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TTSS)向來如此(Bill/Jim)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Tinker,Tailor,Soldier,Spy電影衍生,無考證,可能OOC注意。

***
向來如此
(Bill/Jim)
BGM-Rhye - Open


Bill快翻完半本書時外頭還下著雨,Jim回來的時候幾乎半個身子都濕了,柔軟的毛衣因為吸飽雨水而顯得沉重,只見他小心翼翼的把在懷中護著的書放到一旁,像是要找什麼東西似的環顧四周,這時Jim才注意到坐臥在床上的Bill正噙著笑意看著他,Bill完全知道他在找什麼,他太了解那個表情了,略帶焦躁但又專注的尋找某種可以緩解的解藥,他從懷中拿出菸盒並向Jim勾勾手指,後者頓了一下就順從的走向他,「在這裡抽會被罵的。」

「去跟你全身上下躁動的小因子說吧。」Bill把菸遞向Jim唇邊有些蓄意但又無意的輕按Jim有些乾澀的唇,後者抿著菸讓他小心翼翼的點燃它,Jim深吸一口讓那菸充滿渴望的肺然後吐出,在與他對上視線時吻了上來,難得的主動讓他有些意外的接下這個吻,碰到Jim濡濕的髮時才想起Jim的毛衣,還有那小心翼翼保護的書,他都不知道該為了他這麼認真的保護那些東西高興,還是該為了Jim竟然為了這些濕透而感到傻氣。

「脫掉你的衣服,Jim Prideaux,你可能會為了那些書感冒。」他讓自己的語氣恰如其分的表達了自己的矛盾的思緒但又看似不那麼在乎。

「但那是你的書。」Jim平靜的語句讓他失卻在眾人面前巧言如燦的能力,他的Jim一向安靜,他愛他的淡漠,他的安穩,還有他偶爾出現在眼底的渴望,有些話到他的嘴邊便又被那薄唇逼了回去,他永遠都不會知道Jim想說的那些話,而他將利用這份安分守己安穩的在他身邊度過每一個沒有責任的夜晚。

在下一張床上的人永遠都不會有Jim的那份守候,他永遠都不會再擁有。

「喔,我親愛的朋友。」Bill故意把那音節發得清清楚楚,「你知道我從來不在意那些的。」

「你向來如此。」Jim的聲音低沉有如醇酒,脫掉上衣露出精壯身軀時Bill毫不掩飾自己的目光,前者露出進房後的第一個笑容,「我可能會為了別的事情感冒了嗎?」

「你這奪去我唇舌的魔鬼,在我改變心意前離開這裡。」

Bill一路注視著Jim離去,勾起的嘴角漸漸失卻弧度,他深思Jim夾雜在笑意中的話語,你向來如此,他不在意的事情總比在意的多,而他從未讓人知道他真正在意的事物。

Bill輕哼著曲調讓自己回到書頁中,讓雨聲沖盡一切安寧。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