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東京喰種Re)他 (琲世中心)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動畫東京喰種Re衍生。

*

(琲世中心)



「吶。」

甜膩的香味蔓延在鼻尖,他抑住自己下意識後縮的動作,看著鈴屋纖細手指捏著的軟糖,大大的眼睛盯著他瞧,他笑了一下後張開嘴叼走自己準備的糖果,其他部分在鈴屋的懷裡堆成一座小山,毛茸茸的腦袋肆意的枕在他大腿上,那些怵目驚心的縫線沒有再增加了,但也有可能是被衣服覆蓋住了,他從來不對別人的過去加以猜測,只因他也無法勾勒出自己過去的模樣,許多物事才能造就一個完整的人,而他究竟算什麼呢?

「琲世又~~在想些什麼呢?」

「沒什麼,只是有點分神而已。話說回來,什造君不參加會議真的好嗎?」

「該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嘛。」鈴屋咬嚼著餅乾,讓佐佐木開始擔心他會不會嗆到,因而轉頭探詢任何像是飲用水的物事,察覺到他的想法後鈴屋笑了起來,更故意的把餅乾碎屑弄得到處都是,不能怪他的組員都私下都叫他多管閒事的老媽,真戶更直言的說他更像褓姆。

「那琲世不參加嗎?」

「我得先去做例行的身體檢查,」他拿出手帕擦掉鈴屋嘴角的殘渣,笑得有些尷尬,「不小心被醫生追到了。」

「琲世。」
「嗯?」

「琲世會想起以前的記憶嗎?」鈴屋直直的盯著他,一般人早就毛骨悚然的別開視線了,但他毫不閃躲的回望著他,認真地想著他的回答將會決定什麼,選擇什麼,捨棄什麼,或者什麼都不會發生。

「有時候。」他想起SS飧種大蛇那張看起來熟悉又哀傷的臉,「但我有時候更像是身體記憶,而沒有真的想起什麼。」
鈴屋沉默了下來,臉上玩笑的表情消失了,但他只是不安而痛苦的撐起微笑,「沒事的。」

真的沒事嗎?

他耳邊傳來和他一模一樣的嗓音,偏過頭看見純白的髮和血紅的眼,凹折手指的喀喀聲一再刺激他的神經,但他強迫自己直視那個幻象,直到一切都消退為止。

「琲世!」

「是!」鈴屋突然的大叫讓他嚇了一跳,低頭看著比自己纖細太多的同僚,對方調皮的笑彎了眼睛。

「聽說你很會化妝吧?教教我吧。」

「好好。」佐佐木無奈地笑了,現在想想他當初穿女裝潛進敵營的計畫真的有點亂來,難怪被鄙視了,雖然對方是一向不把弱者看在眼裡的上司。

「說好囉!」鈴屋坐起身,抱著那堆糧食跑向門口,回過頭來眨了眨眼,「到時候見!」

「到時候見。」佐佐木笑著揮揮手,即使心底陰影揮之不去,他還是得繼續前進。

即使一不注意他可能就會消失殆盡。

喊出我的名字吧?

他在他的耳邊大笑,盡是屬於喰種的飢餓與瘋狂。

為了所有關心他的人們他得不斷告訴自己,一切都安然無恙。

可是他為什麼還是如此害怕?



Fin.

Plurk20170705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