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BBC SH) Goldfish (ML)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影集BBC Sherlock衍生。

***
Goldfish
(ML)



Lestrade並不是Mycroft難以解讀的謎題,他一眼就能看透這個甚至不曾掩飾情緒的男人,完整而一目瞭然的從他的全身直至靈魂,這話讓Sherlock說來就像一種蓄意的調情,旨在嘲弄他大哥對探長的過多關注。

Mycroft難以解讀的是自己。

他並不是一個自私的人,但除了必要之外的人們不過是無關緊要的金魚,華而不實的,只因人類私慾而誕生的物種反過來被用來暗示某種脆弱與虛榮,Mycroft的"必要"非常有限,自從他小七歲的弟弟尚未學會言語,用手握住他的指尖時他便預想了幼弟的未來,井井有條的引領Sherlock往他的康莊大道而去,他把他的的心思都用在上頭,並在發現Sherlock手臂上的針孔時增長為另Sherlock痛恨至極的控制欲,你只想滿足你的完美計畫!Sherlock咆哮,眼底陰影驅散不去,Mycroft低頭看著傘尖不予回應,至少不是任何實質意義上的,你管不好你自己,所以我想這是必要的,同時在腦海裡清楚描繪弟弟用藥過量的畫面,並在每日拜訪Sherlock時再重複一遍。

他的母親在每年聖誕將她睿智的建言,以一種母親才有的犀利毫無遺漏的寫進他腦裡的代辦事項上,他偉大的母親,他甚至無法抗拒她每年看到他成功把Sherlock揪回家的滿意表情,並喊他討厭又親暱的小名,Mikey得為了他的母親放下國家大事整整一天,並陪著他溫和的父親在壁爐前面喝潘趣酒。

他的弟弟找到了生活的重心,並與前軍醫把一場死後復生的重逢弄得如史詩般壯烈,他的確懷念他和Sherlock打發時間的小遊戲,時間如果再慢一些他可能會被周遭的金魚和無聊給悶壞,Sherlock意有所指的語句彷彿預言。

他的必要十分有限,他從未想過會有這麼一天,他為自己找到了屬於他的金魚。


「必要?我想更確切的形容是在乎,Mycroft,我想你在乎的東西實在不多。」Lestrade忙著把東西從紙箱裡拿出來,並放到他認為還可以的位置上去,因捲起袖子而露出的手臂精壯而佈滿薄汗,「還有那個金魚的比喻是怎麼回事?」

「那其實不太重要。」Mycrofy舒服的窩在他親自選購的陽台躺椅上,長腳愜意的交疊,陽光讓他有點鬆懈,毫無防備身處暴露環境並不是他常做的事,但他被Lestrade困擾的表情和難得主動的吻說服了,雖然目的在於讓Mycroft不要擋到他做事,他現在正壓下報紙觀察Lestrade整理家裡,原本陰暗的公寓在這個假日裡煥然一新,Mycroft讓自己的視線更加放肆,他的探長應當在陽光下的,而他也未必矯情的認為自己該待在黑暗裡,即使他善於在不可明說的暗處讓人臣服,並在明面讓人繳械投降,可Lestrade就是不一樣,他從見過如此表裡如一的人,那種坦率面對自己的特質令他讚賞。

「我以為盯著別人這麼久對你來說是不禮貌的行為。」Lestrade無奈的停下動作走向他,「我說過今天我會讓你無聊的。」

「一點也不。」Mycroft抬高下巴,立刻意會到他意圖的Lestrade抽走他的領帶,並解開他第一顆扣子,沒有抱怨意味的開口,「有時候我覺得你實在懶得出奇。」

「大概是因為你寵壞我了,」Mycroft靈巧的逮住Lestrade的手吻,「而你對此是如此擅長。」

「你們果真是兄弟,我都數不清有幾次得把瀕臨餓死的Sherlock拖去吃飯,而你是善用特權讓自己懶惰的毫無破綻的天才。」Lestrade低頭看著他的雙眼實在太迷人,他不加掩飾的讚嘆讓前者紅著臉轉開話題,「你餓了嗎?」

「生理意義上的?」

「生理意義上的。」Lestrade無情的反駁了他的想像,「我會把你拉到屋外進食,即使你在這裡坐得像個趾高氣昂的選美皇后。」

「對此我抱持保留意見。」Mycroft搭著Lestrade的手站了起來,向前一步順勢搭上他的腰,「或者我們可以自己下廚。」

「所以在這之前我們還得來支舞嗎?」Lestrade對他的動作既困惑又放鬆,跟著他搖晃起來,「在我毀了你的衣服前我得說我滿身灰塵。」

「我得說我一點也不在意。」Mycroft在他耳邊低語,距離近的幾乎要吻上他燒紅的耳廓。



Fin.

寫到共舞的那段讓我想到某位也很愛調情的紳士,太久沒寫的官員有點他的影子(噫!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