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瑯琊榜)有花堪折(靖蘇)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瑯琊榜影劇衍生。

***
有花堪折
(靖蘇)


景琰記憶裡的林殊是神采飛揚的,金陵有誰不知這鼎鼎大名的林家少帥,那馬上馳騁縱橫沙場的耀眼奪目就連烈陽都得折服,而他只不過是不受重視的皇子,乍看之下他更靜一些,他甘於在林殊身旁任他拽著跑,說些不合禮節的胡話,甚至有幾次林殊闖了禍都是他扛了去,縱使旁人也知罪魁禍首根本不是挨罵的景琰,卻也哭笑不得的看著林殊愧疚的抿起唇折磨自個兒的衣袖,伶牙俐齒頓時沒了蹤跡。

就連更小的時候看到景琰挨打,一旁奶聲奶氣的總是要裝小大人的林殊卻哭得震天響,彷彿把他的份也一起哭完了一樣,如今林殊不在他的身邊,他反倒是血氣方剛了起來,彷彿心中有股赤焰熊熊燃燒,而那梅長蘇迎風踏雪而來,一向沉穩安靜的蘇先生忍不住直呼自己的名字大罵,一字一句鏗鏘有聲,情緒此般大起大落,事後便是大病了一場。

他怎麼沒能從那著急的樣態中看出小殊的影子呢。



小殊,你真要去麼。

得知戰線告急後他對打算披甲上馬的林殊焦急萬分,他已經不是那個金陵的林家少帥了,但他永遠都是心繫家國的赤血男兒,縱使他知道自己這一問是自私,卻再也忍不住了,瑯琊閣的藺晨與他保證,林殊溫言勸他莫再多想,可他看穿了他眼底的堅決與釋然,他要身為林殊戰伐而死誰能阻攔,只是這一次他不能陪他去了。

他甚至自暴自棄的想,林殊親手將他拱上萬人之上的皇位,為的就是不讓他再看他死去一次嗎。

唉,看看你,又要哭鼻子了。

小殊的手不該這麼冰的,而梅長蘇的眼神也不該如此溫柔,這兒風大,他該把他拽進屋裡去的,可他抿起唇,覺得自己再動一下便要濕了面頰。

那夜兩人吻得真真切切,該走的還是走了。

*

哎,你怎哭了呢,誰欺負你了我跟他打去。
我才沒哭,沙子跑進眼裡頭,疼。
聽你說的,像是沒把衣袖都哭濕了一樣。
......我做了一個夢,但是我忘記是什麼了,只知道難過得很。
難過忘了倒好,但你這鼻頭紅得讓大家都要笑話啦。
誰也不許說!
好好好,我誰都不說,那我翻牆來的事兒也不許說,靜姨的點心我可想念得緊,非得吃到不可。
就你嘴饞,梅花才飄香你就跟來了,梅花糕都還沒出來呢。
林殊的手像火一樣,輕撫他泛紅的眼角,眼裡不知怎地羞窘了起來,誰說我是為了梅花糕啊。

*

今年的梅花也開得太盛了些,枝葉繁密的連風帶了梅花香氣,皇上命人採了些乾淨的花瓣,細細處理後讓皇太后將那嬌嫩的瓣製成了梅花糕,那日就母子倆聊了整整一下午。

過後那些梅花糕絲毫未動的送到了太子那處,那日他未曾回到寢宮,但他知道皇后懂得的。

一年裡就這麼一次,能放肆想起那個人罷了。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