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The Imitation Game)What am I ? (無CP)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The Imitation Game衍生。
3.無CP,不過會描寫部分Turing→Christopher,劇透注意!

***
點文/1cp 3tag to 音
模仿遊戲/克里斯多夫/休/孟席斯

***
159
Huge說出的三個數字就讓全房間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後面再加上18個零,就是他們所要克服的總數,這麼多種可能,讓英格瑪機看起來更是高不可攀,這些人並沒有卻步的意思,這是好現象,Menzies一直安靜的站在角落,觀察這群由他們挑選而來的天才們,一直到Turing開口後他才讓自己發揮該有的影響力,不管如何他們都該在一起工作,或是他們說的,一起玩這場代價昂貴的遊戲。

他只在必要的時候評估他們的方向,他們也沒有讓他失望,當Turing匆匆趕來想讓他替他傳一封信給倫敦,他忍不住讓他的嘴角微揚,之後一如Turing所說的,他只是個數學家,並不瞭解這背後的算計與策略,但事實上Turing其實才是真正明白如何結束戰爭的那個人,即使他們周遭圍繞著從戰場上送回的傷兵,即使他們得聽取那些他們無能為力的情報,戰爭就在這裡,就在現在,而不是遙遠的戰場。

接下來就不會只是數字了。


What am I ?
對Turing來說,這是一個壓在他胸口,他一輩子都渴望獲得解答的問題,眼前的警探聽得專注,卻始終無法給他一個答案,人與機器的界線其實並沒有分得這麼清楚,當五個人在房間中以數以萬計為單位的人命評斷時,他們窺見自己擁有的部分人性,並意識到自己即將喪失它。

Menzies說Turing確實是他很欣賞的人,但他分辨不出這是因為他選擇放下的生命,還是他與夥伴破解的那個「不可能」,不管哪個答案都讓他無法肯定自己會為之釋然。

又是一個沒有答案的謎題,再一次的。

就像他一直以來建造的那個機器,他近乎是屏住氣息說出那個他以為自己不會再說出的音節,那就像密碼中的關鍵詞,讓他腦中的記憶紛踏而來,無法送出的密碼被他緊捏在手裡,沒有答案了,再也沒有了,Christopher死了。

我不明白。校長,我可以先離開了嗎?

語言就像待破解的密碼,Joan教會他解讀那些字句,那些不經意間的肢體動作,原本對他不甚認同的Hugh在Denniston闖入要開除他時為他發聲,在幾次精疲力盡的夜晚對著散落的設計圖歇斯底里的笑著,並提議再去喝上一杯,說不准讓腦袋朦朧一點,就能看出成功的輪廓呢,他在某種程度上是有些羨慕Hugh的,毫無困難的穿梭在人群之間,準確捉摸彼此傳送的暗號,同時他也是困惑的,因為沒有人能替他一一解答,但這似乎也不怎麼重要了,他遠遠的看著其他人笑著,像是他的機器一般模仿人類,抑或是從另一個層面來說,人類模仿著機器的永恆無缺。

當他最終坐在黑暗的房間裡凝視過往,Christopher送他的書在他手裡沉澱回憶的塵埃,一個人盡其一生,卻也不過是經人評斷的份量。

而那份他幾經加密的回憶將會伴隨他一生,直到死亡。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