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Kingsman)危險空座 (Eggsy/Harry)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Kingsman衍生。

***
危險空座
(Eggsy/Harry)



「這次你的任務是當Arthur的護衛。」

Merlin邊說邊把資料遞給Eggsy,他大概從Merlin那邊瞭解到身為Arthur有時要出席一些必要的晚會,同時也是聯絡一些關係的絕佳場合,但他還是有點困惑,「如果讓Roxy當他的女伴不是更方便嗎?」

「在外要叫Lancelot。」Merlin刻意停下來糾正Eggsy,後者聳聳肩表示忘記了然後下次多半還是會再忘記,「她有別的任務要做,更何況Harry說希望能藉此機會讓你認識一些人。」

「這次任務應該不難,還有供餐的確還不錯。」Merlin看似認真的說,有時候Eggsy都搞不清楚他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同時他也想起Kingsman的成員都是來自名流貴族,雖然Harry曾經說過出身永遠都不是決定一切的關鍵,但他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他離這些究竟有多麼遙遠。

「再想那些有的沒有的我就讓你出公子哥的保姆任務。」Merlin頭也沒抬的按著平板,卻完全明白Eggsy在想什麼,他不禁搓搓自己的臉想著自己的表情究竟有多好猜。

「非常好猜,Galahad,會議時最好收斂一下,對王的視線實在太熱切了,這是Percival真誠的建議。」Merlin故作輕快的說,「你知道他不常說話的。」

Eggsy差點弄掉正在閱讀的文件夾,心有餘悸的回想Percival面無表情的臉,難怪他總是覺得有股視線但轉過去又什麼也沒看見,Roxy平常是怎麼跟他對話的?

不過別人也無法想像他私下怎麼跟Harry相處就是。

…...他還是早點去做準備好了。

***

「Harry!歡迎!」

在Harry跟Eggsy進入會場後不久,就看見一個溫和的長者迎了上來,Eggsy跟在Harry後頭拿了一支香檳,同時聽到通訊中Roxy報告現場狀況和Merlin的應答聲,「Mr. Bush。」

Albin Bush,是這次慈善募捐的主辦人,Eggsy腦中閃過相關資料,同時觀察Harry和老者的互動與週遭的情形,他看著Harry回過頭來,他便上前一步站在Harry身旁。

「聽說你之前身體不適,一切都還好吧?」Mr. Bush關心的問道,Harry有禮的回應,「托您的福。」看到Eggsy時Mr. Bush感興趣的抬起眉,Harry也順勢開口,「Eggsy Unwin,我的同事,Eggsy,這是Albin Bush,這次的主辦人。」

「您好。」Eggsy上前握手致意,後者笑著看了看他,然後轉向Harry,「啊,想當年你站在導師身邊的時候也像現在這般呢,歲月如梭啊,我真是老囉。」

「別這麼說,您還是這麼硬朗,遠遠就聽到您的聲音了。」

「別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消遣我,Harry。」

Eggsy跟著兩人笑了起來,啜飲一口香檳壓下緊張的感覺,過一陣子後他覺得舌尖上殘留的味道不太對勁,意識到有狀況的他立刻拍掉Harry手中的香檳,他在Harry訝異的神情下搖搖欲墜,週遭的賓客也掀起一股騷動,「Harry別待在這裡!你......」他推著Harry要他離開現場,但他的王緊抓著他的力道和漸漸失去意識的身軀都讓他無法如願,「Eggsy!」

『怎麼回事?Galahad?』

Harry的聲音和Merlin的聲音混在一起,還有Roxy小聲的咒罵聲,接著通訊裡紛雜的聲音都隨著侵襲而來的黑暗逐漸遠去。


「Galahad…...Eggsy!」

Eggsy朦朧中聽到Harry的聲音,他睜開眼睛覺得有點昏沉,掙扎的想爬起來卻被厚實而溫暖的手按了回去,他發現自己的領口被解開並躺在沙發上,幾秒後突然想起剛剛他們在什麼場合而跳起來,Harry的表情看似不讚許但也沒再阻止他,「怎麼回事?」

『第二輪的酒被下了藥,目標是現場的政商名流,以及攻擊這次的慈善晚會,沒有發現是我的疏失。』Merlin的聲音傳來,隱隱帶了些自責,『Lancelot已經從支援處前去負責善後。』

「不,Merlin,你不可能完全掌握情報的,別真的當魔法師了。」Eggsy還配合在眼鏡前面擺出揮魔杖的動作,然後聽見Merlin咳嗽的聲音,「你一開始不是為了多做防備而派Lancelot來支援嗎?那已經足夠了。」

「先查覺到異狀的只有你,藥效要在進入體內一陣子後才會起效用,可能在大部份人都喝過酒後才會有人發覺被下藥了。」

「啊,Mr. Bush還好嗎?」他突然想到那為和善的長者,還有Harry在他面前難得的笑意,兩人肯定是有相當程度的熟識,若有萬一就不好了。

「Mr. Bush並無大礙,已經在秘書陪同下前去處理這次的問題。」

「等等,那攻擊的人呢?』

『Arthur擺平了。』Merlin的聲音有點悶悶的,但聽起來像是有點介意讓剛康復不久的Harry做劇烈運動,他前陣子可是見證了Merlin跟Harry在病房的經典拉鋸戰,讓他一點也不後悔自己從不敲門的習慣。

「那杯酒喝起來就像屎,真不知道為什麼沒人喝出來,幸好你沒那麼急著喝酒。」Eggsy面對Harry僵硬表情開了個玩笑,但後者顯然沒有因此笑出來,這讓Eggsy默默的緊張起來。

「打掉上司的酒可不是什麼紳士的行為。」Harry順手整了整Eggsy的衣服,低垂的視線剛好讓Eggsy能盡情欣賞他搧動的睫毛,但他有點在意Harry迴避他視線的舉動以及異常平靜的語調,於是他抓住Harry的手,制止他一再重覆的動作,將Harry的手壓在自己胸口。

「Merlin,能讓我們私下談談嗎?」Harry偏過頭說道。

『我派車去接你們。』Merlin如言切掉傳輸,一時之間房間裡安靜的只有彼此的呼吸聲,還有兩人對望的沉默。

「嘿,Harry,我沒事了。」他望著Harry的雙眼一字一句的說,「My King,我沒事的。」

「Galahad所坐的是個危險空座。」Harry輕撫Eggsy的手,「通常只有合適的人才挺得住這個稱號,即使這是Kingsman內部的傳說,也很難讓人予以反駁。」

他想起Harry的遭遇,還有歷任Galahad高於其他騎士的傷亡率,Harry的擔憂其來有自,但事實上這不該是Harry會擔心的問題,唯一讓Harry改變想法的恐怕就是自己還做得不夠好,使得他們的王開始相信傳說。

「Harry Hart。」Eggsy覺得好氣又好笑,但又覺得這樣的Harry可愛炸了,「我認識的Galahad可不會擔心這個問題。」他可沒少聽Merlin那裡聽來的傳奇事蹟,每則故事的主角都是眼前的這個人。

「更何況我還要讓Merlin繼續頭痛呢。」Eggsy看著Harry毫無瑕疵的裝扮,一點也不像經歷一番「劇烈運動」的人,他有些故意的抽掉Harry的領結,「真不敢相信你連頭髮都沒亂。」

「而Merlin已經第三次告訴我你的眼鏡損毀了,Eggsy。」Harry語調冷靜但卻帶了些沙啞。

「這裡可不是合適的地方。」Harry輕柔的提醒,含蓄的阻止Eggsy隔著西裝褲揉捏他臀部的動作,Eggsy感嘆著手上的觸感並衷心感謝特務長期鍛鍊的好身材。

「合適的地方永遠來不及。」Eggsy湊向Harry,後者微微的向後但又不抵抗Eggsy從腰後將他拉近,視線時而低垂望著Eggsy的唇,時而看向Eggsy並用那雙褐色的眼表達抗議,「來嘛,Old man,只是一個吻。」

Eggsy看到Harry的嘴角因為那稱呼勾起微微的弧度,而這一個簡單的動作就讓他心跳加速,只見Harry開口道:「我們還得檢查你的狀況、聯絡相關事宜......」兩人的吐息交錯在一起,Eggsy知道他的老紳士已經快淪陷了,「不過在這之前,是的,你可以得到一個吻。」

和不只一個吻。Eggsy在吻上Harry時想著,希望Merlin的車來得夠快。

他可沒把握能在車上克制自己不吻遍他們的王。


Fin.
相關資料(劇透!!)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