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LotR&Hobbit)看望那四季奔流 (Thranduil中心)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The Lord of the Rings三部曲/The Hobbit衍生。

時間在一切都結束之後,精靈歸返維林諾,而Thranduil尚未離去。

***
看望那四季奔流
(Thranduil中心)



樹林傳來那來自遠方的消息,但綠林之主並未停下傾聽,因為已經許久沒有他想聽的消息了,對精靈來說「許久」是一個太過模糊的詞彙,有些事宛如昨日,仔細一想卻已過百年,若沒有太多意外,精靈往往能長久相伴,可對Thranduil來說世事並非如此,戰爭侵蝕恆久的生命,悲傷奪取蒼老的靈魂,他的父親將人民留給了他,他的妻子將綠葉交至他手,他盡力將那孩子捧在手中,而最後他留給Thranduil一個過於珍重的回憶,走向那精靈心繫的最終歸處。
如今他已孑然一身,看望那四季奔流。


就著微弱燈火閱讀一紙常日,已經沒有多少事務需要他來操煩上心,這時候的生活單純的多,他們已經步出歷史,他想著Elrond曾經說過的感慨,他們總有一天會變成傳說或歌謠,興許到最後就只會剩下古書上的寥寥數句,等待渴求知識的智者琢磨其意,他曾笑過那人想得太多,這麼多年來他怎麼就沒看透,一飲杯酒不再重提,可心中總掛著某份念想直至寂靜侵蝕周身,他該慶幸精靈的記憶一向牢靠,卻也煩那清晰瞭然無從遺忘,老友的笑語、憂傷乃至歡欣被鎖在泛黃信中,隨著歲月逐漸脆弱,他不如Galadriel那般瞭然一切,他所看顧的始終是偏遠一方,不是所有精靈都會走向那遠方的仙境,那遺留的族裔教導他萬物的根,對自然萬千的思慕,而不管如何,萬物皆有盡頭,等在後頭的便是再次的新生。

他們精靈少有子嗣,漫長的生命中他們將之視為上天的恩賜,從蹣跚學步到離家遠遊,其間不過數年卻也占去他生命中極大份量,他喚他做Legolas,那耀眼陽光中折射閃爍的綠葉,他得承認自己並不擅長帶領孩子,就記憶中他更多的是父親在戰時冷靜下令的身姿,還有身為國王時的嚴謹教導,他們少有共通的大概是那引人怪罪的美酒,讓他們暫時忘卻固有的距離放懷表露,相對於他們,Thranduil和Legolas則是截然不同,小小的身影總是圍繞著他像是唯一的重心,再大一些時而懂事時而像個孩子撒嬌,他不知道Legolas是不是只有在他面前才能這麼放心的索求。

可他們也有關係緊張的時候,黑暗再次來臨時他們各執一方,看著Legolas的模樣讓他想起自己年輕氣盛的時候,可在面對Legolas的不平他又何嘗不是尖銳浮躁,戰爭讓他深知輕率的代價,當他過去帶著殘兵從索倫手下退回時,心中有的只有情緒達到頂峰後失速落下的痛苦,憤怒到接受,接受到麻木,所以他選擇固守家園不斷退讓,Legolas那年輕的眼看的卻比他遠得多,Legolas屬於更寬闊的世界,他有著Thranduil早已遺忘的勇氣與衝動,在這險惡的黑暗中明亮如指引燈火,卻也更輕易被無情摧毀。他能教給Legolas是如此之少,只願星光能替他照耀蜿蜒前路。

在Arwen成婚前Elrond曾前來拜訪,在父親的喜悅下隱藏著尚未淡去的悲傷,他們喝著Elrond親手泡的香草茶,他知道預視的結果仍然困擾著友人,但Elrond最終沒有阻止自己的女兒拒絕永恆的道路,即使那代表的是即將到來的離別,「我還是能憶起她小時候喚我Ada的聲音,她和她母親像極了,一但認定就堅持到底的性子一樣令人無奈。」

Elrond的表情他看不慣,縱使Elrond總是憂慮過甚,也沒有一次這麼茫然過,他耗上了大半歲月扮演著智者的角色,而在Thranduil面前卻像個迷途的旅人,Thranduil用眼神輕觸Elrond探求的雙眼,傾身靠在椅上的姿態淡然而隨興,一如他一直以來的樣子,他早就知道Elrond早已有答案,這份依賴短暫而珍貴,透過那和緩的嗓音、摩娑下頷的指尖,以及無意間放慢的語調傳來,若未察覺便會失去蹤影。

「這句話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Thranduil說。

「『真不知道他像誰,Elrond,他在某些地方真的是固執透了。』我都不好意思說是像誰。」Elrond笑了出來,大概也明白Thranduil轉換話題的好意,所以他只是習慣性的按著額側,接著被Thranduil拉過來握在手裡,Elrond的視線落在其上,「你比我還明白這些道理,Thranduil,希望我也能像這般不去憂慮。」

「並沒有,Lord Elrond,只是綠葉有時比我還清醒得多。」Thranduil勾起嘴角,「或許是太清醒了。」Legolas很早就要求獨立,他比別人更希望自己愧對得起王子的稱呼,能站在Thranduil身旁的資格,但有時候他覺得實在是太早、太早了。

「你總有把話題引到別人身上的天賦,Elrond,這可不是讓我談論綠葉的時間。」

「讓King of the Elf不談論他的兒子也是相當的天賦。」Elrond輕輕的勾起嘴角,難得的開起了玩笑,Thranduil已經不記得他們上次大笑是什麼時候了,他只記得那大概還是他們非常年輕的時候,還未有這麼多束縛,未有這麼多紛擾該去憂愁,未有這麼多離別該去沉默。

「我會讓綠葉替我送上祝福。」我就不去了。Thranduil未把話說盡,可眼前的Elrond又何嘗不是如此。

他們始終沒有提起那是最後一次的見面,直到Imladris之主已乘船遠去,他用沉默向遠方的港口致上道別。



如今的綠林安靜許多,沒有精靈在其中穿梭,樹木也因為許久未有精靈聆聽他們而逐漸沉睡,他仍可感受到樹林的脈動,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呼應的力量都像是深潭中傳出的悶鳴,隨著歲月逐漸微弱,他逗留在林間的時間越來越長,跟隨他許久的巨鹿也呼出最後一口珍貴的生命,他再也沒去尋覓,因他知曉牠跟自己一樣是自己族中碩果僅存的記憶,留在中土的精靈最終都無法承受永恆的重量,在未來得及看穿變化便已憂傷逝去,Elrond最疼愛的暮星也在寂靜的Lothlórien中失去光芒,過去的殿堂蒙上灰暗的色彩,即使在她親族曾經待過的地方也無法換得一絲慰藉,周遭的精靈來去,深愛樹林的他們不再歌唱,最後只剩下永恆的寂靜,伴著不再輕易入眠的他沐浴星光。

「My King.」

Thranduil收攏衣袍,落葉隨風捲進庭中在他腳邊流轉,如此靜謐夜色卻也懾人,在蕭瑟的宮殿中僅餘回憶空留,轉身面對毅然跟在身邊的精靈,美麗的臉龐刻上隱形的痕跡,促使她的心蒼老有如枯枝,但那眼神仍有一絲明亮閃爍,那漫長時間的折磨沒帶走她的執著,但他知道,她終究是累了。

「妳知道我對你們的想法。」Thranduil說,他知道她能聽到弦外之音,總是如此,那讓Legolas另眼相看的Tauriel,「但是你們可以改變主意。」

「您該出發了。」Tauriel平靜的說,選擇不去回應Thranduil的問題,Thranduil難得發現自己勾起了嘴角,「留下來不會有什麼結果,你等待的人已經不會再歸來。」

「但留住我腳步的不僅如此,My King,中土就是我們的一切,」Tauriel輕柔的說,表情像是在緬懷什麼,「您已經盡到您的承諾,西爾凡已經不再需要您的庇護了。」

Thranduil陷入沉默,冰涼的空氣輕拂過他勾著衣袖的指尖,那讓他想起死亡的氣味、戰場上無處不是痛楚,還有他扛起的眾多盼望,那已經落在他肩上太久,直到他再也沒有意識到自己能放下為止。

「你們會消失在樹林間,聽著失去的樹木低語,看著令人依戀卻冰冷的星光,伴著逐漸空虛的心跳,與外界隔絕直到再也沒有人會記得。告訴我,這是妳要的嗎?」

「至少我還有星光相伴,我會在林間漫步,直到我回到最初的懷抱中,是的,我不害怕這個結局。」

「很好。」Thranduil審視著眼前堅強的精靈,這麼多年的空盪後還能保有這一份柔軟,這比什麼都還要重要。

尤其在她已然心碎,打算不再愛上什麼之後。

「替我看望這密林吧,Tauriel。*」

這次他迎來了屬於自己的離別,Thranduil不再回頭。



Fin.

*來自wiki,Tauriel的含意為''幽暗密林之女''。
She is a Woodland Elf whose name has been translated as "Daughter of Mirkwood",

原本是想寫寫看那種眾人離去,只剩下Thranduil還守著漸漸沉寂的過去,但我還是不忍心讓瑟爸留太久,小葉子在等你呢。・゚・(つд`゚)・゚・ 啊還有Elrond
托老沒有明確說明Thranduil後來的去向,不管是Thranduil先走還是小葉子先走都一樣虐嗚嗚嗚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