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Kingsman)All about you (Lancelot/Percival)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電影Kingsman衍生。

此篇為Perfect Timing出書版番外 2020.04.24釋出
***
All about you
(Lancelot/Percival)



「歡迎加入Kingsman選拔的行列。」

Percival隨意的靠在桌旁,眼前是這次新進的騎士候選人,各個青澀的面龐都帶著躍躍欲試與豐盛的想像,試圖將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現給他評估,是否夠格成為他們悠久集會的成員之一。

「但在Merlin提供給各位的美妙挑戰之前,我想先談談別的。」

這句話成功帶出些許笑聲,Percival的嘴角也緩和了下來,「我得承認這項工作並不如各位想像中的美好,我們不是英雄,我們得恪守保密的工作,並不只是保護情資,同時也是保護我們在乎的人。」

「我們會經歷許多傷害,有些無可挽回,我們編造許多謊言,大多都是對著我們的所愛說些善意卻也不真實的理由,很多騎士都是人生的孤狼,他們能後顧之憂的將自己奉獻在任務裡,但如果要說這是塑造最佳騎士的要素,我可能不會認同。」

「就如各位所聽聞的,我並不是容易相處的人,不,別假裝你們不知道,我相信各位都有做過功課了,不是嗎?」

如果是Merlin肯定會在不自在的學員前大肆打擊一番,但他只是沉靜的看著他們自慌亂中冷靜下來,「也有一些人是生來就受人歡迎的,不管如何在任期內的輝煌成就,抑或各種琳瑯滿目的疤痕,都會在任期結束後一筆勾消。不管你是自願或非自願的退休,你擁有的只是你的名字,還有必須承受的重擔,有些來自回憶,有些來自你奪去的美好,有些來自你錯過的時光。」Percival低頭輕撫胸前的紅色領巾,彷彿能聞到指尖熟悉卻也陌生的古龍水味,還有淡去卻也難以忘懷的菸草味,眼前困惑的眼神是如此年輕,擁有的比他們想像的多上許多。

「有人告訴我要享受人生,所以我也把這句話送給你們。希望你們能成為貨真價實的Kingsman。」Percival起身,走出房間,拐了幾個彎來到另一個隔間,綁著馬尾的Roxy坐在椅子上透過雙面鏡觀察另一個房間的候選人,她頭也不回的開口:「你覺得他們要多久才發現你是Arthur?」

「那得取決於Merlin願意告訴他們多少了。」Roxy看似無動於衷,但嘴角的弧度透露她的好心情,「有鑑於Merlin還是習慣叫我Percival來看,這恐怕很難。」

自從幾年前Harry因為舊疾而宣布退休後,Kingsman從內部選拔出新任的王,原本的空缺將由未來脫穎而出的新任騎士替補,Merlin也漸漸將相關事務委任給Merlin的繼任者,這次Merlin是他拜託回來主導訓練和選拔的,畢竟有些事情還是要用一些老方法才能考驗出來。

「的確,Eggsy老是跟我抱怨他老是叫錯你的名字。」

「這的確也是我的名字沒有錯。」Percival平靜的說,讓Roxy大笑起來,「多年來的秘密終於揭曉了,這麼說來,Uncle James還是Kingsman裡第一個知道這個祕密的。」

「的確是。」Percival溫柔地看著他的姪女,看著她陷入回憶中。

「我很高興你當初讓我加入Kingsman選拔,我一直試著不讓你失望。」Roxy輕聲說道,這幾年她越來越成熟,不愧於Lancelot優雅的稱號,他一直思考自己是否不該將姐姐唯一的女兒拉進這個危險的世界,但他覺得她比任何人都要值得這個機會,James所給她的是無可取代的珍貴寶物,他讓堅定與信心在女孩心中萌芽,鋪展著是比溫柔還要令人心暖的繁蔭。

「我為你驕傲,我的Lancelot。」

Roxy燦爛的笑了開來,「享受人生聽起來就像是Uncle James會說的話。」

沉默過後她拉著他的手貼在臉旁,「我想念他。」

Percival默不作聲地蹲下身將Roxy的髮絲挽到耳後,像小時候那樣輕撫她的面頰,「我知道。」

他不知道這一切會不會因為時間而好過,那些必須承受的重擔裡有多少是令人心碎的美好承諾,在一開始的時候他是否認事實的,那些觸感還這麼鮮明的在他唇上留下令人眷戀的溫度,他們之間沒有告別,一切都遙遠的彷彿另一個世界,他還記得James告訴他的故事,每個都有他們存在其中,沒有一個是任何人獨自一人,他沉默的不願戳破。

「看看我,差點把我們的王惹哭了。」Roxy笑著拭去不自主掉落的淚水,他抽出手帕遞給Roxy,後者接過後難過的抱住他,與她說的相反,他老是把Roxy弄哭,他從未真的哭過,表情卻總比哭了還要難過,那總讓她跟著哭成淚人兒。

「噓,我親愛的小淑女,別把妝哭花了。」

「這是跟Uncle James學的嗎?」他的Roxy笑了,帶著濃濃的鼻音,讓他跟著笑了出來,「是的。」

他想著James的那些故事。他們會看著彼此變老,年輕草率的傷痕在年歲下如同代價般隱隱作痛,放眼所及都是彼此的所有,他們會吵架,然後和好,忍受彼此上了年紀的壞脾氣,為了彼此的傷痛再度心軟。

每次的分離都是一場賭注,有太多的詞彙可以說再見,他們選擇不說明白。

「好點了?」

「嗯。」Roxy拍拍他的肩放開他,「喔,我可不能用這個臉去面對候選人。」

「你是這次的Amelia(註2)?」

「典型的恐嚇戰術?大家可都搶著報名呢。」Roxy整理自己的儀容,「更何況能近距離觀察候選人可是難得的事。」

「祝好運。」

「喔,他們會需要你這聲祝福的,好好看戲吧。」Roxy走出隔間,沒多久就踏進休息室扮演遲到的候選人,讓他想到過去的選拔裡James也是最後一個到達的,才剛登場就奪去所有人的風采,這可讓他備受忌妒呢。

他怎麼也忘不了他第一眼看到的溫煦微笑,就算有人說Lancelot親臨現場他也會相信的。

他就是這麼浪漫的人啊。

『太好了,全員都到齊了。』

Merlin也在恰當的時機走了進來,他的出現立刻讓所有候選人繃緊神經,『女士們先生們,我是Merlin。』

『歡迎來到世上最危險的面試。』


當Merlin用第二個馬克杯裝茶的時候Percival剛好走進技術部,至今Harry仍對他用馬克杯裝伯爵茶的習慣頗有微詞,Merlin的工作是從濃烈的讓人清醒的咖啡開始,接著以溫潤清香的各式茶類作結,他的杯子耗損率極高,在每次危險的任務後毫無例外的都會摔上幾個,但這次杯身安穩的被Merlin握在手裡,螢幕陳列候選人的身家資料及目前的成績,「狀況如何?」

「結果顯而易見,」Merlin放鬆的靠上椅背,「選擇的從來都不會是我們。」

「除了優異成績還得有優良的品格,選擇的永遠都會是我們。」

「我沒想到你這麼嚴苛。」Merlin充滿興致的勾起嘴角。

「就目前狀況來看嚴苛的人恐怕不會是我。」深知Merlin設計測驗的刁鑽,在概覽測驗草案時他幾乎都能聽到魔法師愉悅的唱起歌來。

「這只是必然的過程之一,你把我找回來不就是為了這個嗎?但是我們不會找到記憶中的Percival,甚至也不是記憶中的Lancelot。把回憶放在他們身上是不公平的,新的世代不需要緬懷。」Merlin的語句犀利的像把刀,帶著他一貫的風格,「那些留給我們自己就夠了。」

「這對他們來說非常溫柔,Merlin。」

「我是讓你別抱太大期待,不能用過去的標準看待他們。」

「謝謝,為了這個,也為了你做的一切。」

「新的世代來臨了,Arthur,我很期待。」

「我也是。」



Fin.

註2:Amelia 在Eggsy那次測驗中假裝被淹死的柏林分部員工,意在測試候選人的極限及團隊合作。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