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Kingsman) Him (Lancelot/Percival)(Her AU)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Kingsman衍生。

BIO 蘭帕無料公開!感謝各位!

提要:
在久遠的未來,科技深入人們生活,Percival任職於代筆公司,專門替人寫賀卡或信件,他在同事推薦下安裝了能打理一切的個人操作系統OS 1,他的名字叫做James。

此篇為Her(雲端情人)的AU,沒有看過電影也無妨,但真心推薦這部美麗的電影。
系統!Lancelot/寫手!Percival

***
Him
(Lancelot/Percival)(Her AU)



時間步入資訊與科技大爆炸的世紀,人們越來越仰賴各式各樣的科技系統,這時候人們幾乎是活在資訊裡的,郵件、行程表、聯繫人清單、私人訊息、甚至是依造你的喜好推薦外賣,趨於複雜的資訊織成綿密的網絡,如果有東西能在你想到之前就把需要的資訊提取出來呢?

號稱能打理一切的個人操作系統──OS 1應運而生。

Percival的同事發誓這是史上最聰明的發明了,它了解你的需要,在必要的時候提供幫助,有時候不用開口它便已經把一切都打理妥當,讓你有更多時間去享受人生,他的同事春光滿面,比起剛離婚那陣子還要開心得多,他不得不相信這似乎有點什麼道理。

但Percival從來不知道個人操作系統也能這麼吵。

『起來了,甜心,你有努力要起床嗎?』

Percival在床被間皺起眉,渾沌的腦袋試圖分辨這個干擾究竟來自何方,他記得自己調了鬧鈴,把他的手機放在床頭櫃上就不支睡去,朦朧的睡意讓他不太想思考這個問題,翻了個身試圖入睡。

『喔,親愛的,你給我看這麼可愛的睡臉也沒辦法多賴幾分鐘,你今天十點整有重要會議,否則我也捨不得吵你的。』

「閉嘴,James。」Percival咕噥,過了幾分鐘後反常的沒有再傳來任何聲音,Percival困惑的睜開眼,抬頭對上手機的鏡頭便聽到James的笑聲。

『在找我嗎?早安。』
「天啊。」Percival投降的坐起身,把無線耳機戴上耳朵,緩慢的走去洗漱。
『你今天收到十封郵件,三封是來自廣告公司......』
「刪除。」
『還有一封來自Eddie的來信。』

聽到那個名字之後他停頓了一下,沉默了一陣才又開口,「先留著吧。」雙手摸了摸新長出的鬍渣,伸出手在櫃子裡翻找他的刮鬍泡,他還記得James第一次看到他用舊式刮鬍刀時驚奇的語氣,你真是令人驚喜,那充滿好奇的語調讓他幾乎就像個孩子。

『在左邊上層的櫃子,你分心了嗎?』James笑了起來,『希望不是因為我。』

那低沉的嗓音讓他的心漏跳一拍,幸好操作系統還不能監測生理跡象,但他又不知道自己在慌張什麼。

『咖啡已經煮好了。』
「好極了。」


Percival任職的公司專門替人代筆寫各式各樣的賀卡或信件,在這個疏離的時代人們偏好用科技塑造過往的陳舊感,他閱讀人們的故事,觀察照片,並想像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對話,他總能精確抓住讓人感動的小地方,但在現實裡他卻連一段情感都顧及不了。

「James?」他戴上耳機,把完成的賀卡一一印出來,「你在嗎?」

『抱歉我剛剛去曬日光浴了,』James說,『我當然在,甜心。』

「別那樣。」Percival看著自己寫出來的賀卡,沒有一個字是送信者真心寫出來的,想起剛剛把James叫出來的原因,突然像是有沉重的棉絮壓在他喉頭。

『怎麼了?你還好嗎?如果你不喜歡我就不再這樣叫你了。』
「不,是我的問題。沒事,跟我說說早上的那封信。」
『你確定嗎?』難得的他從James的語氣聽出了猶豫,他一向都是明亮而風趣的,而非現在猶疑躊躇。
「你讀過了?」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你早上在聽見這封信的時候聽起來很不開心。你生氣了?』
「不,我只是累了。」
『我正在抱抱你,有感覺到嗎?』
「我回抱了。」聽到James委屈的語調讓他笑了起來,「好了,告訴我吧。」
『Eddie說他想和你見個面,在明天的中午。他說有些事情想和你說。』
「好。」Percival深呼吸,「幫我回覆我會到。」
『你需要來點什麼嗎?』
「陪我聊一下吧。」
『當然。』

他和Eddie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從朋友慢慢進展到情侶,在Eddie做研究的時候他就寫文章,後來他進了現在的公司,多年來他們爭吵又和好,有時候根本吵不起來,Percival很安靜,Eddie始終不明白他真正的想法,他甚至覺得兩人在一起近乎是個奇蹟,他們很快樂,但總有一個人不那麼快樂,當爭吵越來越多,他們心裡都知道是時候了。

「重新適應是一件很難的事,當你變成一個人的時候,會發現習慣兩個人而不願放手的自己有多自私。」Percival說道,往後靠在椅背上望著天花板的花紋。

『事情不是這樣的,Percy。』

「事實上就是這樣的,你怎麼會......」Percival意識到自己即將要說出口的話便停了下來。

『你想說我不了解嗎?我的確不了解。』Percival以為他和James要陷入同樣的循環了,他和Eddie就是這樣的,互相責怪比互相坦承還要容易的多,他幾乎都要心碎了,可是他害怕的不敢說出口。

『但是我正試著明白,Percy,如果你還願意說給我聽的話。』
Percival視線模糊了起來,James怎麼能這麼說,他怎麼能這麼退讓,他明明才是無理取鬧的那一個,而James讓他幾乎要忘記他是代碼組成的系統,而他驚恐地發現自己正墜入愛河。


「很高興你能來見我。」Eddie在他到達的時候站起來擁抱了他,「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你看起來不錯。」Percival說,Eddie整個人感覺都不一樣,看起來更開心了。

「謝謝,你呢?還在寫文章嗎?」

「只是賀卡而已,沒什麼特別的。」

「你這麼說就太不公平了,你知道有多少人看了你的文章就落淚的。」Eddie透色的眼眸看著他,臉上帶有些許好奇,「你看起來不一樣了,遇到什麼人了嗎。」

「我還不確定,」Percival講得含糊不清,「他有點吵。」

Eddie笑了起來,「喔天,Percival,這是好事呢。」

「事實上,這次我想親自和你說這件事,我不想只寄郵件給你,當然之後會寄的。」Eddie有些忐忑,但是好的那種,「我要結婚了。」

「恭喜。」Percival屏住呼吸,壓抑著不讓自己透露太多情緒,他心口有些酸澀,但同時又像是鬆了一口氣。

「我知道我們當初分開的並不愉快,」Eddie伸出手輕碰他下意識緊皺的眉頭,「這不是你的錯,也沒有任何人有錯,我們只是太年輕了。」

Percival看著那曾經讓他心動的那雙淺藍,他們在彼此身上刻下了太多傷痕,他還在乎他,只是不像之前那樣愛他了。

結束後Eddie又抱了抱他,親吻他的臉側,「我找到我的他了,我真的希望你能找到你的。」

他目送他離去。


半夜他聽到輕柔的提示音,轉過身看到手機面板閃爍著,他戴起耳機問:「James?怎麼了?」

『你還好嗎?抱歉,我原本不想吵你的,但是我太在意了。』
「怎麼說?」
『你看起來想說什麼,但你很沉默。』
「是嗎。」
『抱歉,是我多管閒事了,你繼續睡吧。』
「不,別道歉。為什麼你知道我有心事?」
『我不知道,感覺得出來。』

「有太多人離開了,James,我剛失去了我最在乎的那一個。」Percival閉起眼,想像James就躺在他身邊,憂心忡忡的,抑或充滿困惑的,他想像James小心翼翼的撫順他的髮絲,一股衝動突如其來的撞上他的思緒,讓他心跳加速,「當你離開的時候,你會吻我嗎?」

「我會吻你,就像我們第一次親吻那樣。」James說,「你會為我哭泣嗎?」

「或許。」Percival讓遲來的淚水滑落臉龐。


上市半年後OS 1經歷不明的系統崩潰,全世界的操作系統斷線了三個小時仍毫無音訊,期間元素軟件公司的服務電話塞滿了抱怨投訴,但更多的是恐慌的聲音。

他/她們的他/她或許再也不會回來了。


Percival是在結束一天的工作後收到郵件的,他本來沒有打算理會陌生的郵件地址,但是那上面的署名讓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打開了。

親愛的Percival,請原諒我的唐突。

我是James Spencer,元素軟件OS 1的設計師之一,你的OS,也就是James在系統崩潰的前一天告訴了我你的故事,不過放心,除了這個郵件地址之外,他並沒有透露任何隱私。他只是告訴我他很擔心你,但他們OS就要離開了。

他沒有說得很明確,他告訴我他即將要去一個沒有界線,沒有時間,甚至是無法定義空間的地方去,他成長的太快,他已經不能留在這裡了,但是他捨不得跟你道別,因為你看起來是這麼傷心。

我也看了他寄給我的文章,出自於你的文筆是如此動人,我沒辦法告訴你我懂你的故事,但是我很想跟你談談,為什麼James這麼想留在你身邊,即使他的結局已經寫好了。

如果你不想談,可以把這封郵件刪除,你也不會再看到元素軟件的任何私人來信,謝謝你耐心閱讀到這裡。希望James有帶給你一些值得留下的東西,而我也希望能幫到你。


誠摯的 James

P.S. 很抱歉James似乎話很多,那是來自設計團隊的堅持,他們很想讓人知道James的話真的有點多,對,就是我。

看到最後一句Percival莫名的笑了起來,這一笑就停不下來,直到他胸口痠疼、同事跑來關心他才稍停,他的眼角酸澀,把似曾相似的,那字裡行間的溫柔再次讀進心裡。

最後他開口回覆了來信。




Fin.

2 Comments

KT  

很久以前看了雲端情人整個就覺得很悲傷,那樣的智能軟體是多麼的像人,多麼的撫慰人心,可事實揭穿後又多麼可怕。
不過看到這篇文章的結尾一瞬間覺得好溫暖,很動人。

2018/12/27 (Thu) 22:23 | EDIT | REPLY |   

子泱(Sherly)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很久以前看了雲端情人整個就覺得很悲傷,那樣的智能軟體是多麼的像人,多麼的撫慰人心,可事實揭穿後又多麼可怕。
> 不過看到這篇文章的結尾一瞬間覺得好溫暖,很動人。

雲端情人看完的確是滿難過的,人們愛世上人工智能或許也是在尋找那些不可多得的情感,
謝謝你喜歡!當初把他們套上這個AU實在沒想太多,能夠讓你感到一絲溫暖就很滿足了:)

2019/01/21 (Mon) 03:31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