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The Road) Father and Son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小說《長路The Road》衍生。

長咯3_convert_20141027013310

***
Father and Son


積滿厚重煙灰的道路灰濛如昔,兩人在呼出的白霧中依稀辨得前行路徑,冬日的吐息依附在頸後,時而又像親密愛人在他們耳邊低喃,孩子裹在單薄衣物中,已經許久沒說話了,他停下來望著週遭環境,他們盡量避著大道走,許久不見人影,唯一能見的是他們遺留的殘跡,我們在附近紮營,男人說,孩子在身旁點點頭,向來時一樣不發一語。

黝黑迅速而安靜的壟罩大地,曾經讓人安睡的夜晚暗藏危機,他總是要找得不易被人發現的據點,盡力在流離失所的飄盪中為孩子尋得一片安寧,他看著孩子望著營火發呆,兩眼惺忪但卻撐著不肯睡,你先睡吧,我看著火,他說,孩子深邃的雙眼望向他,臉龐映著搖曳火光,我們能多停一下下嗎?孩子問,他欲心軟答應,口中卻吐拒絕話語,這裡不安全,明天我們得再往前走一會。
那為什麼我們在這裡停下?
睡吧。
你不想回答我的問題。
我們得緩緩,可有好一陣子沒能停下了。
好吧。
過了一會兒孩子又問,火會還會燒多久?
直到你睡著,我保證。
好。

他曾記得最初災異之時,他們一家固守屋中杜絕窗外黑暗,我們可以再待一會兒,心裡卻深知不能再繼續下去,她比他現實的多,在孩子出聲啼哭的當下就望見前路兇險,可他寧願相信仍有一絲光明,你看看他,我不能再這樣欺騙自己,她說,凝望桌上槍彈,慘白面色不驚不懼,你遲早得這麼做的。
他想著孩子單薄的身軀,他還記得在昏暗燈光中接下的小巧身軀,既脆弱又充滿生機,那是上天最慈悲卻也最哀傷的賜予,你怎麼能讓他降生在這種世界,但若沒有這孩子他恐怕早已死去。
但願他永遠都不用做出這抉擇,但願如此。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