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Xmen)If the sun don’t shine on me today(EC)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X-Men系列衍生。


***
If the sun don’t shine on me today
(EC)



Charles一直相信學校的防護是有相當作用的,但並不包括總是能繞過警報進入校園的敵方兼老友,標誌性的紫色頭盔蓋住他日漸灰白的髮絲,眼神銳利一如往昔,不過他並不是帶著惡意而來,從他放鬆的站姿和饒有興味地看著Scott就能察覺出來,Charles不知道該慶幸此時還是上課時間,還是該懊惱一再失常的警報系統。

「教授,但是那是萬磁──」Scott按著眼鏡做出備戰的姿勢,他溫緩的制止了他,「我知道,親愛的,我想他還沒打算改他的暱稱。」

Charles控制他的輪椅越過緊張的Scott,停在穿著俐落但自我色彩濃厚的不速之客前,歲月甚至沒有改變那來自年輕時代的傲然,他瘦了些,眼神更是透著濃濃的疲倦,但他耐心等待Charles長到有些無禮的審視,他不應該如此的,他實在太迫切的想把眼前的人仔細的看進眼底,畢竟上一回這麼見面已過多年。

「我能幫你什麼嗎?我的老友?」

「一杯茶就很好。」Erik抿起唇微笑,Erik,如今已經沒有多少人會喊他這個名字了。



書房裡很安靜,在Charles泡好茶之前他們都不打算急著開啟話題,等他把一杯茶推到Erik面前,Charles才溫和的開口。

「我相信你是為了疫苗而來。」

即使''治癒''疫苗的出現充滿爭議,但對於許多變種人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選擇,某些人為自己的能力所苦,小淘氣終生的無法碰觸他人,Scott無法真正的用自己的眼睛欣賞這個世界,Logan注定只能看著自己在乎的人一一老去,但他想著Erik或許抱持著不同的想法,Charles教導他的學生融入社會,Erik卻教會他們接納真正的自我,他相信沒有對錯,只是背後的涵義總是錯綜複雜。

「我需要你的一句話,Charles,我需要你的支持。」

「你知道關於這點我是不能保證的,我一向支持你,但或許不是你想要的方式。」

「政府把我們當作怪物,Charles,為什麼你還能相信他們?」

「我沒有。我將學校藏起來,即使不太願意也將這裡建造成一個堡壘,直到我能說服他們變種人也能無害的和他們合作為止。」他平靜的面對Erik的質問,他並不是傻子,即使傾向於相信一切的他也學會了防禦,慘痛的經歷讓他學會了自保,只是那對Erik來說永遠不夠。

「Charles......」

「別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些什麼,即使你還戴著那個愚蠢的頭盔。」Charles忍不住讓他的不滿參雜在急促的語氣中,即使一個小小的玩笑也蓋不過那明顯的情緒。

「這麼多年了,你甚至沒有改變一絲一毫。」基於無奈與挫敗,Erik的聲音聽起來如此柔軟,蒼老的餘韻綿長而優雅。

「那是你總是選擇看到我最好的一面,老友,我並不總是感到滿意,我會失望,但我並不絕望,因為我知道即使這樣我還是愛你,時間永遠不會改變這點。」

Erik輕敲桌面的手停了下來,看起來像是沒有預料到他的直接。

「你知道你很不會說謊嗎?Charles?」

「所以我總是盡量誠實以對。」Charles注意到自己無法控制的勾起了嘴角,Erik複雜的伸手輕撫他的唇,那一刻他以為Erik要吻他,但他很快的就放手了。

就像他們無疾而終的爭論一樣,總有一方要被迫放手。

「試著別太誠實了,Charles,那讓人有機會傷害你。」Erik試著繃起臉。

「我寧可成為一個直白到令人厭煩的老頭,至少他們會因為年紀原諒我的。」

Erik的茶分毫未動的變得冰冷,就像他們之間的氣氛總是不可避免的冷卻下來,學生們的嬉鬧聲透過敞開的窗戶傳進來,Charles注意力被吸引過去,他為了孩子建造這個近乎與世隔絕的地方,所有的努力看來像是遙不可及,但他知道他不做的話就沒有人會做了,他還記得他還是孩子的失控和無助,如果有人幫助將會容易的多,可這並不完全是他堅持了數十年的理由,原本他和Erik能達到的成就他永遠無法知曉,但他知道彼此的磨合即使有時痛苦的無可方物,也是他視若珍寶的回憶與動力。

這麼久以來他們掙扎著拉著彼此向前,可他們從未停下。

「我該走了。」

Charles轉過頭,看見Erik站起身,整了整他的衣擺,他沒有出言挽留,只是垂下眼簾帶起一抹微笑,但走遠的腳步又折了回來,停在他面前躊躇不已,Erik愛他,同時又因為這情緒痛苦不已,因為那即將到來的分離,接著Charles意識到某個事實時驚訝的抬起頭,正好被Erik捧住頸側愛憐又不捨的吻上,他拿掉了該死的頭盔,Charles心想,讓來自Erik的溫暖情感充盈他的思緒,他的吻還是這麼美好,溫潤如雨後天晴,衝動如飛蛾撲火,那不能怪他為此落淚,這實在太令他想念了。

「如果我忘了這個,」Erik擦去他的淚水,「我想我會後悔的。」

Charles含著淚笑了起來,目送他的老友邁開步伐,這次Erik是真的走了。

沒多久Scott便急切的走進來,「一切都沒事吧?教授?」Scott遲疑地看著他臉上的淚痕,看起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他笑得像個傻子,而這孩子毫無頭緒。

「簡直不能再好了,我是喜極而泣,不,Scott,我們沒有要結婚,如果你稍微放慢你的想像我會非常感激的。」他否認了他過於旺盛的想像,後者尷尬的脹紅了臉,「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準備我的下一堂課,出去麻煩幫我帶上門,謝謝。」

Scott帶著困惑的離去,不能怪他學生們過度的保護慾,Erik總是站在他的對立面,而年輕人的想法是如此黑白分明,Charles思索著這次的會面,即使還有一段路要走,而憂慮總是如影隨形,他知道分離並不意味著結束,就像他們一直以來的承諾,縱使處在不同的道路,他們依舊走向同一段終途。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