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乖孩子(法加)

1.本篇為APH衍生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
乖孩子
(法加)




馬修不知道該怎麼辦。

忍了許久的大泡淚水,順著他軟嫩的臉頰滑落下來,額頭的地方火熱的發痛,可是他一點也沒有要大哭出聲的意思,金黃色的細軟髮絲隨著抽泣的動作飄動,淚水逐漸浸濕了他手上的白色小熊玩偶,像是小熊也流了淚。

「馬修?唉呀,是撞到哪裡了?怎麼又一個人在這裡偷哭?」

溫柔的聲音進入了馬修的小小世界,馬修抬頭看向來人,眼淚不由自主的又掉了幾顆。

「法蘭西斯先生……」

「來。」天藍色的眼睛擁有水一般的溫柔,金色的髮絲像是陽光一樣耀眼,法蘭西斯伸出手,但馬修只是怯怯的拉住他的衣角,也不敢用力。

「你啊,跟阿爾弗烈德那孩子真的不一樣呢……但若再堅強一點就很像了。」法蘭西斯無奈的道,要是那個衝動的孩子早就在伸手前撲上來討抱了,哪像馬修總是默默的跟在後頭,像是個飽受驚嚇的小動物,吃了苦或是受傷也不講,總是一個人躲起來哭,然後再被法蘭西斯發現。

老實說去亞瑟家作客那天,馬修寧可自己辛苦的搬椅子,也不跟法蘭西斯撒嬌的舉動讓他傷心了不只一下下。

但後來他想了想,馬修是那種不輕易麻煩別人的孩子,要他把法蘭西斯當「人體椅墊」的確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馬修聽到法蘭西斯的話語時露出了慌張的表情,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馬修,抓好喔。」法蘭西斯這麼說道,馬修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被騰空抱起,其實不用法蘭西斯提醒,馬修也嚇得緊緊抓住了法蘭西斯。

「嚇到你了?之前不是也要這樣抱過嗎?難道你怕高?」法蘭西斯疑惑的說,難道這次有哪裡特別不一樣?

馬修搖搖頭,小孩子特有的大眼看著法蘭西斯,然後就不說話了。

他不想跟法蘭西斯解釋原因,那實在讓他說不出口。

「好吧,哥哥我帶你去擦藥,都腫起來了……」法蘭西斯看了一眼馬修額前的紅腫,就這樣抱著馬修走到放置藥箱的地方,法蘭西斯把馬修先放下來,翻找出藥膏和棉花棒後蹲下來和馬修平視。

「忍耐一下,馬上就好了。」法蘭西斯盡量放輕動作,但馬修還是縮了一下,讓法蘭西斯的動作更輕。

額頭傳來涼涼的感覺,薄荷味道充斥在空中,馬修靜靜的看著法蘭西斯專注的眼神,直到法蘭西斯塗好藥都沒收回視線。

「怎麼了?還痛嗎?」法蘭西斯擔心的看著馬修,最後勾起笑容在馬修的額頭上吹一口氣。

「不哭不哭,馬修不痛喔!」

馬修聽到這句話時微微睜大眼,只覺得此時說這句話的法蘭西斯,真的好美好美。


***



「馬修,明天開始你就搬過去和亞瑟住。」

這句話讓馬修看向了法蘭西斯,訝異的神情無法掩飾的顯露於外。

「法蘭西斯先生?」

法蘭西斯的表情讓他感到一陣難過,那種像是硬要擺出冷漠,卻在眼底洩漏一切的表情,實在太過矛盾。

──也太過悲傷。

法蘭西斯的身上還包裹著繃帶,那是他和亞瑟征戰後的結果,有些傷口還因為動作過大而透出連繃帶也掩飾不了的血色,令人怵目驚心。

「就這樣,明天一早哥哥我會送你去亞瑟那邊,你……」法蘭西斯交代事情的冷靜表情在馬修突然抱過來的舉動後轉為訝異,馬修拉了拉他的衣袖要他蹲下,他也照做了。

畢竟這是他們相處的最後時光。

馬修抱住法蘭西斯,這擁抱緊到令他發痛,不像是一個孩子該有的力道。

「不哭不哭,法蘭西斯先生不痛喔!」

小孩子稚嫩的聲音在法蘭西斯耳邊響起,他這才知道自己早已流下了淚。

「馬修……」法蘭西斯回抱住馬修,「對不起……」









『孩子總會離開的,我親愛的亞瑟。』
『哥哥我會讓你會知道,放手是多麼容易,快的讓你來不及握緊。』


亞瑟沒有看到的是,低頭看向馬修的法蘭西斯,眼神並不如嘴上說的絕決。








「你也長大了呢。」

當馬修脫離亞瑟獨立後,第一個就來找法蘭西斯,但法蘭西斯只是給他這麼不輕不重的一句話,笑容看來有些生疏。

「馬修。」法蘭西斯突然喚道,比了比自己的唇。

「法蘭西斯先生?」馬修不明白法蘭西斯的意思,滿臉疑惑。

「你的味覺沒有被那個粗眉毛搞壞吧?」

法蘭西斯捲起襯衫的袖子,勾起的微笑帶著馬修熟悉的弧度,那是法蘭西斯整人的笑容,馬修也常常在被法蘭西斯捉弄後看到。

「來幫哥哥我做午餐吧,你還沒吃不是?」

馬修呆呆的應了一聲,也捲起袖子跟著法蘭西斯進廚房。

接著他們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手頭上不斷忙碌著,一道道精緻的法式料理在法蘭西斯的巧手下做出來,令人胃口大開。

馬修看著這些料理,突然有一種回到那個他還沒搬到亞瑟家住,也沒有獨立之前的時光,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法蘭西斯像是魔術師一樣變出的美味料理,還有法蘭西斯看他吃的賣力,而不自覺露出的笑容,溫暖而柔和。

「馬修,幫哥哥我拿那個盤子好嗎?」法蘭西斯的聲音打斷馬修的呆滯,馬修連忙把法蘭西斯說的盤子遞過去,只見法蘭西斯笑著說道:「乖孩子。」

「法蘭西斯先生,我不是小孩子了……」馬修有些困窘的的回著,其實更多的是難以掩飾的失落。

結果在法蘭西斯先生眼中,他還是小孩子嗎?

無端的刺痛在心窩處叫囂,不算陌生的情感再度復甦,在過去的時候還可以歸咎於小時候的懵懂,但長大之後他就意識到這種痛究竟代表什麼,但不善表達的他只會默默吞下那份感受,即使這份情感是如此的難以消化。

「啊,抱歉,哥哥我一時之間改不過來。」法蘭西斯道歉,然後接過盤子裝盤。

「法蘭西斯……」

「嗯?」突然改變的稱呼沒有讓法蘭西斯訝異的看過來,而是勾起一個令人猜不透的微笑。

「你還是把我當小孩子嗎?」馬修有些沮喪,低著頭不去看著法蘭西斯。

「笨蛋馬修……」法蘭西斯把馬修的臉抬起來,「你叫哥哥我法蘭西斯的時候,就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你知道現在要說什麼嗎?」法蘭西斯問,馬修一頭霧水的看著他。

「……當然是什麼都不用說。」法蘭西斯吻上馬修,不是法蘭西斯習慣的法式深吻,他給馬修的如同輕柔的棉絮,輕觸即離。當他放開馬修的時候,馬修一張臉都已經紅透了,沒有第一次就法式熱吻果然是絕佳的選擇。

他怕他可愛的小馬修被嚇跑呢。

「法、法蘭西斯……」

「嗯?」

馬修紅通通的臉好可愛呀……

「在我小時候,有一次你不是把我抱起來,然後你看到我被嚇到嗎?」

「嗯啊。」法蘭西斯記的滿清楚的,因為那次是馬修難得抓他衣服抓這麼緊。

「因為那時候……一下子跟法蘭西斯靠太近了……」

「然後害羞了嗎?」

馬修再度紅透的臉頰給了他解答。

「馬修……既然現在哥哥我靠這麼近,你沒有要做什麼嗎?」

馬修抬頭就看到法蘭西斯極度靠近的臉,清澈的水藍雙眸映出了他的倒影,然後他看到自己的倒影逐漸接近。

羞澀的唇貼上溫熱,在冬日的下午,沒有人說話。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