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瑯琊榜)凜冬甚寒(藺蘇)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瑯琊榜影劇衍生。



***
凜冬甚寒
(藺蘇)



凜冬甚寒,自入冬以來便帶來無從消受的冷意,藺晨看著梅長蘇裹著披風仍是一副不敵寒氣的模樣,便伸手探向友人擱在桌案的手,後者一時不察便讓他捉了住,卻不慍不火的道:「這是做什麼呢?等會把你冷著了。」

「還不知道你手冷?」藺晨輕哼,指尖上移替他探了探脈象,另一手則將那冰冷的指尖握在自己的掌中,越探越眉頭就皺得越深,「誰叫你在廊上吹風,上回病著了還不見長進。」

「你說誰不見長進!」屋簷邊上突然出現孩子的聲音,藺晨頭也不抬的勾起嘴角,「怎麼,就不能說你蘇哥哥了?」

「不許!」那廂飛流鬧著脾氣來也還是不願靠近半毫,他悠悠哉哉的看向梅長蘇,只見他無奈的輕喚了一聲:「飛流。」

這下那小子一點聲響也不出了,可那臉擺明的就是在生悶氣,沒多久就氣呼呼地離開了他們的視線,興許是到屋頂上頭嘟嘴去了,梅長蘇輕嘆了一口氣,「不知是誰老愛逗弄飛流,惹得他總是看不順眼。」

「呦,這可藉著飛流拐彎子罵我了?」

「蘇某不敢。」梅長蘇垂著眼簾,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藺晨鬆開手雙臂環於胸前,看著他優緩的將手收進毯中,一點情緒也未曾展露,思及這些年來他少有的在乎,皆是那過往的風煙,只叫人不忍再提。

「先說好,我可是不會跟去的,我可攪不動天下這場局。」

「藺兄說笑了。」梅長蘇替他斟茶,眉目間有調笑的味道,「誰不知瑯琊閣讓天下也不怎麼不省心吶。」

藺晨取過熱茶輕啜,一股子氣都化作了無奈,「記得回來跟我喝一杯便是。」

好半晌都未曾聽聞一絲回應,直到他看那嘴角終是微微勾起,讓人見之便能在心頭泛起萬千漣漪。

「好。」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