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Fantastic Beasts)Find me in the backyard(Newt & Credence)(完結)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衍生。




***
Find me in the backyard
(Newt & Credence)



「路摸思。」

Newt拿著魔杖發出柔和的光芒,在夜色中找到熟睡的大男孩,他把手放在被床被蓋得嚴實的肩膀上輕輕的摩挲,「Credence,醒醒。」後者在被窩裡露出睡亂的頭髮,睡眼惺忪的嘟噥,「時間到了嗎?」

Newt笑著把他的髮絲撫順,「時間到了,或是你想再睡也沒關係的。」

「我醒了,Scamander先生。」Credence立刻坐了起來,揉著眼睛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他拉過一條毯子披在他身上,Credence反射性的微微一縮,然後又有些遲疑的偷看他的表情,Newt不以為意的將毯子裹得更緊些,「拜託,叫我Newt就好。」

Credence看Newt似乎沒有生氣的樣子就放鬆了下來,Credence還是很介意這類的碰觸,但Newt知道他只是需要時間,更早之前他根本無法靠近男孩身邊一步,那時終於恢復人形的大男孩躲在角落裡,害怕的無以復加,他拒絕了所有的接觸但Newt知道他正聽著,就像在車站那一天一樣,而此時他有更多時間,他談了很多事情,大多都跟奇獸有關係,當然,還有霍格華茲跟忠誠的赫夫帕夫,他帶著那個圍巾並不只是因為他屬於這個學院,而是一個歸屬,一個信念,或許他並不是傑出的學生,但他知道這些來年學到的能夠成為他的信仰。

最後他談到他的家人,他很少談到他的哥哥,但他們書信往來並不算少,Credence力量太強大,他不得不設出一個防護圈保護其他奇獸不受波及,就算是以他的經驗來說也有點吃力,他寄信詢問他的哥哥一些專業上的幫助,換來的是長達數頁的回信和過盛的關切,若不是Theseus知道他的個性,肯定會二話不說地親自前來,他不善於談論這些,其實更多的是他不善於談論自己,他從Credence身上看到某些熟悉的特質,面對喜愛的事物比起與人交流都來的輕鬆得多,他不能說他懂Credence的渴求,但他知道那份無法與人談論的寂寞。

「你先換衣服,我泡點茶來醒醒神。」Newt捏了捏Credence睡迷糊的臉,輕柔的碰觸讓男孩紅了面頰,在他轉身的時候就被拉住衣襬,他有些訝異地轉頭看著Credence小小的深呼吸,鼓起勇氣開口:「我可以要點牛奶嗎?」

「當然,」Newt愉悅地瞇起眼睛,握了握Credence的手,將微涼的指尖給捂熱,「我再幫你多加些糖。」

Credence含糊地應了一聲,Newt也沒有戳破的讓Credence再多握一點時間,才在柔軟的嘆息中離開。


Newt用閒適的步伐領著Credence走過小徑,大部分的孩子都還睡著,就連總是為了亮晶晶的東西闖禍的玻璃獸也蜷在牠的寶物窩裡,腹部微微起伏正酣眠,道高在角落注視著兩腳蛇在窩裡靠著彼此沉睡,看到Newt靠近時發出輕柔的低鳴,夜晚的皮箱很不一樣,寧靜中帶有一些細碎的鳴叫聲,此時也不向白天那般熱鬧,上回小迷蹤鳥控制不住自己突然現影讓Credence嚇了一跳,還沒抱穩懷裡掙扎的小生物時就又消失了,Credence看起來驚魂未定又莫名失落,Newt將飼料放在Credence手裡,興奮的小迷蹤鳥在他周遭現影然後又消失,發出嗶啵嗶啵的聲音,讓Credence開心的笑了出來,這種純然的快樂是會傳染的,讓人忍不住也跟著微笑起來,很少人能理解他對奇獸的熱情,面對這可無盡探索的陌生領域,他一路都是跌跌撞撞走來,也不一定總是對的,而現在看著Credence的笑容就好像看到最初的自己。

「正好趕上。」Newt小聲地說,示意Credence和他一起壓低身子,盡可能減少來自他們的干擾,遠方用魔法創造出的月亮灑落乳白色的光芒,岩石上安靜注視著的拜月獸輕輕搖擺起來,挨著彼此開始跳起一種複雜的舞蹈,整個畫面很安靜,Newt感覺到Credence看的屏息,他有些酸澀的看著Credence專注的模樣,想著這孩子究竟遭受了多少折磨,使他連一點溫柔都害怕得不敢接下,連自己想要的東西都無法說出口,受到責罰時的悶聲忍受,Credence曾說過他的家人,即使那不盡然是美好的,Modesty總是在他被欺負的時候挺身而出,Chastity會在他被打得特別兇後拉他到一旁沉默地替他上藥,Credence說他很抱歉,他周遭所有好的東西都被他毀掉了,他一時之竟然不知道怎麼安慰這個孩子,而他不願再說另一個善意的謊言,Credence不能再承受更多的謊言了。

「拜月獸很害羞,沒有月光的夜晚幾乎不太離開牠們的洞穴,如果你夠安靜,牠們會試著接近你,當然用點食物也是個好選擇。」Newt挨著Credence小聲地說,「你會發現牠們其實也很好奇的。」

「這個月亮也是魔法嗎?」

「對,當初他們住的地方被破壞掉,我打算幫他們再找一個合適的家,現在他們只能越躲越隱密了。」

「他們現在躲在你的箱子裡。」

「對,躲在我的箱子裡。」Newt對於Credence的結論感到有趣的笑了起來,「有誰能知道我的皮箱竟然這麼大?」

Credence卻對這句話沉默下來,Newt柔和的開口,「沒關係的,你想說什麼都可以說出來。」

「我之前也躲在你的箱子裡,」Credence說,「你會帶我去哪裡嗎?」

你會替我找個家嗎?一瞬間Newt以為Credence會這麼說,但Credence只是很困惑,也很不安,他說他可以先跟著他學習一些奇獸的知識與照護,但沒有對再進一步多說什麼,他怕嚇壞Credence,未來這念頭同時也嚇壞了自己,他一直研究如何分離怨靈,他一直忘不了那被他的失敗所害的孩子,像Credence這麼強大的宿主他從來沒有見過,他怎麼能妄言自己會成功。

「只有你能決定自己要去哪裡,Credence,不過我很高興能陪你一起走。」

「可是我幾乎什麼都不知道。」

「我會告訴你。」

「好。」Credence小聲的說,在他們轉頭看向拜月獸的時候牽起他的手,而這次的指尖不再冰涼。

*

Credence說他的惡夢都是雜亂無章的,有時候情緒如果太過強烈甚至會讓整個房間都為之撼動,多數時候Newt會抱著男孩直到他不安而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同時揮舞魔杖悄悄的將周遭的混亂恢復原狀,有時候Credence會慌亂地醒來,發現Newt狼狽的樣子和毀壞的房間愧疚不已,Newt知道要讓Credence釋懷並不是容易的事,神奇的魔法也沒有挽救他長年受傷的靈魂,他並不是專家,對人際關係的處理可說是糟透了,他更無法面對一個受傷的孩子而不再度傷害他。

『你真的明白這件事的後續發展嗎?Newt?』

壁爐裡燃燒的火焰裡組成一個而他相似,年紀更長一些的臉龐,他的兄長Theseus正憂慮而關切的問著一個Newt早已想過數回的問題,他不是不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不是長久的,他出於私心沒有通知美魔會關於Credence的事情,只有隱約在信件裡向Tina稍微提及,而後者體貼的沒有多問還替他打掩護,他欠她實在太多了。

『在他還活著的消息曝光後他會面臨多場審判,即使抓到了Grindelwald也無法擺脫他身為主要證人的身分,他就像是無意中被利用的容器,Newt,我知道你不喜歡這個說法,但很多人是這麼想的。』

Theseus想必是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了他的想法,即使他極力掩飾,他的情緒一直逃不過他哥哥的眼睛,「我不可能不知道,Theseus,若能多爭取一點時間我就會去做,不管要花上多少代價。』

『美魔會不是每個人都Goldstein小姐這麼友善,硬碰硬絕對不是最好的選擇。』

「上次他們有提到你,我猜你給了他們很深的印象。」

『那是抿嘴嗎?Newt?我猜不是在講我令人印象深刻的帥氣領結。』

「才不是你愚蠢的領結,Theseus。」Newt忍不住彎起嘴角,想到他的兄長自豪擺弄領結的模樣就令他想笑。

『很高興這讓你笑了,Newt,別皺眉,我親愛的弟弟,如果有需要我會盡力幫助你的。』

「你的朋友?」

『強而有力的朋友,弟弟,我想在拯救世界之前你該去睡一點。』Theseus強調,Newt知道他說的有多大的份量,戰爭英雄,他知道Theseus不太喜歡這個稱呼,但為了他Theseus不會介意動用那些人脈的。

「我沒有拯救世界。」

『但你救了一個男孩,那對他來說就是整個世界。』Theseus溫和地笑了起來,並在Newt想起來要反駁前就從爐火裡消失無蹤。

*

Newt意外的發現Credence喜歡吃甜食,他本來就習慣在口袋裡放一些糖果,當他從口袋拿給Credence時他小心翼翼的接過,並在含進嘴裡時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有時Newt泡熱可可給他溫暖身子,他珍惜著啜飲的模樣讓他心疼不已,他猜Mary Lou恐怕不允許她的養子們吃這些奢侈品,有時候不如她所願時連飯都沒得吃,他斷斷續續從Credence的口中聽到他在賽倫復興會的生活,但更多時候他是在責怪自己。

一開始在船上看到那抹黑霧時終於鬆了一口氣,但他又開始擔心,即使看來細小的有如脆弱的火苗,蘊含的力量卻能在瞬間毀掉整艘船,他小心的用魔咒把Credence保護起來,每一天照料他的動物時就設法引導Credence,對於闇黑怨靈他有太深刻的回憶,八歲的稚顏看起來脆弱無比,他沒能拯救的永遠比他拯救的多,他所擁有的也只是一個皮箱的微薄庇護。

那是他的家,現在也是Credence的家了。

他的生活大半都是在皮箱中度過的,Credence會好奇的在他身邊看著,即使他一句話也沒說,Newt也會解釋他正在做的事,藥草的功用、奇獸的特性與習慣,新奇的東西讓Credence著迷極了,從他專注的燦亮眼神不難看出來,耐心和觀察,就像他一直告訴自己的那樣,他能察覺人們的表情和真正的含義,但人並不像奇獸那樣直接表現出來,隱晦的情緒反而讓他無所適從,工作室裡的相片成為他深埋的秘密,他一直不想承認Queenie或許說的對,那些回憶對他刻下了傷痛的印痕。

在Credence還沒有跟他一起旅行的時候,他花更多時間在皮箱裡,皮奇覺得這不太健康,但身為一個喜歡躲在他口袋的木精實在沒什麼說服力,現在他會陪著Credence聊些他過去遇到的有趣故事,或是只是安靜的修改他的手稿,而Credence就翻著書看。

他咬著筆把書裡會用到的素描拿出來檢視,並對著手稿補充需要的畫面和注釋,過一會兒他想起房間裡不只他一個人,卻安靜地像是每個他修稿的寧靜夜晚,他轉頭看向本來應該睡著的Credence將頭靠在膝蓋上,昏昏欲睡的看著他發呆,注意到他的視線後揉揉眼睛模糊的換了他一聲:「Newt。」

「抱歉,Creed,我吵醒你了嗎?」Newt摘下他的眼鏡,「很快你就能自己睡一間房了。」

「不、不是......」Credence看起來有些慌亂,然後Newt注意到他頭上冒出一個綠色的影子,讓Newt抬起眉,「不是說不要去打擾Credence了嗎?皮奇?」

小小的木精發出抗議的聲音,他到現在還沒完全原諒Newt,於是Credence就成了他糾纏的對象,皮奇在Credence頭上對他吐舌頭,他警告般的用眼神對皮奇表達他的不滿,Credence不知所措地在原地動也不動。

「沒關係,我睡夠了。」Credence小聲的說,這些日子他睡得很多,Newt猜測和他受到攻擊有關,但目前也還沒找到最根本的原因。

「那就披上衣服吧,晚上有點冷。」Newt起身從衣櫃裡拿出外套給Credence,後者莫名有些失望地看著他的魔杖,他有點想笑又怕Credence誤會他在取笑他,如男孩所期望般的揮動魔杖泡起熱可可,飛舞的東西讓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看。

「你會喜歡奧立凡德的。」Newt笑著說,「那是最棒的魔杖專賣店。」

「我記得你說魔杖會自己選擇你,那是什麼感覺?」

「嗯,每個人的感覺不一樣,但我覺得就像找到了老朋友。」Newt接過杯子,並讓另外一個飛到Credence面前,「小心燙。」

注意到男孩困惑的表情,他意識到朋友對他來說是太抽象的概念,讓他的語氣忍不住柔和起來,「或者說那像是你找到了一個你熟悉、溫暖,並讓你更好的人。」

「就像Newt嗎?」

「如果你這麼說,」Newt訝異而愉悅的勾起嘴角,「我會非常榮幸。」

Credence耳朵泛紅,害羞的情緒一覽無遺,他想起Credence欣喜而雙頰泛紅的碰觸那些主動靠向他的奇獸,那讓總是畏縮遲疑的大男孩不再壓抑自己,開心的笑容讓人像吃了甜食一樣滿足。

他們各自安靜的喝完手裡的可可,「想睡了?」他看著Credence搖頭然後又點頭,看起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回應什麼的模樣終於讓Newt笑了出來,走過去拿走空杯子把他按回床鋪裡,揉了揉變長後變得有些微捲的髮絲,要不把他當孩子看實在太難了,可他曾幾何時被當成一個孩子看待?

而他如此慶幸自己還能讓Credence知道還有人在乎他。

Newt等著那呼吸聲漸趨平緩,他才拿開在Credence背上輕撫的手,走回桌前繼續他之前擱置的工作,夜晚漫長而寂寞,但他知道Credence將會安穩睡去。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