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Rogue One) Before the End(Baze/Chirrut)(PR AU)(0406更新)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衍生。
3.本篇為電影Pacific Rim AU。

*
Before the End
(Baze/Chirrut)(PR AU)



「該死。」

「別罵髒話,至少在這些鏡頭前面你得彬彬有禮,親愛的。」

他聽到基魯溫和而俏皮的調侃,巴茲從未如此慶幸他的朋友看不到這個亂成一團的局面,曾經的英雄成了反抗軍,怪獸永無止息,生命牆蓋了又蓋,並在瞬間毀滅殆盡,但證明那些執意築牆的蠢貨的錯誤根本毫無意義,他一臉不爽的面對蜂擁而來的記者,他們是最後撤離的一組機甲,完成最後一項任務便要趕到香港,美其名是退役但倒不如說是被當垃圾踢到一旁,包圍他的問題他一個也沒聽進去,虧席魯還能好聲好氣的一一回答。

「你們所駕駛的是現存速度最快的新式機甲,屢戰屢勝,你們是如何辦到的?」

其中一個問題引起他的注意,任何無聊問題他都能忍受,唯獨這個不能,不能生氣,巴茲,公眾形象,他說服自己,同時大概也是因為席魯握住他的手輕輕搖晃,輕易的安撫了他的情緒,他上前把靜靜微笑的友人擋在後頭,「如果你是說他看不到怎麼操縱機甲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那不是問題。」

氣氛瞬間冷了下來,巴茲一把抓起席魯的手離開現場,剛結束戰鬥他們都還沒真正脫離連結的影響,一股暖流從他們交握的指掌傳來,溫柔的流遍他的周身,他回頭看著席魯,比起剛剛禮貌性的微笑,他這時笑得可燦爛了。

「那當然不是問題,我有你啊。」席魯充滿自信地說著,「況且原力會保護我。」

「你真的該停止重複那些老電影了,席魯,是我在保護你。」巴茲真想把那些電影給燒了,但他實在無法戳破席魯夢想的泡泡,陪他熬夜看完整套,即使根本不是自願看的卻能把台詞倒背如流,只為了判斷席魯是認真在跟他說話還是在引用電影台詞。

「你吃醋也很可愛,巴茲。」

「閉嘴。」

有時候他還寧可他說台詞也別說渾話。

這個世界糟透了,但官僚體系只是讓事情更糟,多年前他親身體會到那股無力感,吉瑞拉將軍在與各國領導爭論未果後,面對被防塵布覆蓋的設施沉默了一陣,病痛的折磨讓他的呼吸帶著空泛的尖銳聲響,他的背脊卻十年如一日的挺立不拔,政客,他說,也只能是政客。

接著事實證明在毫無勝算下能集結龐大資金的吉瑞拉將軍是個天才也是個瘋子。

他過去也是個遊俠,在前幾年機甲獵人開始取勝時他是駕駛員之一,鞠躬盡瘁的結果是日漸衰敗的身軀,輻射摧毀了他的健康,最後轉為指揮官參與無數次的重要任務,同時也目睹了無數次慘烈的犧牲,接著在被政府放棄後集結資源成立了反抗軍,讓他們足以依靠自己繼續保護這個世界。

事隔多年他再見到吉瑞拉將軍,挺拔的身影卻像是一點都沒有變過,他可沒忘記自己身為訓練生被狠狠教訓的日子,光是看到他的臉就能讓他瞬間正襟危坐,反倒是一旁的席魯帶著笑意迎了上去,細細碎碎的詢問彼此的近況,接著吉瑞拉將軍把他拉到一旁,「過來這裡,巴茲,讓我看看你。」

「我看到你們最近的那一戰了,做得漂亮,不過有些動作看起來太冒險,不是說別被席魯牽著走嗎?小子?」

「我能聽到。」席魯閉著眼睛高聲嚷嚷,嘴角的笑意卻一點都沒有抱怨的味道。

「從以前就是這樣,虧你這個小個子能帶得動巴茲這個大塊頭。」

「力量並非絕對。」

而只有巴茲深切的理解這句話他媽的對極了。

巴茲在進入機甲獵人學院前就已經聽過席魯 英威的大名,在幾年前他也是在前線作戰的遊俠,不過在一次意外中他失去了自己的搭檔和自己的視力,其後消失了幾年,被吉瑞拉將軍找回來聘為學院的教師,第一次浮動連結訓練前他們會經歷沒完沒了的體能訓練,學習機甲獵人與怪獸的相關知識,在最後便是連結相容的測試,也就在此時他終於見到了席魯,那時訓練生鬧哄哄的在訓練場集合,興奮的討論接下來的測試和搭檔,只有巴茲注意到一個精瘦的小個子在角落裡閉著眼,卻又不像是在閉目養神,嘴角的微笑顯示了他一直都在注意周遭的談話,巴茲沒有印象有這麼一個訓練生,但他也無法保證他認得所有的人,不知是不是巴茲的視線停留在他身上太久,還是巴茲忍不住靠過去想再看清楚的腳步聲引起他的注意,那人像是察覺到什麼般轉頭朝向他的方向睜開眼睛,被毫無生氣的灰藍色眼瞳直直盯著讓人背脊發涼,但巴茲只是感到有趣的輕哼了一聲。

『非常好,』那人的聲音不大,卻穿透了整個吵雜的訓練場,『我猜我不用再費事考驗你們的觀察力了。』

突然安靜的訓練生面面相覷,這才發現他們被未來的老師足足評估了十多分鐘。

他在一片寂靜中走到訓練場中央,即使看不見也依然準確地朝巴茲的方向開口:『你叫什麼名字?』

『巴茲 梅爾巴斯。』

『這是你應得的,巴茲,你最後一個上場,我會讓你看到我的動作。』他執起木棍轉了一圈,有力的一揮劃出極有分量的劃空聲響,『我是席魯 英威,讓我看看你們訓練的成果如何。』

最後當然沒有半個人看清他的動作。

巴茲躺在軟墊上思考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同時氣喘吁吁的想著自己打得那麼暢快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席魯從上方探過來微笑,那個顛倒的臉看起來竟有些惡作劇的味道。

『令人驚艷,巴茲,真不愧吉瑞拉將軍特別推薦你。』

巴茲對那個笑臉大翻一個白眼,雖然後者一點都不會知道。


「好了,我會讓人帶你去你們的房間,」吉瑞拉將軍叫了幾個人過來,「先安頓下來,其他可以之後再說。」

「非常感謝。」席魯輕聲道謝,目送將軍匆匆離去時滑到他身邊,「想起什麼了?」

「想起某個披著羊皮的狼。」巴茲不滿的哼哼,讓席魯愉悅的笑彎了眼。



TBC.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