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Embrace(露中)

1.本篇為APH衍生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
(耀中心)



家人、情人、朋友……

擁抱這動作因對象不同而有不同意義。

他們各自帶著太過沉重的歷史,在世界的舞台上交織出晦澀難懂的過去,他們極有默契的不再提起,只是透過擁抱這個動作來確認彼此,碰觸彼此,極力讓自己成為對方的唯一。

王耀最愛被伊凡從後將他嬌小的身軀完整包覆,那讓他有著被呵護的安全感,過去造成傷害的臂膀如今變成守護,不再是掠奪的夢魘,但那不肯退讓的獨占欲卻始終如一。

現今的王耀已經強大到不需保護,仍然下意識的依賴這種關係。而他卻不想讓自己陷得太深,在愛情的賭局裡他不肯冒險下注,把自己劃分在謹慎的圈內,愛情該有的激情在屬於東方的保守下消磨壓抑,他雖擁有著年輕的外表,內心卻已然蒼老,或許他渴望的是那淡如止水的平靜。

但愛情這東西本來就不是等價交換,斤斤計較讓愛情變質扭曲。

伊凡那帶著冰冷風霜的氣息,總是在王耀面前融化燒灼出比誰都還炫麗的火花,伊凡在他面前只是個害怕失去的孩子,天真下的黑暗留給了他們以外的世界。

這樣的伊凡讓他忍不住卸下心防,軟化的表情在在顯示他早就失去當初的堅持。

別無他由,情已深陷。




現在王耀被伊凡緊緊的抱著,伊凡像是抓著自己最愛的玩具一樣,環住他的腰在他懷裡滿足的蹭著,而伊凡在他的輕撫下安靜的像是要睡著。

他輕撫著伊凡柔順的蒼灰髮絲,突然有種自己在摸著某種大型狗的錯覺,這想法讓他忍不住輕笑了起來,這動作自然換來伊凡疑惑的表情,像個等待解答的孩子。

「耀?」

「沒有,沒什麼。」

察覺到自己老毛病似乎又犯了,總是把年紀比他小很多的人當作孩子來看,在過去他曾是四個孩子的大哥,照顧人和囉唆的習慣總是改不過來。

那四個弟妹都已經離他遠去,讓總是鬧騰的四周換上名為失落的空虛。

「耀又在想過去的事情了。」伊凡那平靜無波的雙眸讓人總是猜不透他的想法,此時伊凡用的是毫不遲疑的肯定句,王耀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裡洩漏了情緒。

「我的耀很容易看透唷!」留下這麼意義不明的話,伊凡鬆開手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看來帶了點複雜。

失去熱度的腰間讓他有些反應不過來,他怔怔看著伊凡的臉,那臉上帶了分賭氣的意味。

「難道耀有了我,還是那麼寂寞嗎?」

王耀聽到這問句時著實愣了好一會兒,沒有想到這個問題給他的困擾還真不是普通的大,說出答案對他來說跟當眾告白沒什麼兩樣。

於是他紅了雙頰,別過臉不知道該不該講。

而沒有預料到這個反應的伊凡抬起眉,當他要再開口的時候便被王耀一把抱住,悶在懷中的聲音讓他根本沒聽清王耀講了什麼。

「耀?你說什麼?」

終於抬起頭來的王耀臉紅的像番茄,跟他身上一貫的紅色袍衣一樣的美麗。

「我說……」王耀頓了頓,「就算有了伊凡,我還是會寂寞,還是會失落……面對這麼貪心的我……」王耀把環抱住伊凡的手收緊。

「你最好再把我抱緊一點,親愛的伊凡。」

他被伊凡用更大的力道緊緊回抱,親密難分的相擁合一。



破冰而出的大地熾熱燃燒,不再貪戀陽光的溫煦。



──只因它已緊擁了牡丹的唯一。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