滿,最明顯的就是他們之間的辯論,他們都在對方的想法真正說出來前就想到反駁的句子,Newton覺得還滿好玩的,直到Hermann沉默了下來,開始在心裡默背圓周率,如果不是擦黑板太花時間,Hermann肯定會用寫的,用粉筆把黑板撞得喀喀響,那一瞬間他才終於了解到Hermann到底跨出多大一步,才決定幫Newton完成那個瘋狂的主意,數字會保護我,只有數字,他幾乎能聽到Hermann喃念著,除了惱怒外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那不單單是個人界限模糊的問題,而是他們習以為常的相處步調在無形中被打亂了,更精確一點來說是更快了,很多時候幾乎不用太多思考的時間就能完成一場辯論或爭執,但是無法隱藏的後果就是很多驚喜都被破壞掉了,也不是說他喜歡惹惱Hermann看他有什麼反應,他早就知道Hermann有什麼反應,不外乎是氣呼呼的用各種角度分析Newton理論的缺失,只差沒把Newton的額頭戳出一個洞,看看他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東西。

或許他們都有些小孩子氣,像他就喜歡在別人信誓旦旦的同時證明對方是錯的,他們有種不成文的遊戲規則,那是他們長久以來磨合下來的默契,喔,誰不愛挑戰,但這挑戰你事先就知道的話可就一點也不好玩了。不過最近這個狀況已經消退許多,剩下的感覺像是難以形容的存在感,讓你總是忍不住轉頭去確認對方的存在,他就常常看著Hermann的背影試著釐清這究竟是什麼感覺,但總是以失敗收場,讓他感到一種像是問題沒有解答的不爽快。

「Newton,」Hermann陰沉的聲音從線的另一端傳來,對方正以過大的力道敲打鍵盤,把數據打進資料庫的同時整個桌面也跟著微微晃動,「把你的罐子搬到你那邊去。」期間工作人員還忙著把Newton的區域堆得更滿,他不用看也知道Hermann現在的臉色絕對不會好看到哪裡去。

「喔拜託,我才剛收到而且還沒收完,我已經快沒地方放了。」Newton瞥了一眼超出線的樣本罐,繼續從一旁巨大的組織樣本中分出他不需要的部分,Hermann總是這樣,把他的部分整理得整整齊齊,一絲不苟,就算是在平常稍作歇息的時候,Hermann都沒有露出鬆懈的樣子,讓Newton很難把現在的他和Drift中一閃而逝印象連結起來,但那不可一世的眼神卻從來沒變過,十幾歲的孩子把自己縮在角落,對他來說綿延的數字更像是他的真實世界,是他唯一的盾牌。

但這是擋不住Newton的!他在心裡嚷嚷著,但同時卻心虛的把樣本罐挪回來一點點,以免他真的被拐杖揍。

「你知道你剛剛說的話活像是剛收到模型,耍賴不整理房間的青少年嗎?」

「你知道你現在像老媽一樣對著無關緊要的灰塵碎碎念念嗎?」

「無關緊要。」Hermann咬牙切齒,Newton忍不住一縮,開始懷疑Hermann是不是還在記恨他上次為了做Drift的儀器拔走的電纜,吃掉冰箱裡所有食物包括Hermann打算當午餐吃的紅蘿蔔,還有更久以前他為了移動他的東西不小心拉到線,造成Hermann打了一個下午的資料毀於一旦......糟糕,這麼說來還真得有點多。

過了好一陣子Newton才小心翼翼的喚:「Hermann?」

「你知道你是個白癡嗎?」Hermann終於停下動作,轉頭看向Newton。

「你天天都在講。」Newton不知道為什麼說完後Hermann的臉色更難看了,其實更準確來說是他有好一陣子都不知道Hermann在氣什麼,老是沉著一張臉,之前頂多就是以不屑的眼光看著Newton「汙染環境」──你最好把那些黏液給我清乾淨,要不然那些東西就等著被我燒掉──或是在被Newton搶了話時忿忿的敲手杖,而Newton則是會對他露出勝利的挑釁表情,這一切都在無聲中進行,除非他們想近距離領教元帥可怕的分貝。

Hermann盯著Newton好一陣子後瞥到他身旁某一處,原本看起來要跟Newton爭論什麼的架勢瞬間消失,Newton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各種東西凌亂的堆在他這半邊領域,Trepasser的骨骼模型、各種裝著Kaiju部分器官的容器、Kaiju和Jaeger的充氣玩具、Kaiju的解剖圖和畫素糟糕的照片,他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問題......喔!

都是Kaiju!他自豪的想。

大概是從Newton的臉上看出端倪,Hermann開始用憐憫的眼神望著他,「你到底有沒有發現自己差點被吃掉了?竟然還是這麼喜歡Kaiju?」

「也可能是驚嚇過度?」Hermann又繼續猜測,「這大概對你原本就不怎麼正常的腦袋傷害更大了。」

經過一連串自言自語的問句後,Newton就算再遲鈍也總算聽懂了,他歡快的大叫起來:「Hermann你是在擔心我嗎?」

接著Hermann皺起的眉頭瞬間展開,擺出了驚嚇過度的表情,「我只是在想你需不需要醫療幫助!」

「這陣子你是在擔心我對吧?喔,Hermann……」

「不准叫我名字!」

「又沒有別人,放心吧,雖然經過這次之後我重新評估了我想近距離接觸的願望,但這次我可是近距離的觀察到了Kaiju,值回票價!」

「老天,我怎麼跟個笨蛋一起工作。」Hermann用熟悉的不屑眼神看著他,而不是臭著臉什麼都不說,讓Newton突然覺得前陣子的困擾都不是困擾了。

在那些他們安靜工作的夜晚,他們不那麼熱衷於辯駁什麼,在更早之前,他們曾經用書信來往的幾年,他們的交流並不複雜,學術上的火花在字句間迸發,但更多的是天馬行空的猜測,他可以感受到Hermann謹慎用詞下的顫抖,他希望Hermann發現他跳脫想法下的渴望,他們不曾和人如此暢談,他的思考太快,在別人還未明白前就飛向結論,而Hermann的角色就是分析他,完成他,他們合作無間,一切都很好,除了他們的見面是一場十足十的災難。

他幾乎是一看到Hermann就認定自己不會喜歡他,一絲不苟,糟糕的脾氣,看不慣Newton說做就做的個性,Hermann信賴的是數字、是事實、是一切能夠構成完美結果的因素,而Newton寧可省下用這些解釋的時間,用實際行動表示自己是對的,事實上他也是對的,不管如何他們拯救了世界,把彼此都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你也不惶多讓啊,Hermann,你快要把你的代碼毀了。」

「什麼?」Hermann轉過頭去,看到自己的資料一點事都沒有,頓時轉頭瞪向Newton,略大的鏡框滑下他的鼻梁,Newton對他擠眉弄眼,「來吧,我們去弄點吃的,你一定是血糖過低才會這麼容易被我騙!」

「不要以為我還沒忘記你上次拔掉我的電纜。」雖然這麼說,Hermann還是拄著拐杖起身越過Newton,Newton連忙跟上,忍不住在他身旁笑了出來。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