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Pacific Rim)Good and Bad (Tendo中心)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Pacific Rim電影衍生。

***
Good and Bad 好與壞
(Tendo中心)


Tendo曾想過身為技術官的好處與壞處,他能第一時間掌握遊俠的狀況,游刃有餘的提供各項技術上的支持與反饋,但卻會在出戰的前一天徹夜未眠,即使他已經超過48小時未曾安睡;他有幾個鐵打的兄弟,卻無法躲過命運的摧殘,讓他在巨大而寂靜的殘骸中思索能改善的未來與過往的遺憾;他有妻兒卻無法時常見面,因為他們身處的世界正搖搖欲墜。

當他覺得一切都已經夠了,看到週遭的疲憊臉龐就會讓他撐起笑容,帶著貝果和咖啡的香味迎接下一個未知的明天,他不知道他們是走向末日還是迎向勝利,但看到基地人員與家人緊緊擁抱的畫面,就讓他覺得不管如何這一切怎樣也不夠,因為他們守護的事物值得他們如此艱困的奮鬥下去。

「嘿,Bro,你沒跟我說這家店還開著。」一轉頭就看到Raleigh正往他帶來的紙袋裡看,他看起來一蹋糊塗卻又不能再好,異世界走一遭的某些後遺症讓他還拄著枴杖走,他聳聳肩默許Raleigh把他的貝果拿走然後塞滿嘴,能看到他有點孩子氣的一面其實挺欣慰的,從世界邊緣回到PPDC的Raleigh變了許多,踏出的每一個步伐都像是背負著兩人的重量,那讓他想起在鬼頭刀一役後他去探望Raleigh,看來傷痕累累且才剛脫離險境,更令他擔心的是那蒼白的面龐和失去生命力的眼神,Tendo已經看過太多失去搭檔而連帶再也無法拯救自己的例子,可他什麼也說不出來,眼睜睜看著年輕的生命和摯友受到如此重擊,他從未這麼害怕過。

之後他陸陸續續跟Raleigh聯絡,傳去的訊息大多時候是沒有回音的,Raleigh得追著築牆的進度跑,而他得繼續支撐著拯救世界的計畫,他鮮少談到工作上的事情,Raleigh談的也大多是難以改善的伙食與為了拿多點吃食而撒點小謊的同事,這些尋常為了生命而掙扎的人們與他們並無不同,世界崩毀但他們同樣不甘於此。

所以他在元帥詢問他的時候毫不猶豫的提供聯絡方式,他知道Raleigh心中某一部份並未絕望,他們都希望拯救些什麼,但事實上他們其實是被拯救的那一個。

「你忙著拯救世界啊,大英雄,可沒時間懷舊。」Tendo垂下視線在文件上記錄剛剛測試的段落,看著鼓著臉頰咀嚼的Raleigh其實還挺令人分心的,看著Raleigh不明所以的看著他笑起來,「就我認識你以來好像一放鬆就吃個不停,看你這樣吃就覺得這一切真的結束了呢。」

「你什麼意思啊?Tendo,我是為了應付訓練量好嗎,補充能量。」Raleigh抗議,讓Tendo大笑起來,他皺起鼻頭佯裝生氣,但卻隨著他勾起嘴角,「好久沒看到你這樣笑了,這讓我想起過去,好的那種。」

「現在也得想想未來了,Becket Boy,首先,我們得好好喝上一杯。」Tendo拿出他一直沒有機會派上用場的藏酒,「我會負責扛你回去的。」

「別作夢了,我才是撐到最後的那一個。」

他們相視而笑,真正會喝的其實是那個永遠都睡不飽的家伙,而他們都會替他喝盡那一份酒。

「敬世界。」

「和未來,充滿光輝的那種。」

臨時找來的馬克杯輕碰,不管好的或壞的,他們相信這一切都已值得他們笑著走過。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