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壁花男孩)I'll Be Good (Charlie中心)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衍生。


***
I'll Be Good
(Charlie中心)


──他們總是選擇對自己不好的人。

Patrick和Sam在Charlie入院以後的幾個禮拜就來了,手上拿著豐富多彩,大大展現出個性的花束,他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出自Patrick的手筆,多麼Patrick,就像他歪扭的藝術時鐘,在認識他之前從沒有人能成為一個形容詞,他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一掃所有的愁雲慘霧,Sam看起來美極了,他不應該讓那張臉看起來這麼悲傷的,當他開口的時候他才意識到他有多想念他的朋友們,而最棒的是即使他不用說出口他們都懂。

他們不能待上太久,所以他們幾乎用盡了最後一分鐘都在講話,他不是沒有看到朋友眼裡的小心翼翼,但他很感激他們努力的不表現出來,最後Sam輕輕的擁抱他,在離去前眼眶隱約帶著淚水,Patrick並沒有跟著離去,他只是靜靜的帶著微笑跟他再坐了一會兒,他不知道Patrick是否好多了,Patrick的遭遇讓他很難過,那晚即使他用第三人稱的敘述也沒能壓抑大哭的衝動,那個吻很絕望,碎裂成一片一片的,讓他跟著痛苦了起來,他緊抱著Patrick充當暫時的避風港,他很傷心,只是他總是用詼諧的態度掩飾這份情緒,直到那時突然潰提,所有人能承受的都是有限的。

他不記得在他崩潰到醫院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只要他的情緒超過他的思考時總是會發生這種事,他只記得所有的記憶紛雜不堪,他試圖阻止自己的眼淚,替Patrick出面打了那些人,手下幾乎是毫不留情的,Sam說了那些話,幻覺真實的連好東西都救不了他,躺在雪地上直到失去意識,他一直試著不讓別人擔心,他的家人,他的朋友,因為太在意而不懂得拒絕,因為太在乎而不懂得再跨出一步,Sam吻了他,然後離去,他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沒有他們的未來。

「好好照顧自己,Charlie 。」Patrick握住他的手,臉上的表情就跟那晚向他舉杯一樣,即使他記憶並不是很清晰,他還是看得出朋友們眼裡的溫柔,「我是說真的。」

「好。」

最後Patrick給了他一個擁抱,他將頭靠在Patrick的肩膀上閉上眼睛,他知道他會好起來的。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