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美隊)Golden Love(盾冬)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Captain America:Civil War衍生。



***
Golden Love
(盾冬)



他看見那男人的時候是在悶熱的八月,所有東西都在熱氣中模糊成一片,但他清楚地看見男人戴著棒球帽,身穿有點老氣的駝色夾克,試圖將高大的身材藏在低調的裝扮中,過於厚重的黑框壓得他鼻樑印出紅痕,他幫一個小女孩取下卡在樹枝間的氣球,豔色的氣球在他手上看起來有點不搭調,他甚至想著或許他會飛,如果那氣球不幸的往藍空中飛去,但那男人只是蹲下來和女孩說了一會話,並和匆匆趕來的女孩母親點了點頭,用指尖碰觸帽沿致意。

更早之前他在博物館裡看見他,到處都充斥著男人的故事,幾年前他還是歷史中的傳奇,某種象徵,某種意象,大版面刊載著他的歸來,紀念館的故事聽起來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他熟悉的只有他的名字,但他幾乎不認得這個被記載在歷史上的James Barnes。

他想著自己如今為惡至此,也不配那英雄二字。洗腦的程序在他脫離九頭蛇後逐漸減弱,他記起一些他不願想起的片段,殘留在他腦海深處的愧疚感侵襲他的理智,他記得每個人的名字,記得他是如何無情地奪走他們的生命,只為了某種致命而殘酷的目的,那讓他痛苦不已,但他並不希望自己遺忘這些,至少他得記得那些名字,是他一生也無盡的懲罰,而除了罪孽以外他已所剩無幾。

*

Bucky一醒來,放眼望去盡是一片金黃。

他一直覺得Steve的頭髮就像鬆軟的麥田,埋在枕頭裡的髮絲蓬鬆的散開,不像他記憶中總是整理得服貼,在還沒成為那個舉國注目的Steve Rogers前,即使老是被弄得狼狽,還是堅持將自己打理成最好的模樣,成為美國隊長後這個習慣更是被保留了下來,還有其他的,過於老派的訓斥,當然還有那個從未變化的靈魂,和像傻子一樣相信自己老友的心。

他伸出手撈住那片耀眼的光芒,讓Steve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困惑的開口:「Bucky?怎麼醒了?」

「沒什麼。」Bucky收回手,對於自己一時的失神而吵醒Steve感到後悔,但後者並不在意的咕噥一聲,縮緊攬在他腰間的手,並把下頷靠在他的頭頂,「做惡夢了嗎?」

他沒有回答,而是任憑Steve昏昏欲睡的把他抱個滿懷,在許多困惑的夜晚他未曾入眠,由資料拼湊的記憶不顯真實,而他能記起的盡是蒜皮小事,他忘了熱狗吃起來是否美味,而盡力弄來的玩偶也沒有給真正要送的人,他卻記得那個在陽光下對他調侃的笑容,還有如小麥般金黃的氣味。

然後這一切都被蜂擁的血色淹沒至頂。

縱使記憶破碎也能傷他至深,冬兵是他無法分割的一部分,讓他在夜半憤怒而驚慌的醒來,讓他在充滿怒意的質問下束手就擒,但Steve沒有,他毫無遲疑的貫徹他的選擇,即使他覺得自己不值得他這麼做。

「你真的該剪一剪頭髮了。」

帶著笑意的聲音從他頭頂傳來,同時傳來令他不自在的搔癢感,但他沒有閃躲,撫過髮絲的力道使他著迷的屏住呼吸,安逸在他身上早已成為一種奢侈,不論到何處他都是輕裝而行,

「我試過,不太管用。」

他悶悶的說,即使他一點聲音都沒聽見,他還是能描繪出能抹陽光般的笑容,靠在臉側的胸膛因為無聲的笑而震動不已,他忿忿的悶不作聲,Steve清清喉嚨試圖挽回他的信任。

「讓我幫你吧。」


他不知道Steve還會這個,雖然他說只會簡單的修剪,但他看起來很擅長,Steve的力道很輕,撥弄他頭髮時讓他有點癢,他的頭髮被長夾固定起來,他的表情不知為何逗笑了Steve,從鏡子看來那抹笑一直掛在他的嘴角,他有些困惑但又好像無關緊要,沒問出口的被他的遲疑壓回喉底,沈澱出一種慣性的靜默,但他總是被Steve一眼看穿,明明不擅長說謊的是那從不遮掩的Steve Rogers,如今在眼底寫滿情緒的已是自己。

「好了,還不錯吧?」

Steve插著腰看自己的傑作,「等等。」他彎腰撥掉他臉上的碎髮,藍灰色的雙眼就像寶石,專注在他身上的視線令他覺得奢侈而貴重,他小心翼翼的捧住Steve的臉,連吻都柔軟的像是輕啄。

「這是謝禮嗎?」Steve眉眼間寫滿訝異地笑了起來。

「不是。」

「那你最好說清楚,帥哥,我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從剛剛就想吻你了。」或許是剛剛,也或許是從他看到那一抹笑容開始,碰觸的慾望和他心底的聲音相悖,他從未想過這一切觸手可及。

「這還不賴。」Steve看起來很得意,Bucky忍不住抬起手揍他一拳,不清不重的力道被Steve握在掌心,手一鬆轉而在他手腕處摩娑,突如其來的親暱讓Bucky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該不該收回手,以往習慣的金屬觸感如今空蕩蕩的,真實的觸感提醒他曾經失落的溫度。

「當你醒來的時候,我會比你老嗎?」

Steve望著他們交握的手,垂著眼看起來既柔和又哀傷,他並不真的在尋求答案,這世界變化的太快,比起接受他做更多的是放手。

但是那布魯克林的小子什麼時候學會放手了?

「千萬不要,你已經比我高了。」Bucky抬起眉,成功的讓那彷彿已經凝固在瞬間的線條柔軟下來,漂亮的雙眸因為他而明亮。

「你知道,以前我總是假裝我是最高的那個。」

「我一直以為你喜歡被揍,你就是不知道怎麼放棄,Bro。」

「Always.」

Steve笑了起來,他跟著彎起眉眼,在陽光閃耀下吻上那片金黃。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