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DC)(Aquaman)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Orm&Arthur)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DC comic N52 Aquaman 水行俠衍生。





***
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
進退維谷



Arthur跟隨著警衛穿過叫囂的罪犯,即使僅餘小窗可窺探也擋不住充滿惡意的眼神,他沉默的像是在深海中潛泳,旁人聽過關於海中王者的傳言,嚮往神秘國度的所在,帶著各自的目的而來,未知最是誘惑,從未有人像他那樣穿梭在兩者之間,由他的手足帶領著認識他的另一個歸屬,他在冰涼的海水裡感受到弟弟指掌的溫度,黑色的髮絲在水中是柔軟的,連說話的語調也未曾提高半分,他盡心將這個國度交付給他,或許對Orm來說王位是一種責任而非慾望。

他被帶著走到偏僻的邊間,映入眼簾的是被水折射後的晦暗光線,加厚的玻璃後是水,空無一物的水,一道模糊的人影沉浮在中央,並在察覺他的到來時轉過了身面向他,那睜開的沉靜雙眸讓他想起來自遠處的鯨鳴,空曠而寂寞的迴盪著。

他們無語的看了許久,警衛粗魯的打開引向那空間的門,並在他進入後毫不留情的關上,他拾階向上,直到那水面浸至足尖,他等著那一瞬間,波紋劃破了水面,Orm游向他,攀在岸邊喘息,與過去截然不同的虛弱讓他心痛,只見他伸出手像是推拒又像邀請,靠在他腳邊輕柔的停泊。

「別走進這水裡,我的哥哥,這會毒害你,就像那陸地毒害你一樣。」

Arthur渾然不覺,他脫去外衣僅餘那貼身的鱗甲,在Orm不贊同的眼神中沉入水裡,這裡的海水腥鹹,帶著一種死去的味道,他留意到他手上的枷鎖,讓他足以在水裡泅泳又不至於得到自由,「我是半個地表人,Orm,他們也不全然是壞人。」

「等你看見那被毀壞的國度,聽見那死去的哀鳴,再來跟我說這句話。」Orm的聲音有點顫抖,他的狀況不好,即使在水中依舊無法得到歇息,他聽聞那些對他的惡言惡語,曾經的王者忍受這些糟糕的環境與對待,他要求的只有一個,他只要求見他的哥哥,不是亞特蘭提斯的王。

「你得喝點水,這裡僅是暫時的舒緩你的狀況。」

「你不能逼迫我。」Orm乾澀的說。

「我不能,所以我在請求你。」

「太狡猾了,哥哥,你分明不知道你有多大的力量。」Orm複雜的看著他,只有這種時候他才會顯露他的情緒,當他提到那些關於Arthur的事物,提到眷戀的深海帝國,彷彿一切都不那麼重要了。

「我......」

「這裡的水是死的,他們帶來的不是我的家鄉,我不屬於這裡。」

「你知道你做了什麼,我甚至無法替你辯護。」他知道Orm不過是盡他的本分保護他的人民,只是兩方的戰火依舊波及到了無辜的人,那些在漫湧海水中驚恐的哀號和逝去,他從未如此深刻感受到自己的無能為力,對於自己,對於他的血親,對於一切他所依憑的事物,兩邊都是他的歸宿,卻被撕裂至此。

「那就別開口,Arthur,讓他們來,但我期盼那所謂的制裁是來自於你,我的王,我們屬於海洋。」

「然後你會記住我,我還是你的兄弟,每次母親說起你的時候我都渴望著帶你回去,我為你而來,而你拒絕了我。我尊重你的選擇,但不代表我不感到困惑。」Orm前額靠向他,直到他們親暱的靠在一起,剎那間理解了那些他不明白的片刻,每一次在魚群間穿梭的時光,偶然碰觸的指尖和欲言又止,每個眼神都富含隱喻,即使他未曾說過一字一句。

「我無法輕易割捨這一切,這是我生長的地方,這裡和亞特蘭提斯一樣是我的生命。」他看到Orm的眼黯淡下來,他因此輕聲的呢喃,「我也不會放下你。」

那一瞬間Orm看起來脆弱無比,卻又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

當一切都遠去,唯一不變的將會是潮水綿延的溫柔聲音。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