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夜訪吸血鬼)Passion(Lestat/Louis)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本篇為電影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 夜訪吸血鬼衍生。

電影結束之後,萊斯特帶著新同伴找到路易。

***
Passion
(Lestat/Louis)



「如果上帝有安排的話!這就是了。」

當路易看到萊斯特帶著明顯已經失去屬於人類生氣的丹尼爾進來的時候,他皺起眉偏過頭,憤怒的情緒早就在歲月中被消磨成難以察覺的煩厭,他的反應似乎逗樂了萊斯特,興致勃勃的緩慢靠近他,在他的頰邊輕快的笑了起來。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路易任由萊斯特像擺弄玩偶解開他的髮帶,把玩他散落的髮絲,冰冷的手在他的頸動脈附近親暱的摩娑,縱使他曾經對萊斯特做過那樣的事,他卻能確信萊斯特不會傷害他,不會在生理上傷害他。

「喔,我的聖人,依然在這個世間拯救不該拯救的靈魂。」萊斯特的雙唇紅潤,皮膚白皙而如綢緞光滑,他幾乎都要看到過去萊斯特自信的在奢糜舞會間找尋獵物的模樣,而不是在廢棄的空屋中連人造光都無法忍受的痀僂殘影。

丹尼爾在一旁好奇的觀察他們,他知道自己所訴說那些故事將永遠沉淪在黑暗中,他想起那日他觀察丹尼爾的一舉一動,他本該成為他手下的無辜亡魂,他卻被那雙好奇的雙眼給吸引了,就像他擁向死亡的絕望吸引著萊斯特,他在這個名為世界的寂靜陵墓中以為自己找到了某種火花,但身為記者的丹尼爾依舊是徒有好奇心的愚昧凡人。

就算是如此好奇的丹尼爾也躲避了他的目光,依舊帶著人類般的氣息和恐懼,如此鮮活,誘惑著所有永生者,亞曼德在他身上看到了人類的激情,卻看不到他為此痛苦的樣子,萊斯特卻看了多年,並與之共存宛如愛人。
「離開。」路易輕聲的說,「帶著你的同伴離開。」

「離開?」萊斯特失笑,看著他像是在看一個無可救藥的傻子,下一刻陷入了燃燒的憤怒中,「是你離開我!路易,我猜你已經忘記了這點。」

路易閉上眼,身為吸血鬼,萊斯特一直都是充滿激情和慾望的,他敢愛敢恨,對自己想要的東西決不罷手,與其說路易擁有人類的活力,倒不如說是萊斯特的存在點燃了他的激情並讓路易為之所苦。

「只剩空虛了嗎,我的愛?」萊斯特的吐息拂過他因久未進食而乾澀的嘴唇,「我當初是怎麼教你的?」

他在萊斯特咬開他的脖頸吸吮他的血時半睜著眼輕喘,任由被吸食的快感從背脊蔓延到全身,丹尼爾既困惑又震驚的看著他們,獠牙時不時的在微張的雙唇間閃現,新生的吸血鬼被鮮血吸引著,但卻因為人類的情緒而止步不前,看來萊斯特沒教他這個,就像他讓克勞蒂亞重生之後便置之不理,而不是像路易最初那樣將他擁進同一個棺材忍受新生的痛楚。

吸血鬼的共食是沒有意義的,但在當初拒絕殺害他人的路易身上變成一個合理卻荒唐的需求,如果你真的這麼厭惡,就不該在我劃開血管的時候動搖,萊斯特任憑自己的血液極其浪費的滑進他的領口,而他順著那鮮美的血液一路舔吻直到他起伏的胸膛,萊斯特瘋狂的笑容參雜著慾望,直到他終於咬上他頸側時緊抱住他,像是一個致命的擁抱。

他在一陣失血的暈眩中看到萊斯特起身掐住了丹尼爾的脖子,後者按耐不住自己的本性向他的創造者露出獠牙,「嗯?我猜有小貓咪受不了你的香氣了,路易。」

他輕而易舉的把丹尼爾拋到一旁,另一手還摟著他癱軟的身軀,「你可以選擇你的獵物,我的小丹尼爾,除了路易以外,他太多愁善感了,我得負責餵飽他。」

「還是這會是你的新題材?我親愛的?」萊斯特在丹尼爾低吼著離開時輕撫他失神的雙眼,「你會在磁帶裡繼續說你會怎麼吻我嗎?」

「你是個惡魔。」

「為了你,我可以是屬於你的惡魔。」

路易吻上那沾染自己血液的雙唇,就像他初次渴望鮮血那樣咬破他的唇。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