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Xmen)Unsteady(EC)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X-Men: Apocalypse衍生。



***
Unsteady
(EC)



時間在天啟之後,一個小小的蜜月旅行,帶著孩子玩個沙。

***


「我不確定要這麼做,Erik。」

「你說你想來看海。」

「對,在這個距離,Erik,我相信這不會造成任何困擾的,只要你把啤酒留給我就好。」Charles絕望地說,他的輪椅停在木板上,再往前便是細軟而帶著熱度的沙灘,他的朋友專注而令人困擾的看著他,身上穿著毫無特色的素色T恤和短褲,外頭罩著不知道從哪裡翻來的格紋襯衫,那卻讓他性感極了,他滿腹哀號的想。

「拜託,我不是來放你一個人和酒瓶相處的。」Erik彎下身,有力的臂膀撐在兩側扶手上,「你說輪椅會無可挽回的陷進沙子裡,但我想那不是問題。」

「那什麼才是問題?」Charles放棄般的伸出手環住Erik後頸,後者將手墊在他膝蓋後柔軟凹陷的地方,並穩穩撐住他後背將他抱起,走向他們搭建巨大遮陽傘的地方,那上頭的顏色鮮豔的令人發笑,「我把上半身練得像頭牛,壯漢。」

他不怎麼有用的在這個姿勢下嘶聲埋怨,不能否認的是Erik的確能穩當的將他抱到他想去的任何地方,他都不知道自己臉上的熱度是因為Erik的輕笑還是周遭那些視線,Erik毫無所覺的回應他的埋怨,眼裡盡是玩味的調侃,「我感受到了。」

他確信那是故意的,輪椅被Hank安靜的收了起來,看來他也認為這時候說話並不是什麼好主意,孩子們早就跟著Raven跑遠了,Hank隨後也跟了上去,Erik把他放在鋪好的墊子上,並拿了個毯子給他蓋著,把一切都準備妥當後才跟著坐到他身側,在更早之前這是Hank的工作,在重建學校的時間裡Erik自然而然地留了下來,並接手了所有照顧Charles的工作,即使Charles能自己處理的事就不麻煩別人,但還是有不少需要幫助的地方,他看著Erik從一開始的困惑到後來的熟悉,按耐著性子忍受Charles偶爾的壞脾氣,並在Charles討要些什麼時無奈而沉靜的應允,這些日子來Erik沉默許多,他沒有問Erik究竟經歷了什麼,光是那些無意讀取到的片段就足以讓他不忍的別開視線,隱約察覺到的Erik卻未閃躲他的探詢,而是將他的頭轉回來,面對他驚惶的眼神一言不發。

Erik吻上他的時候他才發現他的唇顫抖著,並不如表面那般平靜如昔。

「現在你要幫我抹防曬油了嗎?」他透過墨鏡看到孩子們瘋狂地追逐著彼此,這麼一段時間都在溫徹斯特大宅悶壞了這些孩子,Raven策劃了這個小小的校外教學,Erik難得的沒有基於安全提出反對意見。

「你得多曬點太陽,Charles,你快變成房子裡的老骨董,他們已經夠多了。」Erik拿下他的墨鏡和帽子並看著他的頭,「我開始習慣這個弧度了。」

Charles揍了他一拳,「老骨董可沒剩下多少,不過好消息是我們可以再買新的。」

Erik沒有接過他的話,而是垂下視線將那些東西收進包裡,知道他想起學校那場爆炸的Charles按上他的手,「那不是你的錯,Erik。」

那就是我的錯,他幾乎能預料Erik的反駁,而他們已經經歷過太多類似的爭論,那些話語總是無法說服Erik,那些痛苦的事總是會發生,Erik失去的比他獲得的多上太多,為此他從未安穩的過,就連最初那個由溫暖回憶築出的理想也在一夕之間消失殆盡。

孩子嬉戲的聲音如此遙遠,Erik的痛楚清晰的令人眼眶痠疼。

「你只錯在我非得用上能力阻止你偷改我祖宅的藍圖,Erik。」Charles試著讓Erik轉移注意力,所幸這並沒有這麼難,Erik望著他微笑,眼裡充滿那些他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那些過於柔軟的東西,就像他此時反握的手掌一樣厚實的令人心安。

「是時候接受現代化了,教授,你不能阻止時代的演進,更不能阻止孩子們想要酷炫設施的慾望。」Erik抬起眉揶揄起來。

「我猜Hank也提供了不少點子,一開始他熱心過頭的想把一切禿起來的東西都剷平,以防我想來點高速駕駛的時候從輪椅上飛出去,可惜他忘了幫我弄個安全帶。」Charles狀似愁苦的說,成功的讓Erik大笑起來,那份純然的愉悅讓他也跟著笑彎了眼睛,他多麼想念能輕易把Erik逗笑的日子,而那遙遠的像是上輩子的事了。

「我知道你不會留下來,」Charles輕聲道,像是怕把這一刻弄碎一樣,「但隨時歡迎你回來。」

Erik抬手輕撫他的唇角,不確定是不是該吻他,他的心跳有如擂鼓,他被好奇心驅使著探聽那些瑣碎的想法,驚訝又了然的發現此時此刻都是他自己的模樣。

那讓他確信那些顛沛流離抑或是悲傷孤獨,終究會在彼此之間安穩下來。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